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保鲜”——三位北京人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30日】第一位,北京市政府一位离休的老局长,他看过《九评共产党》后就不参加恶党的组织活动,也不交党费了。“保鲜”开始还是不去,领导小组成员就到其家说服动员,老局长说:“我为党奋斗一生。可是文化大革命差一点把我整死,再看看现在你们这帮人把国家弄成什么样了,不知道很多人都退党了嘛,还保什么鲜,有什么用。”这位保鲜小组成员无话可说了,想了半天才说:“那您把党费交了吧。”老局长说:“好多人都不交党费了,我也不交。”这位“保鲜”领导小组成员说:“知道您也不富裕,我这么老远跑一趟,您就交5元钱吧。”最后老局长给了5元钱说:“拿去交差吧,以后别来了啊,来也不交”。就这样“保鲜”结束了。

第二位,北京国家机关事物管理局的干部。“保鲜”一开始,这位干部就逢人就讲,现在千万别入党,党员太苦了,别人都下班了,我们还得“保鲜”,明知是走形式可还走。接着就是听报告,互相抄笔记。形式走完了,“保鲜”就合格了。可是当别人问她怎么保的鲜时,她却说:“我根本就没把共产党当回事,我们自由讨论时,都在研究共产党还能执政多长时间,现在共产党高层腐败已经是公开的事实了,谁都知道,别人管不了,还是管管自己吧。少招点骂,给自己留条后路吧”。当她看到别人给她的退党500万传单和大纪元声明时,就对那人说:“您也帮我发个声明,我也退了。”就这样,国管局“保鲜”的党员都退党了。

第三位,北京首都钢铁公司的内退职工。近年来北京首钢和其他国营企业一样有好多职工下岗、内退,职工们怨声载道。“保鲜”开始,当官的根本不敢见这些职工中的党员,只不过是叫管发工资的工作人员通知这些党员来单位领本书签个字就算“保鲜”合格了。可是还有好多党员不去领这本书,最后,到了今年11月开工资的时候凡是没领书的,每人从工资里扣了200元钱。这第三位首钢内退职工就是其中之一。他到单位去要,问管发工资的工作人员,怎么工资少了200元钱,工作人员拿出一本书一个笔记本说:“您拿回去学习学习。”这位职工说:“是不是要保鲜哪,这共产党贪官把首钢搞成什么样了,当初,钢铁工人的工资是北京各行各业中最高的,可是现在,在职炼钢工,轧钢工的工资却拿不到北京平均工资的一半。而我们这些为首钢做过大贡献的老钢铁工人,不到50岁就一脚踢出去,每个月给个几百元钱还美其名曰内退。”工作人员说:“是这么回事。”这位职工又问:“您知道现在已经有600万人退党了嘛。”工作人员回答,我知道了。既然知道了还保什么鲜,还不赶快给我拿钱去。于是管发工资的工作人员把扣的200元钱还给了这位职工。

现在北京大部份单位恶党的党费都收不上来,只好从工资硬扣,只有党政机关还要求恶党党员自己去交,看样子这个规定也执行不了多长时间了。现在老百姓越来越多的认识到了这个恶党的邪恶,退党的也越来越多了,恶党彻底倒台的日子真的不会太远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