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容好家庭 救度众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20日】今天我在圆容家庭这方面谈一下个人体会,如有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修好自己是家人理解和支持讲真相的基础

我是98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得法时正是我与婆家人矛盾顶峰之时,与大姑姐、小叔子媳妇已好几年不说话了,家人变成了仇人。学法后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人活着的真实意义是返本归真,与婆家人的恩怨都是由因缘所促成的。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从此我不再与婆家人争斗、计较,不管他们对我如何,我就一心对他们好,主动与大姑姐、小叔子媳妇说话、谈笑,尽力去帮助她们,几年的矛盾瞬间就化解了,从此我们全家人相处的非常和睦、溶洽。

99年7.20邪恶势力对大法及大法弟子迫害后,我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近一年半的时间,出来后我依然去帮助他们并笑呵呵的不断向家人讲真相,结合自己的身心变化,讲大法给众多人的身心带来的益处,众多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就是为了说句真话。家人对大法也随之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师父说:“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师父给我智慧,与家人的交谈谈笑风生,但大都是谈大法的神奇与益处,只要有机会我就证实大法,并且给他们讲我们发真相资料是为了向不明真相的善良民众澄清事实,使民众明白真相后,在大法中得到益处,并且避免将来要发生的天灾人祸。家人明白了真相,也理解了我们大法弟子冒着巨大风险发资料是在救人,做的是真正的大好事。但我大姑姐对发资料、讲真相不太理解。我婆婆去世后,通过我和丈夫(大法弟子)对家庭财产的谦让,使她改变了态度。

我婆婆去世后,因我三小叔子没成家,大姑姐怕我与二、四小叔子联合把财产和房子分了,我和丈夫表示什么也不要,这样一来那哥俩也就不好意思去争了。因为老人在世时,老人的吃、喝、穿、用我们几乎全包了,家里缺什么只要我们知道了就去买,见水果没了我们就换着样买回来给老人吃,过年、节我们花的钱最多,从不与兄弟姐妹们攀比,计较,而且我丈夫自从我被非法遭受迫害关押在看守所后,给老人的养老费由原来的每月20.00元钱增加到50.00元,二小叔子每月给20.00元,四小叔子分文不给。现在家庭财产我们也不争不要,而且在办理完丧事后算账时,帐算错了,多算给我们三佰多元钱,第二天我算明后,又退给了他们。因此我婆家舅舅和我大姑姐说我炼功后宽容、大度。舅母笑着说,怪不得你妈活着时总是夸你们好,说你们办事她放心,我看到你们做的这么好,我也很高兴,也很放心。通过这件事,大姑姐对我们很信任,对我们做大法的事也很理解和支持了。

由于家人对我在证实法、救度众生方面的理解和支持,自从我婆婆去世后,我与丈夫主动承担起了长子的义务,无论年节我都把他们叫到我家来团聚。我们三口人平时生活比较简朴,过年节众人来家时,我们都尽量把饭菜做的丰盛些,让家人们吃好,让他们感受到在我们家的真诚与祥和。我丈夫感慨的说,大法真好啊,真改变人,如果不学大法,别说让他们众多人(20来人)来我们家吃喝,还花那么多钱,就是把屋子弄的那么脏、乱,你也早就不干了。我说是呀,如果不学大法婆婆去世后,也就与他们断绝来往了。他们的大事、小事我与丈夫都主动去帮助,例如,我小姑子在医院生孩子期间,我给她200.00元钱外,尽量挤时间做好饭给她送去,满月时我又把她叫到我家住了一星期,每日三餐变换着伙食,如:鲫鱼汤、排骨汤、羊肉汤等(因孩子奶不够吃)。一星期后她说我不能再住下去了,无论如何得回家,否则太让你们破费了,天天变换着伙食得花多少钱啊。四小叔子家离我们家比较近,每年刷房子时,丈夫都去帮忙,我下班回来时买回来菜,把饭菜做好叫他们过来吃。

经过几年的付出,大姑姐、两个小叔子媳妇都已先后得法,但没深入去学。我讲真相时,只要他们在场也都跟着讲,并且对人家说我们都学大法。他们还主动向自己周边的人讲真相,二小叔子媳妇的大姐也已在看大法书。小姑子的丈夫(不修炼)在2003年端午节时,把60对彩色葫芦,上面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等,在端午节的前一天半夜12点下班回家后,全部给邻居们挂在了门顶上。四小叔子媳妇回家和上妹妹家时(外地)也带上光盘和资料送给亲人们看,有时也多带点发放,她妹妹(不修炼)来她家时,有时也带点光盘和资料回去发。我大姑姐的儿媳妇回娘家时(外地)也带上光盘和资料送给亲朋好友传看,现在我家这些人的亲属也都陆续退出恶党的相关组织。

二、圆容好家庭是向亲朋好友讲真相的基础

我有一外地亲戚大姐,今年60来岁,2000年来我家时,因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婆家人把我炼功后的变化及我被非法迫害的情况向大姐说了一遍。事隔不久,大姐回山东农村探亲时,那时正是邪恶猖獗之时,电视媒体全天诬蔑、陷害大法,她的家人与村民对她说,本村有一女人杀了人了,说是因炼法轮功,大姐听后就把我炼功前后的变化向他们说了一遍,他们却说,炼功三年后就该杀人了。因此大姐对大法半信半疑。

2001年大姐又来到了我家,我就向她讲真相并揭露电视媒体的谎言,临走时我送给她真相光盘带回家去看,她因受电视谎言及农村女人杀人事件的毒害,带回去的光盘始终没看。最近由于我婆婆去世三年与我公公合葬,大姐又来到了我家,我又向她讲真相及当前的三退情况,并给她与她的弟弟及我婆家舅舅们放《风雨天地行》等真相光盘看,我还给她读《转法轮》。她听后说书上写的真好,都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我又告诉她,农村那个杀人的女人绝对不是练法轮功的。接着我就把最近我把应得的家庭财产4000元钱,还有我三小叔子因事故死亡,对方给的20000元钱,按兄弟姐妹分配,我又分得4000元钱,共8000元钱,我都给姊妹们分了,并且对他们说,我如果不学大法,我也想多得点钱,现在我明白了钱不常花,人常在,钱乃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我们应该以老三为教训,珍惜我们这段难得的缘份,希望我们姊妹们往后相处的更好。此事过后,二小叔子媳妇说,过去人们说,长兄为父,长嫂为母,这句话在你们身上,我真正体会到了。大姐听完后,问我:你们炼法轮功的人都象你做的这么好吗?而且心里想的和说的与做的一致,我对大姐坦诚的说,只要是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一定都能做的这么好,而且我比起做的好的同修还差的很远呢。大姐又问我,那你们做到什么程度才算最好呢?我说师父告诉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每一思一念都得为别人好,为别人着想,按照这样的标准,我差的简直太远太远了。大姐听后感慨的说,你炼功三年后不但没杀人,比以前更好了。这次给我公婆办理合葬之事,很多的人又都在我家,晚上把他们都安排好休息的地方后,我就开始打扫房间,收拾到半夜1点30分。这些大姐都看在了眼里。

大姐完全认同并接受了大法,她的弟弟看到我们全家人相处的都非常祥和,也明白了真相,他们都戴上了护身符,并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婆家舅舅在上次来我家时就戴上了护身符,并且还给舅母及他家的三个儿子都带回去了护身符,他三个儿子都已退出恶党的相关组织。舅舅、舅母都很理解、支持我们做证实法的事,我和丈夫过年节去他家时(外地)都带些资料,舅舅、舅母对我们说,你们去办你们的事吧,家里做饭不用你们,你们做的是大好事,如果人人都相信都学大法就好了。

三、由于执著心,险些被邪恶钻了大空子

给公婆办完合葬,亲戚们走后,我们姊妹们坐下来算共花了多少钱,算完后每人应花550元钱。在这550元钱方面,我的心性出现了严重问题。在办此事之前,二小叔子说他与四小叔子已商量好,不让我们花钱了,因为他们每人都得了近万元钱,唯有我们没要这些钱分给了大家。我听后心里也觉很合理。帐算完了,却没有一人提起不让我们花钱之事,就这样我很不高兴的与他们一样花了550元钱。二小叔子走时又把老人的唯一财产房证也拿走了,师父说:“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因此我的常人心就全翻出来了,并对丈夫唠叨,自从老人去世后这三年,我把心都掏出来对他们,他们就是块石头也该被溶化了,没想到他们这么狠,以后再想来咱家过年节,那得看他们今后的表现了等等,越想心里越不平衡,学法、炼功、发正念也静不下来,满脑子全是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后来身体开始不舒服,象常人的重感冒一样越来越严重,精神状态越来越消沉,正如师父所说“执著太重迷方向。”

这时我觉得自己不对劲了,于是找自己,找到了自己有求名、求利、求回报的心,从而引发了争斗心、妒嫉心。师父说:“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转法轮》),再深挖发现以前对他们好有时心不纯,不是放下人心,完全为别人好,还缺少宽容心。师父说:“因为度人是不讲条件、不讲代价、不计报酬、也不计名的,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得多,这完全是出于慈悲心。”执著心找到了,但放不下,总觉心里不平衡。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由于放不下这些执著心,三件事都做不好,而且状态越来越不好,执著心越放不下,邪恶越钻空子加大执著,险些把我拉回到常人中去,使以往所做的一切前功尽弃。

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开始写这篇体会,在写的过程中彻底放下了这些执著心,身心轻松了,不再有报怨,不再有求常人中东西的心,并认识到兄弟姐妹们对大法的理解和支持就是最好的回报。在最后的正法修炼路上,我要用大法不断归正自己的言行、一思一念。与同修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