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善良小学教师被诬为精神病屡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30日】湖北公安县斗湖堤小学原校长陈华民积极配合县“610”办公室主任廖学圣(现国安队长),残酷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强迫斗小20多名修大法的教师放弃修炼。收大法书籍、法像、讲法录音、录像,扔在学校办公室地上,后又毁掉。因大法弟子张烈菊拒绝放弃修炼,陈采用卑鄙的手段、栽赃、陷害、派人跟踪,打“小报告”,有时趁她不在家,派人骚扰,收大法书籍、法像、坐垫等物品。

特别歹毒的是2000年3月的一天,在教室上课的张烈菊,被所谓的“校长”,当着学生的面动手动脚,露出满脸色相,调戏大法弟子。当时,张烈菊很震怒,一个校长竟然在教室调戏女教师。之前,张烈菊多次给陈讲真相,学大法的重德行善,绝不能有不轨行为,可陈却说:“我不是学大法的,重什么德。”

哪知,在教室被污辱一事大法弟子难以与人启齿,却反被恶人咬一口,从此以后,张烈菊走到哪,哪儿的气氛不对劲,甚至有的抱着孙子看见她就跑。陈到处造谣说张烈菊学法轮大法走火入魔了,精神不正常了,在教室打坐炼功。为把谎言撒得逼真,说是学生家长反映的,还栽赃她对学生“极端不负责任”。原来她的工作是陈时常夸奖的:“交给张烈菊的工作不用我检查。”她曾被评为地区骨干教师,学大法后出席全国先进工作者表彰会,可一夜之间被陈诬陷成学大法后精神不正常了,对大法的洪扬起到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更有甚者,陈一面在张烈菊与她的亲属面前充当关心她的好人,却背地里阴毒的造谣说什么公安局要判她的刑,如果弄张假病历就可免除判刑。亲属果真被他的伪善所欺骗,引诱张烈菊到了沙市,结果张烈菊被恶医绑架到了沙市精神病院,受到凌辱与惨痛迫害,被注入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后,身体发软,全身象有蛆虫在肉体里蠕动,坐立不安,见食就恶心呕吐。24小时睡不着觉。张烈菊被绑在病床上,全身不能动弹,与20多个严重精神病患者住在一起,非人般的情景令人恐怖,被强行穿疯人衣服,不从就捆绑注入药物,大法弟子的人格受尽凌辱的感受无法言表,江氏流氓集团妄想从精神上整垮大法弟子,手段毒辣。

后来张烈菊逃出沙市精神病院后,回到学校,学生见到她说:“张老师您到哪儿去了,我们好想您!您不教我们学琴,我们不学了。”(当时上班时带40多人的电子培训班搞课外辅导)这母子般的师生情是她在工作中点点滴滴用“真善忍”法理严格要求自己与学生建立的,还怎么能被栽赃到精神病院遭迫害呢?!

后来,陈还弄来假病历交给恶警廖学圣邀功请赏,致使邪恶势力有借口加重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办三次洗脑班,无故抓人,绑架、抄家,雇用武警殴打大法弟子,多名大法弟子绑架到精神病院遭迫害,邪恶之徒叫嚣拨十万元到精神病院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张烈菊最长的一次,把她封闭在精神病院2个半月,恐怖般的折磨,强行“转化”,使她生命多次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每天反锁在病室,24小时煎熬,忍受着非人般的痛苦与身体的巨大承受。每天捆绑在精神病室床上,全身不能挪动一下,每过5至6小时注入大量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大小便失禁,有时动用保安5至6人,将她按在病床上,用钳子撬嘴灌药,牙被撬出血,嘴被撬破,药量比一般精神病患者超出十倍多,手段比法西斯还残忍。有时当她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恶医怕担责任,向“610”反映,可恶警却说,整死了不找他们负责任。

还有一次,被国安指派监视她的恶人打小报告(因诽谤大法的漫画被毁,怀疑是张烈菊干的),十几个“610”恶警闯入她家,绑架正在做饭的大法弟子到武汉洗脑班遭残酷迫害,还把陈华民诬蔑大法弟子的假精神病历交到了洗脑班,张烈菊被注入大量毒药,致使她休克,那里的恶警队长田明口出狂言:“你不死在我这里害我!”

陈华民为把张烈菊弄下岗,费尽心思,鸡蛋里挑骨头,先在学校无故找借口栽赃,陷害,造假舆论。一次暑假前布置张烈菊完成500人团体操排炼的任务,张烈菊乐意接受了,利用一个暑假将近两个月时间搞编排设计,哪知一开学要把团体操的主题更换,她又没吱声的接受了重大任务,每天上3、4节课,利用所有课余时间设计图案,放学后2至3个小时的加班组织学生排练,双休日、节假日全都用上了,有时连饭都顾不上给孩子做,克服个人一切困难,将近两个月的紧张工作,在迎接省运动会在公安县举办的开幕式表演中,荣获七所中小学总分第一。可是那一学期到年终,她一分钱的教学奖未拿到,陈说张烈菊音乐备课(指正常上课节数)差节数。其实,两次团体操的设计所花的时间,以及加班排练的时间比备一学年的音乐课量多出几倍还不止呢!更不可思议的是第二年过农历新年后一开学,还把她备课差节数的事,用文字打出来公布于全校(这种事在斗小是第一次)。到了第二年下半年,在陈“精心”的造假舆论中,鼓动一部份人把她炒下岗。按下岗职工拿工资80%,可陈一分钱不给她。特别是她向上级领导反映情况后,有善意的领导要陈发工资给张烈菊,可他一意孤行,还是配合邪恶从经济上掐断她,她带着两个孩子日子过得异常艰难。

如果不是大法的神奇超常,江氏流氓集团的“精神上整垮、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掐断”残酷迫害下,死了十个张烈菊都没夸张。张烈菊七次被以廖学圣为首的恶警绑架,迫害得奄奄一息才放了她,可恶人还是一直派人监视她,要求她每天到单位报两次到,强迫单位不安排工作,工资只限发两百元生活费,他们还伪善的称自己是关心大法弟子的好人。

真正有良知的人,都知道真善忍好,人都应该信神信佛,顺天理而行;法轮功修炼者,以真善忍为准则,与人为善,道德高尚,先人后己,是一个个好人。然而,共产邪党却要崇尚假恶斗,仇视真善忍,迫害真正的好人,这只能说明共产邪党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违背天理、违背良知;从共产邪党的历史看,它以人民为敌,强迫人们说假话,发动群众斗群众,多次运动,杀人如麻,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无数次灾难,是地地道道的邪教、邪党。

共产邪党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天理不容啊!公安县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廖学圣、夏应安、向小阳、袁丹强、张祖银等,在他们的疯狂下,公安县有13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7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2005年4月,又有大法弟子江虹第三次被送到女子劳教所,2005年12月大法弟子刘龙平被绑架至荆州洗脑班遭迫害。恶人恶行至今还没停止,还在指使某些单位张贴诽谤大法及大法师父的漫画。他们所做的一切是要偿还的。

不能让邪恶再逞凶了!善良的公安县父老乡亲:让我们伸出正义之手,共同制止这场迫害吧!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