莒南610打手马宗涛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28日】马宗涛(男),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610办公室成员,自99年7月以来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参与非法迫害,是迫害本县法轮功学员的主犯。马宗涛伙同莒南610刘希鹏、卢修田等不法之徒,为捞取名利采取各种残酷卑鄙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毒打折磨大法弟子,心狠手辣,犯下累累罪行。下面仅仅列举几例。

残酷毒打折磨大法弟子韩广梅一整夜,致使其出现生命危险

莒南县路镇南石桥村大法弟子韩广梅,与另外18名大法弟子11月26日遭绑架后,被马宗涛毒打折磨了整一夜,致使她生命垂危,全身不能动,左腿肿得比右腿粗出了一半。马宗涛当时恶狠狠的说:“我今晚上非打死你不行。”

2005年11月26日晚上,莒南恶党610恐怖人员非法包围、绑架了19名在许家黄庄村张雅芹家开修炼心得交流会的大法弟子。当时莒南610召集了“110”六、七辆警车、一辆客车(依维柯)乘载了几十个恶人,先包围了大法弟子张雅芹的家,然后破门而入。610凶残打手马宗涛第一个闯入民宅,马上把大门上了锁,堵在堂屋门口无耻的说:“今晚上是杨广珍小美人作讲师”,一边说着流氓话,一边肆无忌惮的伸出流氓手去摸杨广珍的脸。

恶徒马宗涛接着打手机,叫了外边的更多恶人。不法人员们一群狼一样扑向19名大法弟子,强行绑架拖入准备好的客车,直奔县城西110报警处(具体门牌不清楚)。到了那里,610凶残打手马宗涛就把南石桥村大法弟子韩广梅单独叫到北面一间小独立屋里。韩广梅刚一进屋,恶人马宗涛就狠狠的打了她四个耳光,接着把韩广梅双手后背铐起来,坐在椅子上进行非法提审。

马宗涛的审问非常无耻下流:什么你长的这么漂亮等流氓疯话。韩广梅不配合他的非法流氓审问,恶人马宗涛就找来了专门打犯人用的橡胶棍,对她惨无人道的毒打,此时已是晚上8点半左右。马宗涛凶狠的毒打韩的脚腕、大小腿,一边毒打,一边恶狠狠的说:“我今晚上非打死你不行。”

当时屋里还站着一个帮凶,抓着韩广梅不让往后抽脚。恶党暴徒们见韩广梅什么也不说,又换了一个毒招折磨她,两恶人把铐在韩广梅背后的双手猛力一提,致使韩广梅发出凄惨的哭叫声,就听见骨骼“啪”的一声,韩广梅疼的几乎晕死过去了。

恶人马宗涛又抓起韩广梅的头发向墙上狠命的撞了不知多少下。韩广梅的头被撞的头昏脑胀,眼冒金星,立时起了几个馒头似的大包。虽然这时韩广梅被折磨毒打的这样,还善意的劝恶人马宗涛:“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不要助纣为虐迫害好人,积点德吧!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这时全无人性的凶手马宗涛不听规劝,大吼道:“共产党就是我爹,我今天非把你打死不可!我把你的肉割下一千块、一万块,我都不解恨。”

就这样韩广梅被马宗涛死去活来的毒打折磨了一夜。最后马宗涛解下韩广梅的手铐,一看韩广梅的双手,害怕了才罢休。

这时已经快早晨6点了。韩广梅的双脚、大小腿、背和腰全是肿的青一块、紫一块,全身几乎都是伤,双腿站不起来,全身疼痛难忍,痛哭失声。另外那十几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被强制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坐了一夜。

天亮后,恶徒们把大法弟子们一起劫持到了莒南县看守所关押。当韩广梅被两恶人拖下车后,这时看守所人员一看韩广梅伤势严重,生命危险,就质问“是谁把她打成这样,太狠了吧!这样的我们不收。”韩广梅呻吟着回答说:“是马宗涛打的。”这时那些人问马宗涛:“是你打的吗?”马宗涛回答说:“是我打的。”看守所人员说:“那你自己把她送医院检查、拍片吧。”这时全无人性的马宗涛便开车把韩广梅送到莒南县中医院,下车后,身体肥大的恶人马宗涛把韩广梅拖到楼上楼下拍片检查,回来后,说没有骨伤。就这样看守所只好不情愿的把韩广梅收下了。

大法弟子们在号里被迫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家里人送去棉被也不让收,说看守所里现在统一买了被子,60元一床。因农历10月25日晚上天气还比较暖和,参加交流的大法弟子基本上都只穿了层单裤。在被非法关押的第三天,天气骤然下降到零下8度,韩广梅伤势如此严重竟然也这样在水泥坑上冰了三、四天,腿肿的发炎,人又连拉带吐,最后昏死过去不省人事。

看守所的管教不但不马上抢救,还吆喝别人把她拖出来。这时全女号的人都放声大哭,看守所这才找了四个人抬着送到对过的中医院。经医生抢救过来后,这才给挂了吊瓶。第一次送医院时看守所负责人员怕韩广梅出现生命危险,牵连看守所,他们就找来了莒南检察人员来对韩广梅的伤势亲自做了鉴定与记录,韩广梅如实的向检查人员诉说610恶人马宗涛如何用毒打、酷刑折磨迫害她一夜的过程。他们也都做了记录。

第一次抢救挂完了吊瓶后,伤势严重的韩广梅又被送进看守所关押,从农历10月26日至11月16日整整关押了20天,就这样先后抢救了三次。最后这次经医生检查,说病情严重,再不住院就有生命危险。韩广梅的腿被打的伤形成静脉管炎、骨膜发炎。莒南邪恶的610这才给交了2200元钱住院费,办理了住院手续,第二天才告诉家属。

当时恶人马宗涛哄着韩广梅的家属说:“给韩广梅办了一份一年取保候审的手续,才从看守所里释放出来。”当时办手续是恶人马宗涛给办的,因韩的家属不认识他。就问:“是不是你把腿给打骨折了?”恶人马宗涛急忙撒谎隐瞒说:“根本没有,只是广梅上车时把腿碰了块青。”因为没办手续前,不法人员不让家人见。

家属在医院上楼一看:韩广梅全身不能动,左腿肿得比腿粗出了一半,满腿是青,连衬裤都不能穿,脚肿的更厉害。医生每次查房就告诉护理的说:“要好好护理,让她全身不要活动,否则有生命危险。”

绑架大法弟子,毒打崔建艾使其肋骨几乎被打断,崔建艾幼女无人照顾

2005年8月12日晚起,马宗涛等610恶徒绑架了大法弟子季兴书(60岁左右)、季兴彩(60岁左右)、彭修站(50岁左右)、李宝山(43岁)等6人。多居官庄村大法弟子崔建艾随后被绑架。季兴书、季兴彩、彭修站、李宝山、崔建艾现都已被非法劳教。崔建艾的丈夫王后岭(大法弟子,41岁),当时已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劳教所2年多了,崔建艾遭绑架后家中只剩一10岁的小女儿,一片凄凉。李宝山遭绑架后,家中只剩82岁老父亲和7岁的小女儿,李宝山妻子钱金华遭迫害被迫流离失所2年多了,被逼的有家不能归。

据了解,崔建艾被绑架后,马宗涛和另一恶警用手铐吊着打,崔建艾肋骨几乎被打断,喘气都困难。三个多月后,现在崔建艾手脖子上还有约5公分长、2公分深的伤疤,足见当时马宗涛对其摧残折磨之狠毒。

迫害十字路镇土沟村大法弟子陈新霞,打得陈新霞满嘴都是血

2005年5月11日,马宗涛等恶徒非法抄家、绑架十字路镇土沟村大法弟子陈新霞、肖明霞、孙丽、燕霞、赵而花这五人。 6月1号陈新霞、肖明霞被非法送往济南劳教,因遭受折磨和非法关押,两人身体检查都不合格。刘希鹏等一伙恶人却用行贿手段唆使劳教所留下肖明霞,陈新霞因查出被迫害造成的“乙肝”而释放回家。

陈新霞被绑架到派出所后,马宗涛吃完饭就开始对其进行折磨迫害,用皮鞋踩陈新霞的脚趾头,然后又把陈新霞踢坐地上,用皮鞋揉她的大腿肉,专找肌肉块用脚搓,把手反铐上使劲往上提,还毫无人性的说浑身溜软。马宗涛打陈新霞一阵,出去转一圈再来打。

后来陈新霞被关进看守所,第二天下午提审,把我拉出去,出了监狱大门,马宗涛和一个女的在外候着,叫陈新霞过去,陈新霞不动,狱警把陈新霞送出大门也不管了,马宗涛过去就又踢又用拳头打着陈新霞走,进了屋把陈新霞拉到椅子上坐着,就开始用脚踩陈新霞的脚趾头,又找来一根钢丝抽陈新霞的小腿(左)和脚背(左)、大腿(右)。

陈新霞感觉无法跟他们讲真相,所以干脆闭口不说话。邪恶之徒得不到什么就自己在那里乱写一通。第二次提审多了一个照相的叫陈鑫,还换了一个女的。这一次马宗涛找了一根皮带,因为皮带上脏,他就在陈新霞背上擦,把皮带一放桌子上,转身就打陈新霞耳光,打得陈新霞满嘴都是血,听外面陈鑫叫照相,才住手。照完相,就又用皮带边(刃)跺陈新霞的脚背。陈鑫接着皮带,又抽陈新霞的脸和小腿肚子,腿肚子二十多天没变过来。陈鑫说你不说就都是你的,就得判3年。

6月1号陈新霞被非法送往济南劳教,一起送往济南的还有肖明霞。自从5月11日上午11点左右,恶徒在肖明霞家翻出一些书和一个mp3后,就硬把肖明霞抬上车,并且逼问这些东西从何而来,不说就打,还把她罚水泥地上坐着冰她。肖明霞不配合、不吃饭,邪恶之徒硬逼她吃。在沂水看守所关押21天之后,没经过任何法律手续就送往济南劳教。因身体不合格,莒南610恶人给劳教所放了钱,肖明霞才被收下,被非法劳教两年。而陈新霞因绝食又查出“乙肝”拒收。

用橡皮棍把大法弟子钱金华的腿打的前边鼓出了个腿肚子,浑身颤抖

莒南县大店镇彭家仕沟村村的钱金华, 40多岁的女学员。1998年7月因心慌、贫血、血压低、神经衰弱、胃下垂、妇科病等多种疾病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不久多种病就全都好了,家庭也和睦了。从大法也懂得了做一个好人的道理,修炼后有一次她捡到钱,找了一个多月失主将钱归还了人家。

农历2000年11月18日晚,钱金华和另外的大法学员讲真相讲到别的村庄,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被关进大店派出所。19日卢修田和马宗涛带领大店镇派出所几个人非法抄了她家,把所有大法资料、书籍、录音机全部抄走。过去,抓住谁株连九族,可现在抓住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要株连村、镇乃至县。她村前任书记张朋祥吓得花了300元人民币请了一桌,卢、马酒足饭饱后,马宗涛便强迫她坐在水泥地上,连骂带打逼迫她说出真相材料的来源,她不说,他们便用橡皮棍打钱金华的腿,打得前边鼓出了个腿肚子,问一句用橡皮棍砸一下,边打边骂。最后还踩钱金华的脚尖弯向脚背用力捻,钱金华被打的浑身颤抖,当时站都困难,马宗涛还让卢修田用电棍电,把钱金华的脸、腮电起疙瘩。这时大店派出所李密又用橡皮棍没头没脸的打了她一阵。最后看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便强行拘留了钱金华15天,逼交伙食费320元,押金20元,而当时钱金华的孩子才两周岁。

长方形木棍毒打大法弟子韩广莲受伤的双腿,致使其无法直立,几乎爬着走
(注:韩广莲与上文中的韩广梅是亲姐妹俩,韩广莲是妹妹。)

莒南县十字路镇温水泉村的韩广莲,也是40多岁的女学员,自1998年底经人介绍修炼了法轮功。炼功后,身体有许多小毛病都不治而愈,脾气也改好了,家庭关系也变好了,婆媳之间也和睦了,从此明白了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做人了,按“真善忍”这个标准去做一个好人。

1999年阴历11月17日,下午1点左右,她在家和丈夫正忙着收拾家务,这时莒南县公安局的卢修田、杨启征和城东派出所的十几个人来到她家進行抄家,他们对她家所有的家具全部搜了一遍,搜出了几份大法真相资料,就把她带到了城东派出所,这时大概三点半左右,到了派出所以后,就让她坐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把腿和两手伸直(让胳膊和腿平行),卢修田拿来了打犯人用的橡胶皮棍,狠狠的毒打韩广莲,专打她的双腿(膝盖以下),另外还有三四个人,其中有一个叫徐田忠的,两边一边一个。就这样不停的打她,问她真相资料哪里来的,卢修田用橡胶棍打,那边徐田忠就用点着烟头烧韩广莲的手,手抬高了,就烧她的手面,手抬低了就烧她的手心。有时四五个人齐上,拳打脚踢,有的站在韩广莲的脚上,用上全身的力气往下踩。它们打得韩广莲鼻青脸肿,全身疼得直冒汗,见她冒汗,它们就让韩广莲把棉袄脱下来接着打,卢修田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一下把橡胶棍都在她腿上打断了。谁知橡胶棍断了,就再用杆打,打韩广莲的头,打她的肩,就这样一直打到晚上8点多,它们也打累了,饿了,吃饭去了,韩广莲的双腿站不起来了。临走时卢修田恶狠狠的告诉韩广莲说:“明天我非抽你的筋扒你的皮不可。”

韩广莲为免遭第二天的毒打,只身忍着剧痛跑出了派出所,出了门以后,有家不能回了,走投无路,就去了北京上访。進京七八天后,韩广莲就被城东派出所押了回来,回来后,直接把她送進了看守所,这时被卢修田打的双腿才刚要消肿,全是黑的,女号里所有的犯人看后都流下了眼泪说:“就我们这些真正的犯人也没有挨你们这样的打”。在看守所里刚过了两天,韩广莲就被提审,提审的是公安局的马宗涛,進门就叫韩广莲坐在冰冷的地上,让她把腿伸直,说着就从桌上拿来尺半长的长方形木棍,还是打她腿伤重的地方,专用木棍的棱打,真是刀砍一般,整整打了一上午。打完后,这次韩广莲双腿实在站不起来了,当时韩广莲几乎都是爬着進到牢号里的,看到韩广莲的情景,这时所有号里的犯人都失声痛哭,韩广莲双腿肿的连裤子也穿不上了,大小便也得至少两个人架着她。后家人被逼交上1000元的保证金,这才把她放回了家。

以上只是我们所了解的有限几位法轮功学员所遭受马宗涛等恶人的迫害折磨,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非法残酷的迫害限于目前的环境无法了解到,但就从着人们也可看到几年来,马宗涛等恶人为了自己的名利,迫害本县的修炼法轮功的乡亲百姓是何等的猖狂恶毒、无法无天了!

邪不压正是历史发展的规律,暴力和强权永远改变不了正义和善良!在此我们警告马宗涛等恶人别再助纣为虐了,为自己的未来留条后路吧。无视大法弟子的善心相劝,便是拿自己的生命与幸福在为邪恶的江氏与腐败的邪党迫害法轮功做赌注了。天理的报应或人间法律的严惩到来时一切都已晚了。

你们也是清楚,邪恶江泽民发动的这场非法的迫害是严重的触犯国家的《宪法》和《刑法》的,你们助纣为虐迫害无辜的行为已经构成了: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等等罪行。现在海外已掀起的起诉首恶江泽民和退出共产邪党的大潮,全球公审江泽民的日指日可待。若不及时悬崖勒马、将功补过,将来等待你们的必是法律的严惩。


部份相关电话:(区号0539)
莒南610办 7220334
莒南610头子刘希鹏  手机13205392801 
610恶警:陈鑫、庄绪茹、马宗涛
莒南政法委 7212410
莒南公安局 7212215
莒南公安局政保科 226745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