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中共几年来酷刑迫害大法弟子丁振芳的经过(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29日】众所周知,共产党几十年来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目前已被大量曝光,然而这个恶党从1999年9月以后,和江泽民集团互相利用,对数以亿计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残酷迫害所犯下的罪行,就更是罄竹难书,天地不容。

下面的事情,大法弟子丁振芳几年来被酷刑迫害的经历,只是千千万万个共产恶党及江氏集团所犯下罪恶的一例。

2002年,在辽宁省沈阳市大北监狱里,非法关押着一些被各地公安机关绑架到那里的大法修炼者,其中有一个叫丁振芳的老年妇女,55岁左右,是大连市人。1996年,这位老人喜得大法,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几十年的胃病、腰椎间盘病、牙痛病全好了,更主要的是,她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得到了改变。一心要遵照大法做一个好人。

可是,没想到,就在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法轮大法教人向善、不取报酬等诸多好处、并要修炼时,江泽民再也耐不住嫉妒之心,于1999年7月,开始了邪恶镇压。各地公安、司法也在江泽民的威逼利诱和授意下,完全不顾法律和道德正义,开始肆无忌惮地任意使用抓捕、绑架、酷刑、恐吓等等手段直接迫害无辜的法轮功炼功群众。

1999年11月丁振芳和丈夫在大连市甘井子区被西岗区分局警察高应忠和石道街派出所片警用欺骗监控等手段将他们绑架。当天晚他们分别被关押在石道街派出所,强迫坐铁凳子上,双手也铐在铁凳子上。

随后,恶警们抄了他们的家和另外一处暂住房。其中有大法书籍、录音、录像带、丁振芳老人丈夫的手机、传呼机、查抄走了家中仅有的1800元钱和她丈夫的手链(金手链20多克)。绑架时丁振芳老人还遭到搜身洗劫。身上的传呼机被高应忠强行搜走。身上的40元钱也被搜走。而且,当时任何手续都没有给他们。抄完家后,即把丁振芳老人和她的丈夫投入大连看守所。

(一)在大连市看守所的被迫害

到看守所时,铐在丁振芳老人的丈夫手上的手铐是反铐的,当打开时,很难取下,手腕肿的很粗。在看守所,这两位老人被非法关押22个月,期间,他们遭受到非人的待遇。

一次,丁振芳老人为了表达心声,在自己的衣服上写下了“真、善、忍”和“法轮大法好”,被看到后,一个姓王的所长抬起手对着老人的脸就是一巴掌,打的很响。接着,把老人拖到斜对面的楼梯内,狠狠的抽打,然后拽着老人衣领到办公室,王让劳动号犯人用剪子剪老人的衣服,老人大声警告她们,她们没敢动剪子,但他们几人强行把老人衣服扒下来,把老人押到待发间打了地环(刑具的一种)。(见下图)

打了10天地环以后,王找人把老人放下来。

又一次,丁振芳老人为了叫人了解大法教人向善,把大法中的几句话写在了墙上,值班的所长孟君知道了,又把老人钉在地环上四十多天,地环打的很紧,很残酷,头抬不起来,腰直不起来,脚手几乎铐在一起,期间,曾导致老人大流血。在这四十多天中,老人曾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值班的所长王某某让已判刑的犯人寇某某殴打丁振芳老人。寇某某为了讨好王所长,对老人大打出手,所长王某某说打死了,她负责。寇某某用抹布塞住老人的嘴,用鞋底打老人的脸,又把她踢倒,拽起来再打。

2001年9月丁振芳老人又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往沈阳女子监狱。丁振芳老人的丈夫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二)在沈阳大北女子监狱的被迫害

刚到沈阳大北女子监狱,老人因不接受非法判刑而拒绝盖手印,被狱政科的科长(女、三十多岁)叫到办公室(当时在场的有监狱九大队主管迫害法轮功工作的副科长武力),她眼露凶光,问老人为什么拒绝盖印,老人告诉她们“我不是犯人,我是学大法做好人中的好人,我要上诉、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狱政科长立即对老人拳打脚踢,残酷毒打老人近一个小时,当时九大队副科长武力也打了老人一个耳光。狱政科科长不许老人揭露江泽民的造假陷害,而且用一些低级下流话辱骂,并威胁老人要拿电棍电她,她们找犯人强行拽她的手往纸上按手印,然后,九大队副科长武力把她带到九大队二小队。恶警队长尹旭立即对老人来下马威。

尹旭告诉老人要背犯人的报告词,学习犯人规则等。丁振芳老人说“我学大法走上修炼路,任何力量不可能再把我拖回过去走过的路。我做个好人中的好人……对国家、对社会、对个人、对家庭是万利无一害的。我根本没罪,我要上诉控告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罪行。我坚决不背犯人报告词。”老人将发的犯人报告本撕毁,尹旭非常恼火,叫犯人包夹老人,老人就和两个犯人洪法,坚决反对包夹大法弟子。她们每天6点多就得進车间,晚上一般都是十点以后回寝室。

为了否定非法的关押,老人开始绝食,绝食到了第六天,狱政科长和武力及尹旭她们找了八个犯人强行架着,把老人拖向监狱医院,到了医院,早有几个警察在那儿,还有狱医,强行给老人量血压,结果血压高达180,随后,老人不从她们的安排,坚持绝食。她们一看不行,就强行将老人架到斜对面一个屋内,这时,来了十几个穿警服的人,其中一个女警察(后知是狱政科科长李晶)拿照像机在摄室内镜头,老人立即大声喊“你们想搞假镜头,你们妄想让我配合你们来欺骗全国人民,你们就死了那条心吧,我不会上你们的当的。”这时李晶吓得急忙出了屋门。这时,其中一个被称为主任的中年男子,对狱政科人讲,進行不下去了。就这样,一次在迫害中还要造假骗世人的丑剧流产了。

(三)第二次被绑架在大连看守所的反迫害

2003年7月,大连纪念街北山居民委主任和治保主任来到丁振芳老人家里,她们刚坐了十分钟,门外响起敲门声,当老人打开门,石道街派出所的高应忠一伙及公安便衣一拥而上,把老人推搡到南屋,这时两个北山居民委主任立即走掉了。恶警开始动手非法抄家,老人制止他们,向他们要搜查证,他们拿不出。这时又来了个公安照像,在老人家里到处照。两个屋被翻的底朝天,他们搜走了老人的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及相关资料、儿子的电脑、复印机、VCD还有两台录音机,连家中仅有的一千元生活费也一扫而光。老人和他们讲真相,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怕引起居民议论,急忙关门关窗,非法抄了二十多分钟,这时来了一个比较胖的50多岁的男便衣开了搜查证让老人签字,老人拒签。

他们将丁振芳老人拖出屋,连鞋也没穿,又拖到楼下的公安轿车内,老人这才发现这台公安车在楼下已经好几天了。随后他们强行将老人送往大连看守所。

一进看守所,一个黑脸膛40几岁的大眼睛警察见老人喊“法轮大法好!”他就对老人说,给你馒头吃吧!老人并不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黑脸膛又用扣动手枪扳机的动作恶狠狠的说“你师父已被抓回来,已经被我打死了。”老人说:“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是要遭报的。”这时,黑脸膛扑到老人身边,劈头盖脸的狠命打,边打边说“你再喊,我就打死你。”老人仍告诉他“法轮大法好”。黑脸膛就继续把老人往死里打。

这时一个大高个约四十几岁的膀大腰圆的女警察要丁振芳闭嘴,老人也告诉她“法轮大法好,在世界上已传遍六十多个国家。”这个女警察也是劈头盖脸把老人毒打一顿。

此时,丁振芳老人身上疼痛难忍,然而心里却更是在淌血---江泽民嫉妒心,利用政府诬陷、迫害大法,害了多少人啊!

接着,恶警们把老人强行戴上手铐脚镣直接拖到七监区三号间,并把老人手脚以大字形绑在了通铺的小床中间。(下图)在残酷的对待下,老人开始绝食,一个叫贾玲的队长及王英所长指使一个犯人对老人进行监护、接大小便。该犯人也折磨、辱骂老人,大小便也不按时接。绝食三天后,恶警苏英大夫给老人灌食,并假心假意的说“她的孩子在家放假,她休假都不能休了”老人体谅她,答应了吃饭。这样迫害就更厉害了。市公安一处两个胖便衣非法提审老人,其中一个叫高应忠(注:高应忠已是市公安局一处工作人员,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


酷刑抻床

非法提审时,老人拒绝答任何问题,高等只好将老人送回,当送到狱门岗时,忽然它们几个人中有人狠命拽住老人头发,把脸强行按在墙上,开始拳打脚踢,又把老人双腿、双脚别住,狠命捏胳膊,使老人胳膊反背着,并想拍照,老人拼命反抗,喊着“你们迫害法轮功是有罪的,法轮大法好”。它们在施暴中,在老人强烈反对中抢拍了照片。老人的头被打出了包,身上、腿上、胳膊上都有伤。当时姚家看守所一位老警察看到这个场面,在送老人回监室时,老警察说:“公安一处便衣简直是土匪,太不象话了,法轮功有什么罪,用这种手段来对付法轮功。”

姚家看守所8监室是关押待审人员的,老人无罪却被无辜非法关押,在无提审、无审判的情况下,又被以大字型绑在板床上受折磨,天理何在?为了抗议,老人又开始绝食了。

恶狱医苏英去灌食,露出凶像,她命令几个心狠手辣的劳动号犯人把老人头按住,拽头发,死命拽耳朵,插鼻管。老人拼命抵抗,苏英就用拖鞋,左右开弓打老人的脸,用穿皮鞋的脚踩胸口,每次灌一大盆,上下午各一次,可是当全部灌下去后,丁振芳忽然呕吐,鼻管就从嘴里连灌的食一起吐出来。恶狱医命人把老人抬到楼上,把双手双脚戴上手铐,强行打葡萄糖,葡萄糖内不知配的什么药?打完又灌食,苏英每次都毒打老人,让劳动号犯人骂大法师父,劳动号犯人不骂,她就找了一个叫孙唱的劳动犯人骂,苏英讲,只要骂,就给孙唱减刑,孙张嘴就骂,被老人制止,过后孙唱讲,她也不想骂,可怕加刑,没办法才骂。

有个叫孙彩云的犯人为了减刑,把老人被褥全抽走,其他犯人要帮助老人,她就骂犯人们,又毒打老人,说老人占了她睡觉的地方,恶警苏英支持孙彩云的恶行,孙彩云迫害老人八天八夜,这八天八夜老人只穿半袖连衣裙,身子在冰冷的床铺上没有枕头,又被大字型酷刑折磨着。

有一次苏英插鼻管,老人从胃里几次往外吐血,苏英气疯了,把从口中吐出的包米糊,鼻管及被褥、枕头等,全部扔在地上,命犯人给取走,不许老人用被褥枕头。王英又命犯人把老人抬到三楼,遭到老人拒绝,王英几个班每次都将裤腰带取下,没头没脸的抽打老人,让犯人们倒着头拽着老人头发把老人拽到三楼,老人把头向地砖上撞,恶人害怕了,急忙把老人送到三楼处置室,灌食时又连饭带鼻管一块吐出来,王英每次都命男犯人死劲拽老人耳朵,如同把耳朵拽下来一样。只要王英眼一离开,几个男犯人都悄悄的将手松开,暗中帮助老人,由于老人的不配合,男狱医将凉水往老人身上泼,犯人初雪梅(普兰店人)、姜明(她是“大号长”)拼命拽踢老人、打老人的脸,把老人从医床上拽下(戴手铐脚镣对老人進行灌食)。一路上初雪梅多次将老人打倒,又拽起来,犯人们私下都讲,苏英、王英、初雪梅、孙彩云对法轮功太狠了。

每次提审,市公安一处的男黑脸人、会开车的那个便衣都威胁老人“你有前科,这一次判十年八年对你来说也是太少了。”

地狱般的59天后,老人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姚家看守所,丈夫在看守所外接人,看老人瘦的皮包骨,几乎看不出来了,他痛心的哭起来。

(四)第三次被抓在大连看守所的反迫害

于2004年8月19日,丁振芳老人因在公共汽车上讲真相,被大连西岗日新街派出所绑架,这已经是老人第三次被绑架了。

在派出所,他们把老人关在审讯室的铁凳子上,手上戴手铐一天一夜。于次日下午被非法送到大连看守所。

就在老人被送到看守所的当晚,就遭到恶警的残酷迫害。其中参与迫害的恶警还是王英、苏英、郭维佳、贾玲等人。方式还和上次一样残酷,老人又绝食反迫害。姜明狱长公开讲,“上次几十天让她跑了,这次可别让她跑了。”

她们几个恶警齐上,把老人毒打、并关進地下室、“大”字形铐在床上、强迫灌食等進行一系列的疯狂迫害。一周后,又将老人送到了大连教养院继续迫害。

(五)在大连教养院的反迫害

2004年9月初,丁振芳老人在无任何提审的情况下,与瓦房店一个大法弟子一起被日新派出所从看守所接出送到大连教养院,在车上知道那女大法弟子被非法判2年,老人被非法判三年。由于老人等一路喊着“大法好”讲真相,到大连市教养院后,老人将强迫给的监规本撕毁,教养院恶警就叫犯人打老人和那位女大法弟子,并把他们关進小号,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

负责小号管理的是惯盗犯张秀娟、诈骗犯王冲……,当时瓦房店大法学员某某某在被罚站三天三夜后承受不了,违心“转化”了。教养院恶警及张秀娟、王冲看到这样,对老人加紧迫害,以为加大迫害就可以使老人妥协。老人被强迫站在铁笼里五天五夜,又押到抻床上迫害。(如上图)

恶警把丁振芳胳膊、手全被铐在床的铁架子上,胳膊手腿脚且用胶带缠死,身下三个板,头戴棉帽。鼻、嘴用胶带封死,然后捅两个鼻眼,往嘴里内灌浓糟、浓蒜水、尿,活蜘蛛也往嘴里塞、身上放二十几个活硬壳虫在衣服内爬(这是王冲干的,打手王冲是诈骗犯)往脚上插大头针。把变形的钢碗插到口腔中,用筷子锹着往里灌。丁振芳口腔内、舌头全部受伤,疼痛难忍。恶人还往身上泼脏水,一盆一盆的泼。丁振芳的身后、腰上全是伤,腿和脚全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王冲走后,又换了一个吕静,张、吕二人往老人脚趾盖肉间插牙签、大头针。看到老人奄奄一息时,又把老人押到铁笼内罚站迫害。丁振芳老人在一大队被恶警严管期间,每个铁笼子都被恶警们用来关过老人,恶警们和帮凶几次将老人全身紧紧缠上塑料薄膜,一点也不透气(包括把头缠上)捅两个鼻眼儿,抬到铁笼内,捆在铁架子上,然后向没空隙的两脚与铁架子间,插约一寸厚的木板,一夜之间丁振芳老人脚肿的惊人,比坐老虎凳还残酷。丁振芳老人曾说:“如果没有师父加持,我不会活着出大连教养院的,我手上被戴手铐,脚上也被戴手铐,被缠在薄膜内。它们用脚没头没尾踢我,骂我,逼我‘转化’。我被它们如同皮球一样拖来拖去。我对师父对大法坚信,闯了过来。”


酷刑全身缠塑料布窒息

酷刑全身缠塑料布窒息

高精度图片
酷刑窒息捆绑倾斜站立(侧)
高精度图片
酷刑窒息捆绑倾斜站立


酷刑牙签刺脚趾(近)

酷刑牙签刺脚趾

有个叫于业红的犯人,是一中队的,戴眼镜的队长张某为了折磨老人,把于业红弄到小号,张队长、张秀娟、吕静三人把老人和于业红关在一起,手铐套一起,于业红睡觉,让老人弯腰九十度站着,折磨老人。

吕静、张秀娟把于业红手铐打开,给于业红肉吃,吃后打老人,她们三人用手往老人乳房、肋骨内狠掏,如同鬼一样往丁振芳后身骨缝里插,(它们插的时候,都能摸到里边的五脏六腑。)它们用低级下流的动作往老人阴部插,几乎每天都这样折磨老人。老人实在站不住,那时老人瘦得就剩几十斤,它们把老人按到铁笼子里,1.74米膀大腰圆的于业红,骑在老人脖子上拽老人头发,老人被压的几乎连气都喘不上来,又往老人嘴里塞抹布,脏裤衩。

2004年9月29日夜至9月30日早,它们将老人的衣服全部抢去,把裤子(老人穿内衣)撕碎、强塞進老人的口内进行折磨。由于老人态度很坚定,这些施暴者总是气急败坏,就这样,它们对老人使用种种酷刑,还吊打了老人长达一个月。当老人从小号被放出来时,已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腿、胳膊都不管用了。就是这样,邪恶之徒还逼老人参加体力劳动,完不成每天的定额,晚上不让睡觉,罚站,每天都站到下半夜1点多。天气变冷时恶警还指使刑事犯打开窗户冻老人……

最后,恶警和帮凶们也没能所谓的“转化”老人,但在抻床到小号反复折磨老人长达一个月。

2004年10月28日一早,突然通知每个监室的人不许走动,然后老人第一个被叫出去。押到一辆小警车内,共有七个大法弟子,被送往马三家魔窟教养院。

(六)在马三家教养院的被迫害(2004年10月29日-2005年5月29日)

被非法关押到马三家教养院,恶警们就开始安排学习,听广播,老人一概不配合,也不穿号服,并喊“法轮大法好”,也不做体操,恶警们拿老人没办法,就把老人关進了警察用的厕所内,每天早上四点起床后,就把老人关進厕所,晚上10点后才回寝室,每天长达18个小时在厕所内,共呆了3个半月。


酷刑捆绑在凳子上

在马三家,老人先后三次被关进小号共达35天,第一次戴手铐,同时脚被捆在铁凳子上长达16天,第二次10天,老人被折磨吐血,恶警大夫还强行灌食连老人衣袖都被踩破了,又拉到医院检查,医院不让灌,恶警不听,坚持灌凉食。第三次一共九天,恶警黄海燕逼迫老人穿囚服,先后共买了三套,用老人的钱,老人就是拒穿。


酷刑全捆绑

酷刑压拽抻

3月31日,从新编队,一大队关押的全是坚定的大法弟子。把老人等坚定的大法弟子的房间安排在北面,又潮又冷,本来老人身体已经叫它们折磨的很弱了,它们还逼迫老人坐板凳,老人再一次抗议。

4月4日,大队长李某某、江某某、女二所所长、赵来喜等恶警,一个个凶狠的冲進来,赵来喜打了大法弟子们后,给大法弟子强行灌食,苦不堪言,恶警踩着胳膊、头、手脚、一边大笑一边行恶,有的坐在老人的双腿上。

4月6日开始,老人突然间消瘦、吐血、吐苦胆水,水米不進,几天内瘦成皮包骨头,他们发现后,要送老人上医院,老人不去,并告诉他们只要允许学法、炼功,老人一定会好。他们不听,强行拉老人到医院,有一次检查血脉没有了,处于极度危险状态,他们给老人套上手铐,强行给老人打药、打吊瓶。在这半个月内老人说话困难,发音不清,舌头起泡,吃什么吐什么,她们拉老人到医院检查要抽血化验,但老人强烈抗议,他们没敢动,但确诊为脑梗塞,可能有恶性肿瘤。这时他们才害怕,于5月28日逼家人来接老人,就这样,老人于29日上午终于脱离了魔窟。

(注:上面的图是酷刑演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