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劳教所恶警恶行记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2月15日】齐齐哈尔劳教所(原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从99年7.20以后,追随以江泽民为首的流氓集团的指令,疯狂迫害大法弟子,那里的恶警人性全无,曾经活活打死大庆市大法弟子王国芳,打残很多人,成为一座人间地狱。

我把自己亲身遭受的迫害和那里的恶警们的罪恶行径揭露出来公布于众。

(一)2002年5月13日,只因我们挂出“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恶警就把我们直属队9名大法弟子关進4楼小号(刑房),一大队有3个大法弟子去向干警讲真象要求释放这9名大法弟子,也被关進了小号。这4楼小号每个屋只有一个双人床这么大,没有暖气,没有窗户,只有门上大约一寸宽五寸长的监视孔,干警就通过这个小孔来监视大法弟子。每个小屋也只能放一把铁椅子,该所特意从富拉尔基区借来30名恶警,恶警为了逼迫大法弟子写表示转化的“三书”,24小时不停的折磨、迫害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的手、脚都用手铐扣在铁椅子上,再用绳子把大法弟子的手、脚捆在一起。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每天早上9点左右由一名卖淫犯送饭,送的是剩了好几天的皮都干裂的凉馒头和剩下的凉汤,汤上面还漂着小绿虫子、小黑虫子,碗底沉着一些泥沙,汤里只有几片白菜或土豆。只有吃饭时打开手铐子,可以方便,有时还没有尿完就被连扯带骂的拽回来,没等吃完就又被扣到铁椅子上,有时要一直到晚上8、9点左右方便一次,直到第二天6、7点钟,间隔11-12小时,一直扣在铁椅子上,谁要憋不住喊干警,干警不但不让方便,还要大骂一顿,并用胶布把嘴给粘上。孔祥利坐了14天,张立群、李静坐了17天,刘金玉坐了29天,高淑英、时淑芳、肖红文、郑伟丽坐了33天,最长的张淑菊坐了45天。 孔祥利、张立群、李静的手、脚都肿得象馒头似的,都成了紫茄子色,脚上起了脓包,之后就开始冒脓水,根本不能动;时淑芳尿血;郑伟丽大小便失禁;刘金玉鼻子流血不止,一卷卫生纸堵都堵不住,身上的衣服已成了血衣;张淑菊被折磨得只剩口气,45天以后从小号出来,曾和她在一起的人都认不出她了。坐铁椅子这些天,不让洗手、洗脸、梳头,手上、脸上都能搓出泥球,把我们折磨得不象人样。

(二)2002年10月31日,一群恶警闯進3号狱房收抢经文,高淑英、孔祥利、王艳兴、郑伟丽等大法弟子反对,被强行抓到4楼小号,恶警一次比一次猖狂,一群恶警连踢带打强行把我们的手、胳膊从铁椅子外侧拧一圈再铐到铁椅子上,再用绳子把手和脚紧紧捆在一起,手铐子紧紧杀到肉里的骨头上,一动也不能动,手脚钻心的痛。不让穿鞋,不让穿棉衣,高淑英只穿一套线衣线裤。没有暖气,北方11月份的天气已是零下十几度了,坐在铁椅子上,再加上钻心的疼痛,使我们过一秒钟都象过一年一样的长。我们几个被冰冷的铁椅子冰得来了例假,经血顺着铁椅子往下淌,凝固了又淌湿了。恶警穿着棉大衣抄着手还冻得团团转,而我们没穿鞋,连秋衣也没让穿,寒冷饥饿使我们浑身颤抖。恶警还打骂我们,队长王岩对高淑英凶狠狠的连骂带踢说:“屋里就你我两人,我就打了、骂了,没有证人……”踢了大约一百多脚才住手。它们不给我们卫生纸,不给水喝,不让洗手洗脸,孔祥利、王艳兴脱了相,高淑英不能站立,这次最长的坐了13天。

(三)2004年2月16日(此时已改名为齐齐哈尔劳教所)恶警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又進行了新一轮的迫害,取名为“破冰行动”,首先進行洗脑迫害,强迫大法学员写所谓“四书”,不写的拖到4楼小号,用黑步蒙上双眼,每个铁椅子扣2-3人,再把每个人的手脚用铁铐子扣上,用绳子把手脚捆到一起,由2-4个恶警打骂,如果坚持不写,恶警就把大法弟子的胳膊吊到铁椅子上,把胳膊拧一圈紧紧用铐子扣上,把脚死死扣住,再用绳子把手和脚拴在一起吊上。这样站不起来、坐不下,跪不住,旁边的几个打手还拽着捆着手脚的绳子往上拎,然后猛一松手,再拎、再松手……有的被折磨得昏死过去,恶警就扒开嘴灌药或凉水,醒来后再接着打。喊声、踢打声、凄厉的惨叫声、铁椅子和铁椅子的撞击声响成一片,杀气腾腾、惨不忍睹。恶警还明目张胆的说:“已经跟火葬厂联系好了,车就在外面等着,打死算自杀……”王艳兴被打得有出气没有進气;张立群胳膊已经成了紫黑色,腰直不起来,到现在还不能走;徐宏梅、高淑英也站不起来,躺在地上;姜玉竹被折磨得无人样了;大庆的王国芳被活活打死。

这次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主要负责人是:王玉峰、王岩、孙波、肖劲东。几乎所有恶警都参与了,24小时轮着上阵不停歇的折磨迫害大法弟子,政委王玉峰阴笑着叫嚣着:“用大棒子使劲打,棒子打断了就……,谁不写就……”,逼迫一个大法学员写了“四书”,他们就得到立功的奖金。

(四)逼迫大法弟子超负荷的劳动,从早上6点钟开始一直干到中午,中午在工地吃饭,只有半小时,有时还不到半小时就接着干,晚上6点钟回来吃饭,也是半小时,接着加班,有时一直干到11-12点才收工。不干完定额的任务不让睡觉,几乎天天加班。大法弟子被折磨的皮包骨,每天都在死亡线上挣扎。

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中,我们就是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才使我们在酷刑的折磨下,顽强的活了下来,才使我们战胜邪恶,坚定的走到今天。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一定会加倍偿还他们的罪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