涞源县公安局和劳教所互相勾结残害善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2月12日】我是河北省涞源县法轮大法修炼者,由于邪恶疯狂迫害,早已流离失所。我曾两次被公安机关非法绑架,一次被送保定劳教所劳教,亲身经历和目睹了以江泽民为首的流氓集团残害善良、杀死无辜的罪行。

我于1999年的11月1号到北京永定门信访局上访,被警察送到怀柔县拘留所,晚上被涞源县公安局带回送到县拘留所,他们威吓我父亲,并向我父亲索要了2000元的接送费。在拘留所有四个同修,有一个同修由于不向邪恶妥协,已被关了一年零六个月了。我到拘留所的当夜,在雪地里被冻了几个小时,后被国保队长罗冬生和司机张芳毒打,打得我眼肿得象一条缝,胸口痛的一个月内不敢正常呼吸。这次我经历了各种折磨,被非法关押了199天后,被勒索了3600元。

2000年11月16日晚,我又无故被恶人罗冬生、张芳强行抓进看守所。在看守里因我们抗议非法关押进行绝食,两天后,被徐正富为首的七、八个恶警强行灌食,灌的是浓盐水,然后把脚链、大铐一起戴上,两手从腿下掏过来,叫大拌铐。这种酷刑让人大小便不能自理,不能正常睡觉,这种折磨一直到我被关入保定劳教所那一天才去掉。

我到劳教所15天后,被分配在小工厂,我为抗议非法劳教,开始绝食,所长就让那些犹大们把饭盒放在凳子上,叫我蹶着闻盒子里的饭,不这样做就用布掸子打,一打两截,然后让我面向墙,两腿叉开到极限,斜站着,一站就是几个小时,那种屈辱和身体的疼痛,真是无法形容。

一次我们全体拒绝劳动。因为我们是按照宇宙之法理“真善忍“在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是不应该被这样对待的。那个工厂的大队长,把我用电线五花大绑捆起来吊在窗子上,腿尖刚刚着地,就这样吊了一下午,全身疼得就象血管要炸裂了一样,就这样他们还不罢手;到了晚上,以刘庆云、茹吉祥为首的八个恶警,把我铐在椅子上,再用绳子和椅子捆在一起,在我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情况下,叫犹大按住我的头,两个恶警用3000多伏的高压电棍同时电我,一电连人带椅子就一个跟头,有的部位被烧焦了,发出焦肉味;恶警还把电棍从后背心插进去电。在整个残酷迫害的过程中,他们发出狰狞的狂笑,说这叫苏秦背剑。恶警一直电到晚上十点多钟,又把我绑在“死人床”上,成大字型捆起来。这是一种更加残酷的刑罚,床中间挖空,靠腿和臂的撑力,时间一长,腿、两臂或腰有的就残废了,我县的两个女大法弟子就是被这种酷刑折磨致死的。就这样我被捆了两天一夜,有一个同修被捆了九天九夜,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恶人不让我们睡觉,把收音机开到最大音量进行噪音干扰。他们就是这样毫无人性的想尽损招,对我们这些堂堂正正做好人的人进行惨绝人寰的迫害。


涞源县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人员:
涞源县国保队队长 罗冬生   0312-7323133
涞源县国保队司机张芳   0312-7311547 7314008 7325853
恶警白树田 0312-7321747
防范办主任张龙保 0312-7311318 
看守所所长徐正富 0312-732234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