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景兰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详情补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31日】55岁的哈尔滨市大法弟子杜景兰,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长期迫害,于2005年10月23日被迫害致死。为了隐瞒事实,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家属撒谎。以下是杜景兰被多次非法关押迫害过程的更多详情。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极其残忍,特别是八监区。郑洁、张春华、张秀丽是三个大队长,经常把车间的犯人拉过来对大法弟子迫害。郑洁说:你们死了,从大墙扔出去,“自然死亡”。郑洁、张春华两个队长处理事情就是强制、镇压,执法犯法。

杜景兰2003年4月被判重刑7年,理由是预备犯罪,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2003年11月,因为杜景兰认为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承认犯人身份,不应该服劳役,在监狱不出工,结果被四个刑事犯包夹拖出去,由三楼监舍一直往下拖,有时把人倒着拖,也就是大头朝下,拖得头在地上磕的咣咣直响,衣服和身体都被拖坏了,一直拖到车间三楼,四个刑事犯故意把她的头往楼梯上撞。到了车间把手反绑向上提绳子,使整个人离地,接着罚蹲、不许动。杜景兰身体胖,有时蹲不住,就被上刑“开飞机”(手背后,大头朝下撅着),汗象水从脸上淌下来,晚上收工时候,才停下来。那时收工时间经常是12点或后半夜2点。而到晚上杜景兰还被绑上,不让睡觉,坐在冰凉的地上,第二天重复头一天的刑罚,一直到答应干活为止,杜景兰被迫害大约半个多月。

2003年9月份,监狱利用四大科室对八监区大法弟子进行迫害,拉练,整整十一天,黑夜、白天不让睡觉。杜景兰被扣在车间的地上,以后也被强迫跟着拉练。大法弟子对她的印象最深,看到她九十度大弯腰走过来的,大家很惊讶。检查身体时,杜景兰血压280毫米汞柱,由于当时血压计已经到顶了,不知到底有多高。杜景兰被强行打了一针降压针,接着刑事犯就拉着她跑步出操,体重160多斤的她根本跑不动,不跑就打。

警察、刑事犯共四十多人围成一圈,每人手里都有东西,什么电棍、警棍、小白龙、矿泉水瓶、竹条、木板、铁棍等等,打起人来不管头、身体等部位,轮到谁,谁就打。犯人有的不打,干警用装满水的瓶子打犯人,打得犯人鼻子、眼睛都青了,逼刑事犯干坏事,迫害大法弟子。

杜景兰和其他大法弟子被打的满脸青紫,全身到处是伤,在场的狱医、三个队长郑洁、张秀丽、张春华看到,不但不同情,反而哈哈大笑。有的犯人把大法弟子吊到铁栏杆上,说给大法弟子“治病”,实质是迫害,用铁棍子往阴部捅,张春华说,你腰疼给你治病。这就是所谓共产邪党的杀人手段。当时高血压的大法弟子至少有六七人,都是220毫米汞柱以上,不行就打针,然后再跑,不给水喝,不让吃饱,一共十一天。

杜景兰始终大弯腰直不起来,有一次杜景兰血压280,当时恶警没让她跑,让她大头朝下“开飞机”,脸、身上汗水都湿透了,晚上坐在水泥地上不让她上厕所。杜景兰喊上厕所,刑事犯就骂,明天早上才能上厕所。结果造成杜景兰小便失禁,尿在裤子里。杜景兰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宿。九月份晚上,在一个四处透风的屋里,杜景兰穿着线衣线裤,坐在凉水泥地上,手脚反绑,不让睡觉,一直迫害将近一个月。

2004年阴历正月初九开始,杜景兰不干活反迫害,又被绑到办公室,被改用手铐子,强迫蹲着。大冬天,杜景兰被扒去棉衣、棉裤,只穿线裤坐在凉地上。杜景兰进行绝食抗议,大约三天,商小梅对她进行野蛮灌食,里边全是盐,灌的嘴、舌头都木了。刑事犯用牙撑子把杜景兰的嘴撑起,把牙都撑活动了。后来,杜景兰掉了两颗牙。一开始,由犯人宋丽波对杜景兰野蛮灌食,宋丽波不是医生,可见,恶警利用灌食迫害。后来因为不出工,杜景兰被拖着出工,达半个月之久才回到监舍。

2005年9月,因为杜景兰不戴名签,表明自己不是犯人,干警不让杜景兰上超市买东西及订购食品,包夹犯人不让学法、炼功,范丹丹、王晶、赵淑珍在干警的指使下进行干扰,每天一学法就撕撕扒扒,出口大骂,大打出手,因为迫害得太严重,致使杜景兰的情绪波动,心情压抑。

2005年10月23日,由于长期迫害,杜景兰生命垂危,被送到医院,由大队长加上六七个刑事犯强行打点滴,把杜景兰人绑在床上,三天后被折磨致死,27日遗体火化。

为了隐瞒事实,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家属撒谎。对杜景兰的种种迫害,家属根本不知道事实真相,其实杜景兰根本不是正常死亡。而且,在被迫害致死之前一周,杜景兰就已经双目失明,专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孙宇就问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管了。杜景兰的死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的结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