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成都市新津洗脑班于近日解体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2月12日】臭名昭著的成都市“法制学校”已于近日彻底解体。三名坚定的大法弟子于一月二十六日前由当地(区、镇、乡)等有关部门接送回家,另有一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可能被转到其他各地。所有的“帮教”帮凶人员们于一月二十日已返回原单位或另行安排工作。

四川省和成都市联办的所谓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实质上是法西斯洗脑中心,坐落在成都市新津县花桥的一个偏僻处,与之相邻的是“妇女教育中心”和“戒毒所”。洗脑中心成立于2003年3月,同年4月下旬开始劫持关押大法弟子。

该洗脑中心大门外没有挂任何牌子,黑色铁门终日紧闭,有人专门负责开关,这里是一座比监狱还监狱的地方。被绑架来的大法弟子被关在一栋有6层的窗格距离才15厘米的楼房里面。夜间10点左右该楼的底楼就上锁,早上7点才开门。大法弟子终日被关在这一斗室里面。各房间终日紧闭,他们不许大法弟子与大法弟子见面。里面还明文规定不许“炼功,串联,宣传大法”。

这里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四种来源:一是从家里被绑架来的。二是从拘留所或劳教所强行带来的。三是从其它洗脑班劫持来的。四是劳教期满后被劫持来超期关押的。据报道,2003年10月前,这里关押的大法弟子达500多人。近两年来,这里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共有多少人次仍不得而知。

每位被关在这里的大法弟子都有两个经过短期培训的所谓的“陪教”监管。其中一个是由大法学员所在单位或村指派的。另一个是由大法学员所在的乡或镇政府指派的。这二人与大法学员同住一室,形影不离,三餐由一人到食堂去打。如果大法学员要离开房间去洗衣服,洗脸,洗澡,上厕所,必须要取得两人的同意,由一人去查看有没有其它房间的大法学员在外面,如果没有,才同意并陪他出去。“陪教”每天将大法学员的言行详细记录上报。每天上、下午各放两盘诬蔑大法、师父的光盘,有陪教强迫大法学员在房间里看,晚上叫大法学员谈当天看光盘的感想。洗脑中心在各地单位借调干部,时间半年,当“帮教”。每一位大法学员都有一个帮教与两个陪教一起。

这里的伙食费每月高达1000元人民币,都是强行要大法学员自己出。洗脑班的作恶人员和当地的“610”恐怖组织经常威胁大法弟子,各街道派去迫害大法弟子的常人,时不时还要动手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在里面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如果绝食抗议,就绑在床上,强行灌食,上下插着管子,自己不吃就不准松绑。

由于严密的封锁和隔离,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外面的人无从了解。我们能知道的是,家住成都光荣小区金荣巷五号四幢三单元一号30多岁活泼漂亮的祝霞,在被非法劳教期满后,被其户口所在地――成都光荣小区610主任何元富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然而现在,神志不清的祝霞习惯性的一个举动是:将手使劲按住头,惊恐的大叫:“你们要强奸我吗?……”

谁能想象,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祝霞在洗脑班里遭受了残酷的迫害,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了非人的折磨。经核实,由于在长期不让睡觉等的折磨下,承受达到极限,祝霞被逼疯。有人说,祝霞在洗脑班里曾被迫连续数天不让睡觉。

成都市新都区桂林村一组53岁大法弟子刘生乐(音)被新都610歹徒绑架进新津洗脑班迫害致生命垂危,回家三天后即含冤去世。刘生乐2003年4月5日下午和几个老年朋友一起在成都市新都区新桂湖公园游玩、散步时,被新都公安局及610一伙非法抓捕,被强行拘留15天,又被新都610邪恶之徒送往新津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洗脑班,她受到各种毒打、折磨。最后恶人看她不行了,还要逼她家属交1000元罚款才放人。5月23日,她由当地书记的爱人及另外两个人一同接回,回来时赤着脚,全身疼痛,头部发肿,胸部青紫,腹部肿大,嘴里还吐着白沫,整天用手按着腹部。回家三天后,于5月26日上午含冤去世。事后恶人为了逃避罪责,对她家属进行威逼利诱,封锁消息,对外造谣说刘生乐是“自杀”,又叫法医鉴定刘生乐是所谓“脑溢血而死”;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家住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龙舟路辖区工农院街的李显文、余桂英夫妻二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受到残酷迫害。丈夫李显文在关押在成都市新津洗脑班期间被迫害致死(具体时间不详),恶人隐瞒事实真象,其母至今不知李显文已死。妻子余桂英在劳教所里不堪残酷迫害,导致精神失常,现已送回家中……

新津洗脑班在江××和中共迫害法轮功中罪行累累,这里曾是旧势力在成都地区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的最大最邪恶的黑窝。最近,在全体大法弟子的正念作用下,新津洗脑班已解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