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警察强暴两妇女的案中案(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19日】11月24日,河北涿州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宋小彬为主谋,综治办主任(分管迫害法轮功的)柴玉桥,派出所指导员邢、所长褚春水等人,策划、组织实施了对东城坊镇5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正是这次非法抓捕,让何雪健找到了“立功”和表现的机会。

何雪健当着同伙王增军的面连续发泄兽性,当天晚上还要强迫两名法轮功女学员到他和王增军的宿舍“同寝”,当然是他知道政法书记宋小彬、综治办主任柴玉桥这些人也都是流氓恶棍,他要以此“大胆作为”的做法摇摆着尾巴,引起宋小彬的注意,博得“赏识”。

这些政法部门的恶徒们没有想到的是,此事件很短时间内就在国际社会强力曝光,涿州当地法轮功学员也在民众中迅速传播着真相。在世界各地以及中国内部正义人士的强大呼声的浪潮下,河北省和涿州当局压力巨大,作恶之徒们情急之下各求自保,破绽百出的编造谎言掩盖自己的地痞恶棍行径。何雪健(穿着警服的“联防队员”)这个爪牙,12月11日被当局正式逮捕了,供认不讳。

何雪健被逮捕了,事情并没有了结。还有政法书记宋小彬、柴玉桥、褚春水、邢们同样罪责难逃。现在,有关的责任人进驻到了西疃村,日夜巡逻,扬言:如果谁能提供出走在外的法轮功学员刘季芝和韩玉芝的线索,抓到后就赏金十万元!这些小丑们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钱?现在为什么又突然变得这么蛮横?河北省610在给这些人撑腰。河北省610在何雪健的强暴案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宋小彬、柴玉桥、褚春水、邢等人利用职务犯罪。这些作恶之徒为什么要非法策划、组织抓捕法轮功学员?说起来很简单,他们就是要靠着几年来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政策,靠着11月上旬河北省610在涿州刚刚开完迫害法轮功的会议之机,聚敛钱财,捞钱过年请客送礼打点“前途”。

在审问这五位被抓的学员时,恶警们问的问题是:你知道还有谁炼?其它村还有谁炼?并且威胁当事人,不说出10个人就要酷刑折磨。可以看出,他们不仅要从西疃村抓到更多的人,还在为下一步从其它数十个村抓人作准备。事实上,在当天(11月24日)从西疃村抓人后,第二天又返回到该村抓人。抓捕这5位法轮功学员,只是宋小彬们敛财计划的开始。

何雪健恶行被举报后,笔者以涿州市党政部门工作人员的身份,查访了有关的受害人和当事人。打消了他们的顾虑后,从他们手上收集到了五张事后(在27日)补发的收据。从收据上清楚地看到,这“3000元”的罚款名目是“南马基地培训费”,盖的是柴玉桥主管的“综治办”的公章。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以所谓“南马基地培训费”的名义对受迫害的五名法轮功学员(刘季芝、韩玉芝、汪贺林、瞿文亭、魏保良)的非法罚款

事实上,第一,强迫送到南马洗脑“转化班”的法轮功学员必须交纳4000元,而不是3000元。第二,包括宋小彬的政法委和当地“综治办”根本没有权力把法轮功学员送到洗脑班,更不能加盖公章收取缴款。涿州市迫害法轮功的610机构才“有权”批送南马强制洗脑“转化班”。这就说明,宋小彬、柴玉桥等人积极响应河北省610提供的迫害法轮功的谋划,是为了从中牟利、中饱私囊。

宋小彬、柴玉桥们会说,我们抓捕这些“法轮功”,这3000元罚款是送他们到南马培训基地(保定市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的培训费。但是,这根本就是个谎言!在派出所,柴玉桥问瞿文亭:你家里有没有钱?瞿说没有,柴玉桥就恐吓说:那你就准备交一万元钱到满城监狱(保定市监狱)吧!派出所的邢姓指导员问汪贺林:你家有没有存钱?汪说没有。邢说着和柴玉桥同样的话:那你就到满城监狱呆三年吧!还得交一万元!王增军在审问韩玉芝时也问:你们家有多少存钱?这些问话中充满了威胁与贪婪。

说到底,他们就是想从这些法轮功学员身上攫取钱财。

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被迫东拼西凑、如数交纳了3000元“保证金”后,才被放回家。(而收钱人正是政法书记宋小彬和派出所指导员邢某)韩玉芝和魏宝良在25日先交钱回的家,被强暴的韩玉芝的丈夫第二天到派出所报的案。所以很清楚:并不是恶警何雪健强暴行径案发、政法书记宋小彬等人才放走5个法轮功学员;而是他们的亲属一手交钱,一手领人,这些学员才得以回家的。如果不是何雪健坏了他们的“好事”,引起受害人家人、特别是舆论的强烈反弹,宋小彬、柴玉桥们伙同派出所继续作恶多端,还不知道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欲哭无泪!

3000元对于东城坊镇的农民意味着什么?3000元是家庭全家一年的收入!对于这些农村的法轮功学员,每起交纳3000元“罚款”的背后,都有不止一件伤痛欲绝的故事,对他们的罚款就是在把他们逼上绝路。然而我们了解到,在“经济搞垮”的迫害政策下,几年来涿州当地对法轮功学员的罚款比比皆是。

例如,在涿州一名法轮功学员几年来被罚款共计4.8万元,单位停发工资,共计损失10多万。包括受害人刘季芝、韩玉芝等几年来都是多次被罚款。这些大量的罚款行径,正是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集团几年来对法轮功“精神上摧毁、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的直接体现。

宋小彬、柴玉桥、褚春水、邢指导员等人抓捕法轮功学员以勒索钱财,这种无法无天的做法给何雪健创造了犯罪的条件。所以,何雪健被拘捕后,这些责任人惶恐不安,极力想掩盖其打着其主子涿州610名义,对法轮功学员“乱”罚款惹出的祸端。东城坊镇政法书记宋小彬利用柴玉桥和汪贺林的干兄弟关系,授意柴玉桥找法轮功学员汪贺林和瞿文亭,商量说:把你们送到南马“转化班”呆个几天,然后我托人把你们保出来。然后把从3000元钱提出来返还给你们一部份。可见,这些邪恶之徒害怕罪行曝光天下追究其责任。

据市公安局知情人说,目前五名法轮功学员中,有四人出于担心打击报复先后出走在外。在汪、瞿等人流离在外期间,宋小彬等还询问收据的下落,企图把3000元罚款退回以堵住受害人的嘴;另一方面又放话:收据上盖的章盖错了,是派出所罚的款,和我们没有关系,云云。邪恶之徒真是最怕曝光。

从刑事的角度看,河北涿州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宋小彬作为主谋,和综治办主任(分管迫害法轮功的)柴玉桥,派出所指导员邢、所长褚春水等人一起,策划、组织实施了对东城坊镇5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他们在警察何雪健的连续强奸案中犯有不可逃脱的罪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