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归路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7日】我是东北老年大法弟子,风风雨雨中走到了今天,感恩师父苦度,感谢同修帮助。这里说几点感受体会,不当处,请慈悲指正。

离苦海 入道得法

得法前我患有风湿、心脏病、贫血、白细胞少和血压低等多种疾病,浑身没有不疼的地方,一天没有笑脸,别人都说我架子大,其实我一天强撑着没精神,真是度日如年啊!

九五年二月份,我的股骨头摔断了。我十七岁得急性风湿,用药太多,把骨头拿的变成沙网似的,微碰一下就骨折,以前手脖子、脚脖子、膝盖都摔骨折过。我上班的医院离家远需骑自行车,遇到人多时就头晕,常在路上摔跟头,四肢都骨折过,在没办法的情况下,转离家近的子弟学校上班,不长时间骑自行车办事又把股骨头摔断,用三根四寸长的钢钉串上了,用双拐生活不能自理,加上多种病缠身,苦不堪言。

在我困难时,有幸得大法,我准备取钉炼功。到医院取钉,院长说不能取钉,股骨头已扁了,取钉就瘫痪了。回来后想不能用双拐活一辈子,自己争取,人都说大法好,我试试看。我开始打坐双盘炼静功,请师父帮助我,一狠心把腿双盘上了,直觉得钉子往肉里扎,疼的我直哆嗦,眼泪和汗也分不清了,前胸也湿透了,只坐十分钟,好象多少年的漫长。

我坚持不断的炼功、学法,慈悲伟大的师尊不断点化我。因常年受病痛的折磨,脾气不好,常发脾气,师尊在梦中点化我从高处下来了;等我又认真学法时,师尊又点化我从原路又上来了。这样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认真学法炼功提高心性,三个月后感觉很轻松,应该把腿里的钢钉取出来。到医院后,和三个月前的片子对照,院长很吃惊,问我你吃什么仙丹妙药了,又看我的脸色也变红了,扁的股骨头又圆了,医生们都看了,觉得不可思议。我和他们讲,我炼法轮功炼的。因为我是有多种疾病的人,恢复的怎么这么好,都觉得奇怪。当时院长决定让我住院,马上到手术室,亲自为我取钉,带着他身边的進修医生,亲自为我取钉。手术取钉时,因钉长的结实把手术床抽的直动,医生们都说大法真神奇。同病房一起取钉的两名患者疼的直喊,有的只是手指钢钉,疼的满地走。我也没用药,三天后出院了,同病房的患者都说要学大法。

去亲情 提高心性

我四岁母亲去世,一直是姐姐把我带大的。学法不久大姐去世了,对我的打击太大了,这个情牵动我炼不下去功,也学不下去法了,老是流泪。我在抱轮时,天目中看见各种颜色法轮转动,开始以为自己眼睛有毛病造成错觉,再认真看还是大法轮,是透明的,特别鲜艳,变化多种颜色。我心里很激动,是师尊点化弟子啊!当时我的眼泪不禁的流下来,自己想一定要认真学法,要不然就对不起师父的教诲。

在我精進的路上,没想到老伴脑出血后去世了。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失去两个亲人,对我这个刚刚丢双拐的人,打击太大了。旧病都复发了,起不来了,法也不学了,活的念头又没了,四个孩子三个下岗,还有没结婚的,都压在我身上。在这关键的时候,慈悲的师尊让我在打坐时,看见打手印的时候,手上身上的光特别亮,冲灌时手一尺多长的光,这么伟大殊胜的大法,让我遇到了,感到无比自豪!决心跟着师尊走到底,努力精進,刻苦炼功学法。

老伴去世后我发觉自己腋窝下有鸡蛋大小的瘤,当时我也没放在心上,连孩子都没告诉,我想炼功没问题。相信大法不在乎它!师父说当人三天好日子都没有,因腿不利索,不愿意出去集体学法,梦中看见满地都是死人,只我一人站那看,特别凄凉的场面,回头看见师尊在不远的地方看着我,醒来后自己想快学法,得走出去,得集体学法,应该救度世人去,是师父点化我让我去救人。

旧势狂 正信不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心想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不让炼,我就進京证实法,被劫持回来后,女儿被勒索了6仟多元钱才把我接回来。接着学校书记、校长不断的来,用车拉我去学习班,我问他们我骨折后在床上起不来时,你们不来,我学大法后能动了,你们来了,大法救了我,我坚定走大法修炼的路,谁也改变不了我的心。他们听后再也没来。

回来后多次出去证实法。二零零零年三月派出所六位警察来我家,带张破烂不堪的搜查证来抄家。当时我和五岁孙女在,警察们乱翻一阵,有五百多张不干胶,写有大法好,警察们几次都没看到,也是师父保护。床上的《转法轮》和磁带,警察们要抢走,我孙女和我都哭了,共同抢也没抢过来,小孙女边哭边喊你们不能碰我奶奶呀,我奶奶有病,不能拿我奶奶的宝书呀,奶奶看书病都好了。书抢走又来抢师尊照片,我和孙女死活不给,我用力把警察推一边,抢回来师父的大法像,恶警灰溜溜的走了,楼下的老百姓都说警察变了。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出去证实法,刚贴不几张,我的左腿被绊一下摔倒了,摔的很重起不来了,好半天动不了。同修说能不能起来。我记得师尊说过难行能行,难忍难忍,我说能行,怎么能不行呢,有师父在。当时因为原来的股骨头外伤处内出血,骨折处出现鸡蛋大小血泡。我们坚持把五十多张真象资料贴完。当天晚上我费好大劲才盘上腿打坐。因为几天来发烧咳嗽,流鼻涕,每咳嗽必须按左腋窝的瘤,它干扰我抱轮,左手抬不起来,以前的咳嗽全起来了,全部在左侧。睡觉时只好右侧着床,左手放在头上,因腋窝不能压,快后半夜一点才睡着,三点多在迷迷糊糊的当中觉得有人拽我一下,身体动都不动了。心想房间只我一人谁能拽我呢?睁眼看没人,只有我自己,因腿痛,发烧咳嗽,剧烈咳嗽,手必须按腋窝下的瘤但一摸,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了,突然想起来了,刚才是师父为了弟子把瘤取走了。当时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掉泪,哭很长时间,心中特别激动,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为弟子费多少心血呀,每一步都是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走的,自己不争气怕苦,路走的这么慢,决心赶快精進。

正念行 助师了愿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和同修出去证实法,恶人为了钱把我们送到市公安局,队长说:你要能把我说服了,我就放你。我就讲学法后的变化,大法的神奇。后来他们把我和同修送回本地区派出所。因为道南道北住着,警察们一个劲让我们配合他们工作,互相都认识不好意思。人的情上来,随合邪恶押一宿。第二天要送往看守所,我们问他们凭什么送我,拒绝签名。被送去后心脏不好,也是师父加持同修集体发正念,我和同修又回到正法中来了。

二零零四年春节前,我自己早五点出去贴审判江泽民的资料,被市里蹲坑的便衣警察劫持了。我不说住址、姓名,讲自己受益后的一些情况,因这次心态正,也不配合邪恶。他们又把我送到市局,大队长开始很邪,声音也很高,我心里一直发正念。不一会队长态度变了,说江泽民早就该死了,让内勤做笔录。他们的声音特别高,发了一阵脾气,我就和他讲真象。后来他向我道歉说对不起,声音高了点,因为自己刚转业不久,在部队里训兵的。我说无所谓,没什么。又过来一个油头粉面的人,气呼呼的说占用他时间了,发一阵脾气。我讲我学法受益情况,我又清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有认识我的,到我家去搜了一遍,因儿子看我早晨出去没回来,把房间收拾一遍,把师尊法像和书全收起来了,告诉同修发正念加持。结果警察什么也没搜到,这样他们没什么证据,放我回来了。走时我对他们说:记住吧,法轮大法好!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