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密山市大法弟子于凤英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2005年2月18日】于凤英,黑龙江省密山市人,因修炼法轮功于2002年4月25日在密山市针织厂家属楼被蹲坑的恶警非法绑架,先后在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看守所和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到恶警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

在密山市公安局

恶警政保科副科长杜永山用拳头猛劲打于凤英的太阳穴、头部、脸部,拽着她的头发往卷柜上猛劲撞,一边打一边邪恶的说:“打死你大不了不穿这身皮。”还用带脏水的拖布头往眼睛上杵,还说:“你丈夫眼睛瞎了,也让你瞎。”说完后杜永山又把于凤英按到沙发上,用拖布杆往身上狠劲的抽,拖布杆被抽断了三节。之后政保科科长孟庆启又把她带到刑警队,又开始了刑讯拷打,其中一名恶警说:“我让你死不了活受罪,看你能不能承受过去。”他们用扫帚把往她的脖子上、头上、手上狠劲抽,扫帚抽飞了,还把她的鞋扒下来,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踩她的脚,脚面和脚趾甲被碾成黑紫色,他们一看不管用,就又把她的两只胳膊倒举在后面,由两个人使劲往上托,因为一只手铐在铁椅子上,把她掰成弯着腰、弓着腿的姿势,一直到托她胳膊的两个人累得受不了了才放下来。他们还用了种种手段戏弄她、侮辱她,一直到很晚了才被送进看守所,当时她已经被打的封喉了,眼眶都是黑紫色,脸也被打肿得变了形,遍体鳞伤。

在密山市看守所

一个多月后,恶警看于凤英的身体恢复了一些,又开始对她刑讯逼供。政保科科长孟庆启、副科长杜永山、恶警李刚、小玉等人给她上大背铐,又戴上头盔,用针管往鼻子里灌芥末油,人被折磨得快要休克了,就给灌药,然后继续上大背铐折磨,从早晨8点多钟直到晚上6点多钟才被送回看守所。

2002年10月14日,于凤英等大法弟子绝食,要求释放被劳教所拒收的大法弟子,结果被看守所恶警多次灌食,第9天大法弟子刘桂英被插管插死,于凤英在18天时出现低血压、心脏病症状被送进医院,第27天又被送回看守所。

2003年6月,于凤英等大法弟子在号子里发正念时,看守所所长马宝生和副所长韩玉民带了几名男犯人进号骚扰,大法弟子都没有吃饭。第二天,马宝生和一姓丁的副所长把于凤英带到大厅说:“反正我已经遭报了,现在就打你。”说完举手就打,然后马宝生又让男犯人用工具强行撬开于凤英的嘴,用手捏住她的鼻子给她灌了两矿泉水瓶的兑了很多盐的玉米面水,并给她戴上手铐脚镣,左手和右脚交叉铐的,铐子紧卡在肉里,每天四次抬出去灌食,每次都灌两矿泉水瓶兑有大量盐的玉米面水,于凤英的头上、身上弄得很脏不让洗,马宝生并对犯人说,谁给她洗就不给全号人水用。直到四天后才给于凤英打开手铐和脚镣,当时她的手腕和脚腕伤的都很重。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于凤英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4个月后,密山市法院非法判她有期徒刑3年,于2003年7月2日被关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7月24日,于凤英在所谓集训队因不背报告词、不报告,被恶警大队长吕昌华、恶警牛翠松等人拉到楼下一空屋里,铐上手铐,恶警将于凤英踹倒在地,用脚踏在她背上打骂、侮辱。

9月16日,于凤英被非法关入八监区,因不参加所谓劳动改造,17日同八监区其他大法弟子一起被拉出去强行拉练,每天上午、下午由防暴队男女恶警和监区恶警拿着电棍、警棍,押到锅炉房附近一块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空地上,强迫走步、跑步、走正步、原地立定,面对着太阳曝晒站军姿,两手必须扣住裤线,扣不紧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从早晨5点起床到晚上12点,白天拉练,除了中午和晚上吃完饭,一点也不让休息,下雨天也让大法弟子站在雨中练。逼大法弟子坐小板凳,身体和腿坐直成90度角,不许坐垫子,有的臀部坐烂了也不让动,互相之间不许说话,不许闭眼睛,谁困了稍一闭眼,就会遭到毒打。一个多月的时间,天天如此。一次恶警王亮因于凤英不回答它的问题,就抓住她头发使劲往墙上撞,狠劲打嘴巴,边打边说:“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之后还强迫于凤英面对着墙“开飞机”。狱政科长肖林让大法弟子唱《五星红旗》、《社会主义好》等歌曲,不唱的人就遭毒打。

11月份,为了要求释放拉练期间被关进小号的大法弟子,于凤英等大法弟子多次绝食。

12月份,八监区大法弟子为了反对对其他监区大法弟子的迫害又开始绝食,大队长张春华带领十几名犯人揪住大法弟子的头发,用皮鞋踢大法弟子的脸、身体,把大法弟子拖到走廊,用绳子捆起来,用胶带封嘴,强迫坐在冰凉的水泥瓷砖地面上,十天十夜,早晨大组犯人出工后,打开窗户冻大法弟子。

2004年3月份,大法弟子因为不承认自己是犯人,不穿劳改服,被扒光衣服上背铐,造成多名大法弟子休克,还有的大便失禁拉到了裤子里,还有几名大法弟子被关进小号,其余的大法弟子被分成两人一屋,由多名犯人看管,各屋之间不许说话,上厕所不许碰头,一直到8月份,为了反对这种迫害加封锁,要求释放关小号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们又开始绝食。绝食第三天,恶警开始给绝食的大法弟子灌食,一天三次,早晨是奶粉,中午、晚上是玉米面粥,开始的时候,一袋奶粉兑一袋盐,还加入了多种药物,致使一些大法弟子昏昏欲睡,由于氯化钠中毒导致连拉带吐,插管时造成鼻腔大量出血,嗓子发炎、肿痛,在绝食毫无体力的情况下,又给加戴戒具,用手铐铐住双手,“大背剑”(双手一上一下铐在床上),给大法弟子造成直立性休克。

现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有460多名大法弟子,除了130多名被所谓转化的编成一个队外,其他每个监区各有大法弟子50多人,有的监区大法弟子同犯人一起出工,但不参加所谓劳动改造;有的监区大法弟子不出工,在监舍学习。还有一些大法弟子正在遭受折磨,小号里从来没有间断过关押大法弟子。现在八监区还有十几名大法弟子每天被铐在床上、坐在地上,晚上不让上床休息。七监区有七、八名大法弟子也被铐着。恶警监狱长刘志强在11月份的减刑大会上公开声称“加大力度转化法轮功,不服从管理就要加戴戒具。”但通过大法弟子证实大法和讲清真象,有很多犯人都得了法,都在偷偷的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18/95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