几位大法弟子在佳木斯劳教所的悲惨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14日】众所周知,中共恶党完全是靠着它那庞大军、警、特和遍布全国的监狱、劳教所、拘留所维系着这摇摇欲坠的邪恶政权。至于中国监狱和劳教所中的黑暗则是世人永远都无法想象的。黑龙江省的佳木斯劳教所,作为维系其统治的恶细胞,它的邪恶成度决不亚于臭名昭著的马三家。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几位大法弟子在佳木斯劳教所的悲惨遭遇。

吕德梅乳房被踢得疼了好多天

吕德梅,女,1958年出生,家住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1992年,吕德梅的糖尿病曾严重到四个加号,去哈尔滨、佳木斯等地看病多次,花了不少钱,吃药打针都没效果。1998年11月份左右,她有幸得法修炼。炼功后病状消失,浑身有劲,精神面貌也好了。99年江集团迫害法轮功,她不炼了。结果又犯病,再去医院。医生说没有其它办法,只能打胰岛素。因家庭支付不起费用,没有打,回家再接着炼功。炼功后身体又恢复健康,又什么活都能干了。

2005年1月25日,吕德梅在鹤北林业局加油站讲真象,被人举报。当时她的兜里有二、三十张大法传单。鹤北林业局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果树军执意迫害她,明明是2005年1月25日非法抓捕,教养单上却写是2005年2月2日。当时去她家非法搜查,除她本人身上带的传单之外,还搜出几本大法书,十几本小册子,果树军却在教养单上写上“487张宣传单”,“123本大法书”和其它宣传品45件,还胡说“写多少都一样。”家属多次去找公安局,公安局不顾事实还说“省里就这么批的”。

为此,吕德梅被非法送两年劳教,现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五大队七中队。吕德梅在鹤北林业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零五天,却强收了她1000多元钱。家属去要也不还。

因长期不让学法炼功,吕德梅糖尿病复发。9月1日前后去看病后,狱方不告诉本人检查结果,只被告知“有病但不严重”。由于腿肿长期不消,吕德梅去问所里李大夫,只告诉说是一型糖尿病,属慢性癌症,不好治。不象二型糖尿病那么好治。即使这样,队里还因她走路慢说她在“装”。她的病情队里一直瞒着她本人。她的心脏等都不太好,全身关节疼,腰疼,肚子疼,有时后脑勺、肩膀、后背麻木,眼睛模糊看不清东西。即使这样,劳教所仍不放人,继续迫害,还时而骂她装的。大约十月二十日左右,一天早上吕德梅突然右半身麻木起不来床,张焱队长骂她骂了一早上说她装。此后一直由全中队学员轮班背扶。十月二十五日,吕德梅被带到中医院看病,结果也不直接告诉本人,偶尔听说是“糖尿病综合症”,而且由于脑梗塞造成半个身体不好使。11月1日再次带她去中医院看病,检查结果出来后仍然没让她本人知道,但她听到刘大夫向中心医院大夫讲话时提到上次检查结果血糖都达到18了,这次不知什么结果,却始终没放人。

吕德梅患有严重糖尿病,而且已发展至糖尿病综合症并脑血管堵塞引起偏瘫(右半个身子不好使)的程度,完全不能独立行走。有一次吕德梅想和干警张焱说自己行动迟缓,即使让两个人背扶也跟不上大家,所以想问一下能否不去,结果张焱不等吕德梅讲话,一把把躺在椅子上的吕德梅拉到地上,还连踢了她好多脚,并强行让坐班人员张翠梅、胡占芬象拖动物一样将吕在地上拖到食堂。在往食堂拖的路上,大队长王欣见此不但不管,还恐吓吕德梅,说如果吕不走,就豁出去用一个干警陪着她,吕向王欣反映情况,王欣不听。张焱与张翠梅、胡占芬的野蛮行为导致吕德梅此后臂膀疼痛数月,乳房被张焱踢得疼了好多天。吕德梅属于重病人了,受到这般不公平待遇,却没有地方讲理,反映给谁,谁都不听、不管。张焱一直骂吕德梅在装,说她耍赖。大约在11月1日,张焱将吕德梅一口气从大院拖到上楼,造成吕德梅浑身疼痛,上楼过程中,八中队一名干警还无故就踢了吕德梅腿两脚。恶警们似乎可随意对她进行迫害。

11月6日下午2点30分集体方便前,吕德梅只对张翠梅说了一句,张翠梅啊,你把我拽得膀子疼。张翠梅又为此脏话连篇,大骂所有法轮功学员。恶警张焱和殷红不但不予以制止,甚至还与张一起骂吕德梅,并且不让吕德梅跟他们讲理。

崔文霞人已脱相,只剩皮包骨

崔文霞,女,45岁,黑龙江省鹤岗宝泉岭人。2005年4月左右被非法抓捕,关押当地看守所。2005年5月份被非法劳教,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五大队七中队。7、8月份与大法弟子孙淑芝(64岁老太太)被恶警逼着背大法弟子牛玉环(被迫害得不能行走,明慧网有过报导)。崔文霞感觉自己浑身疼痛,但一直挺着。几月来,崔文霞多次与所里刘大夫反映,向中队洪伟队长反映自己的状况,希望去医院看病。近一个月以来,刘大夫多次通知崔文霞早上不要吃饭,要领她去看病。然而恶警洪伟却不允许崔文霞去看病。后来崔文霞日渐瘦弱,人已脱相,只剩皮包骨,吃什么都吐什么,有时喝水都吐,病到连话都说不出的程度了。洪伟却数次说她装病,还多次告诉崔文霞不吃就要灌食,而且安排坐班犯人谢玉洁等看着她和吕德梅。连坐班的其他犯人都说病是装不出来的。可见这般恶人恶警的心肠有多么冷酷。直至11月2日才被领去看病。

韩桂霞整个夜晚被绑在老虎凳

11月12日,星期六早,韩桂霞被迫害致腰以下麻木,尿失禁,尿到床上,结果被六个人抬下楼。大队长恶警王欣不让韩桂霞进食堂,让她单独在食堂门外。王欣掐韩桂霞的人中穴,掐出血来,还当众恐吓她骂她是无赖。当天王欣调集了七中队所有在家休大礼拜的干警等紧急开会,搞什么严管、安全大检查,洪伟找坐班犯人开会,叫他们大骂法轮功,并将韩桂霞单独锁在库房,老虎凳上。安全检查时,韩表示要去厕所小便,殷红、洪伟等不准许,还大骂她。韩只能小便在自己的棉裤上。韩桂霞就这样整个夜晚被绑在老虎凳上。

法轮功学员全天不许下楼,不让坐座垫,只准坐硬凳,晚上也不让洗漱。

刘春静被迫害致站立不行

刘春静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在接触法轮功之前,只为自己的利益着想,考虑的就是自己的利益别受到伤害,怎么能更多的占有,活得非常劳累。自私自利的她,健康受到严重损害,头痛起来无法形容的痛,风湿性心脏病,肝大,脾大,肺上有斑点,痔疮,肾炎,肩周炎,胆囊炎……,医生给她诊脉说:你多大了(她当时只有二、三十岁)?你的脉怎么这么弱呀,跟老人一样。给她拿治这种病的药,还得拿保护另一种病的药,医生都为她这样小的年纪竟有这么多的病而叹息。

98年学了法轮功,身心健康,思想境界、精神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一味的要求自己做好事、做好人,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做得更好。在家尽量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在社会做一个有益于别人,有益于社会的人。

2005年8月10日早晨8时左右,刘春静正在家中。桦南县公安局李军等人来到她家,开始进来一个人问她的名字,她当时不认识此人,那个人也未向她介绍自己,她还以为来客人了,就热情的招呼他坐下,他没反应,同时叫外边的人进来吧。进来的人自己说他是李军,便不容分说,东翻西翻,开始抄家。

桦南公安局国保大队不出示任何证件证明其身份,更没有出示任何手续,便非法搜查刘春静的家。他们从她家中翻出二本书,二本经文,几本《明慧周刊》,还有四张粘贴。为此,恶警完全不管刘春静的丈夫患病需要照顾,孩子年幼,就是要强行关押她,不久刘春静又被非法劳教,强行送佳木斯市劳教所继续迫害 。

现在刘春静在佳木斯劳教所已被迫害致身体极度虚弱,肋骨下两侧内里疼痛,严重影响进食,臀部以上部份疼痛,内里痛,肉痛,好象身体中间的骨头痛。直腰不行、站立不行、坐不行、走不行(不能抬腿)、手拿东西不行,不能负担,不能吃力,不能干一点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