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新学员的修炼点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29日】得法迄今刚好届满周年,在大法熔炼下,自己身心巨大的转变过程真实展现在生活中,谨整理一年来个人修炼点滴,与同修们一起分享、共同精進。

缘起--看似平顺的得法之路

2004年12月份正是我的硕士论文紧张進行的关口,工作、学业及生活的忙碌早已使我对日常生活的琐事无暇顾及。也不记得哪一天顺手从一位陌生学员手中接过一张法轮大法简介后即置于书包内不再闻问,直到很长一段时间后,才不经意的拿起简介大略看一下,此时映入眼帘的几个大字“所有法轮大法书籍都可在网站免费下载”,好奇心驱使下,当晚即下载《转法轮》并利用空余时间阅读,陆陆续续读完约三分之一内容时,即深深折服于师父所揭示的法理,并将电子书传给好友们。

还记得当时内容大致是这样写的:“非常值得阅读的一本书,如果人人都依照书中所述要求自己,这个世界自然一切都会变得美好。”这是当时的初次心得,但也因撰写论文的因素,阅读过程并不连贯,当忙得几乎要停止阅读的时候,又很巧合的及时看到了某位同修“给小港国中教职员的一封信”以及中国时报报导有关同修证实法的活动内容,这两篇文章加深我進一步阅读的动力,也适时的排除了干扰我得法的邪恶因素,使我能继续坚持读完《转法轮》并在稍加思考后自行学炼五套功法,正式踏上大法修炼之路。

以上是我看似平顺的得法过程,但仔细想来这些都是大法弟子们利用各种场合、采用各种方式,助师洪法过程中展现出无私无我的奉献精神所促成。师父《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说:“所以大法弟子做的事情都是伟大的。包括看上去最简单的发发传单、跟世人讲讲真象、到领馆去发正念……”。即使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发一张传单、送一份简介,都能确实起到使人得度的洪大效果,我就是这样的一位受益者,在此除了衷心感谢学员们辛劳付出,更感谢师父慈悲救度,为我安排的这一切得法机缘。

干扰─险入歧途的炼功之路

“炼功”这个名词是以往我不曾想到过的词汇,五套功法的动作对已有18年长泳泳龄、8年羽毛球运动经历的我来说,刚开始心里还时时存在着“动作这么简单会有效果吗?”的疑惑,但神奇的是从第二个星期开始即明确的感受到炼“法轮桩法”时体内及双手间似有一股能量在流动及旋转着,炼“法轮周天法”时大量排汗及气喘不止的反应更令我讶异不已,因为就算是连续打2-3小时羽毛球也绝不会有如此的激烈反应,持续几天后以往胸部似有重物压住的情况瞬间卸除消失、呼吸时一股清凉空气直通丹田,整个人顿时无比清爽、无比通透,那一刻我知道从此心里头再也没有可以让我摆放不好情绪的空间了,从没有过的一种身心完全解放的舒服感受,也从此刻起我完全清醒的了解到自己真的遇到了难得的机缘、真正的佛家修炼功法。已不记得有多少次炼完功后摊坐在地上面对着师父法像,两行泪不自觉的泉涌而下,心里激动的呼喊着:“自己何德何能,能得师父如此慈悲救度”。

随着炼功次数增加,调整身体的各种反应也一再经历,直到去年除夕当天在家晨炼时,“法轮桩法”头顶抱轮动作刚完成,一股异常强烈的能量流立即把我的双手带动的强烈旋转、晃动,惊恐下睁开眼并好奇的数着数,当确定是正转九圈、反转九圈,即稍松口气继续在强烈旋转、晃动下撑到炼完,此后每次炼功时,强烈旋转、晃动的情况持续不断的发生,有时“叠扣小腹”双手、身体亦会急速旋转、摇晃,会突然出现自发动作,感觉到头沉、头胀,同修们面对我的情况则各自体悟,有人说炼功场上有师父法身保护,邪恶无法進来,所以应该都是好事;也有人认为已偏离师父教功动作,认为不太对但又怕给错意见;而我则自认为自己主意识很清楚。因此,当一些同修善意提醒时,竟不知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反而以“我很清楚自己的情况”回答对方,面对这些干扰情况,也曾使我困惑的四处询问同修,但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多学法”,当时由于课业忙碌,且除了炼功时产生的状况外,日常生活从未曾有过任何异常或干扰,每天炼完功后均感受到身心愉悦,所以对干扰情况虽然内心隐隐感到不太对,但也渐渐的习以为常而不太在意。

最后幸得师父慈悲,没有抛下我这个悟性极差的弟子。今年5月15日在台中市路边進行“功法长城”表演时,及时安排巧遇一位老大姐与我交流,并点醒我:“除了师父教功动作以外的所有动作都是干扰,心一定要正,务必要正念排除”。并让自己看到了当听到这些话时,心里不自觉流露出对放弃那些炼功体验的不舍感觉,而真正悟到这一切干扰都是因自己心不正,并在潜意识里有好奇心、追求心、显示心等执著心不放,被邪恶钻了空子而不自觉炼了邪法所造成。同时也让我了解到在常人中有程度的高低,但在大法修炼中只有“层次”的高低,更向内找到自己的轻视心,而结束这段吃尽苦头的歧途。

转变─脱胎换骨的大法熔炼之路

得法前的我是一个遇到人际关系障碍、矛盾冲击心肺时,立即关闭心扉、筑起高墙,不愿再与对方有任何交流的人,因此生活中总会有一些冲突后老死不相往来的旧识、亲友;也自认为富有正义感,因此每当遇有不公事情时,总会像刺猬一样去争去斗。妻子曾说,我对熟人都很好,但对陌生人防卫心总是很重。面对这类评语我早已习以为常,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处。得法修炼后知道“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也明白得就得失的宇宙法理后,现在的我每天神清气爽、心情愉悦,对周遭的不公不义不再在意,对以“争争斗斗当做福”(《洪吟》)的常人行为不再执著。

凡事以法为师,遇到矛盾过不去关时,则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并去除它。在大法的熔炼下,短短三、四个月的时间里,我主动化解了以往早已不相往来的旧识、亲友间的裂痕,知道冲突内情的亲友知悉我的转变后,总会告诉我“你真不简单,居然能主动低头”。而我总是据实告之,“修炼法轮大法三个月后180度的完全扭转了我43年根深蒂固的僵固思想观念”。这就是大法熔炼下的神奇--我脱胎换骨的转变了。

冲破色关 放下执著

跌跌撞撞的过关中,对我最大的考验是“色关”这个开始炼功后的第一大关,面对着各式各样充斥泛滥的色情资讯而时不时勾起并压抑不下的色欲之心,不断的冲击考验着我的心性,接连几次考验因把握不住而过不去关时,痛彻心肺的感受总让我懊恼不已,尤其读到师父在《精進要旨·修者忌》经文中谈到:“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时,更像一把利刃直对着我一般的难受,心里清楚过不去这一大关我绝对无法在大法中修炼出来,最后试着在“发正念”时加发一念“清除色魔干扰”,并随时在察觉到自己起心动念时立即发正念抑制它,实行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竟然已不知不觉的走过了这个死关,从此能堂堂正正的在大法中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也见证到师父赋予大法弟子“发正念”神通的强大威力。

日常生活习惯在学法炼功过程中迅速的转变着,十多年来一天不喝,隔天就头痛欲裂的咖啡瘾戒除了、望着一整盘好吃的白斩鸡肉却下不去筷子,而改吃以往碰都不碰一下的素食、每天必行的游泳习惯自然停掉、争斗心强的羽毛球运动变得无趣、打羽毛球受伤疼痛的膝盖、关节不药而愈、每天挂着的近300度近视眼镜不再佩带、各种执著心在大法修炼中逐渐熔炼、改变着,常人或许会问:人的七情六欲都没了,生活还有什么乐趣?面对这样的疑问时,我总是心领神会的会心一笑,因为师父告诉我们:“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转法轮》)

责任与自省─讲清真相的证实法之路

通过个人身体力行后体悟,讲清真相不仅仅只是积极参加各辅导站安排的各项正法活动以及利用电脑進行网路讲真相而已,而是应该落实在日常生活,一念一行中均时时谨记、处处实行,所以现阶段我的做法是随时背着放了定量《九评》的书包,买完东西后送给老板一本、停红绿灯时递给临近骑士一本、坐电梯时、上馆子吃饭时……,走到那里做到那里,随时提醒自己用《九评》最大限度的做到符合师父告诉弟子们:“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自省讲清真相这部份自己做的仍然很不足,过程中常人怕心也时不时的会起干扰作用,尤其得法初期参与拨打对大陆讲清真相电话时,面对被挂电话、被骂三字经、整死你、毙了你等词汇,以及国际电话时间浪费的金钱压力等过程,而起抗拒拨打的常人情绪反应。但电话组同修定期而持续分配的电子邮件也着实考验着我的心性,那个时期只要接到邮件都会感到烦躁与压力,心里还常会叨念:“已经请他们暂停分配给我了,电话组怎么还那么烦人”。

尔后通过学法体悟到:“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你骑车满城市跑,也不一定碰到好事做。你天天这样干,也不一定碰得着。”“他这边骂他,随着他一骂的时候,就从自己的空间场范围之内飞走一块德,落在人家身上。他骂得越重,给人家的德越多。”(《转法轮》)这才惊觉到 师父利用邪恶为我安排了这么一个容易消业、提高心性、又能长高功的环境,再不好好把握,悟性可就真的不是普通的差了,因此从新拨打反迫害电话并加入电话广播小组,更大面积的对大陆讲清真相。虽然现在打反迫害电话仍会因拨打对象而时不时有怕心,但我更知道自己这点小小的怕心,永远也比不上当邪恶听到是海外国际电话,知道恶行已经曝了光时的那份恐惧,我坚信一声声电话铃声就能制止一次次邪恶的迫害。

身在大法中,我只有“福份”二字来形容自己的心境,更坚信只要真正的放下心在大法中熔炼,并谨记师父的告诫:“时间不多了,那些没做好的,你们自己要想一想,你们真的要想一想自己。我第一次对大法弟子提出这样的告诫。(鼓掌)你能不能圆满得看你自己。”(《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随时提醒自己好好把握这个一瞬即过的机缘,以正念、正行排除常人思想观念的干扰,并时时精進、处处实行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好的三件事。“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能够真正走出来证实法,在师父慈悲看护下,一切自然能“无求而自得”。

个人层次所限,如有不妥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2005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