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女子劳教所凶残折磨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2月27日】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提高所谓的“转化率”,自2003年下半年后,安徽女教所执法犯法,对所有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施行了新一轮战术:剥夺睡眠和毒打。长时间的从身体上和精神上摧残她们,以下是安徽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分恶行。

1、2003年12月10日寿县大法学员幸邵群,因不转化,恶警黄某某每天只准她睡1-2小时,其余时间全部罚站,只要稍微打个盹或眼睛一闭,在旁边监视的吸毒贩邢玉珍等人立刻上来打她耳光,并狠毒的踢她,这样持续了两个多月直到幸邵群被逼得违心的写了一份“保证”,黄某某觉得仍不满意,借故刁难,于2004年4月,恶警陈晓玲以幸邵群不背“所规队纪”为名,再次将幸关禁闭,并唆使邢玉珍等将幸邵群打得鼻青眼肿,遍体鳞伤,此次剥夺睡眠和毒打又持续了两个多月。

2、2003年12月女教所召开所谓年终总结大会,在会上大肆攻击大法和大法师父,当犹大梅香、吸毒犯刘蓓蓓等在台上谤佛谤法时,大法弟子汪明慧、张临志当场站起来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这时过来四个恶警用电棍电她俩,并将她俩双手铐在背后,用胶带封嘴,在会场前罚站,会议结束后,将二人关入禁闭室,唆使吸毒犯赵永平,李雪等毒打二人,张临志被迫害至精神失常。

3、2003年12月蚌埠大法弟子段根花在禁闭室里被吸毒犯杨晶晶、赵永平打得全身青斑,当场腿被打瘸,杨晶晶等恶人用宽胶带将段根花的嘴贴封住,四人强行按住段根花的手写了“转化书”。写完后,才将段根花松开,段根花严正说到:“不算数!”当里面的犯人看到段根花满身伤痕时,无不为之震惊。

4、颍上县大法弟子冯燕不“转化”,恶警邓祖霞用电棍电击她的嘴,并指使吸毒犯王琼将冯燕打倒在地上,用脚在其身上使劲跺。折磨了冯燕8天8夜,事后王琼对别人说:“管教告诉我,不转化就往死里打,我也没办法”。

5、合肥大法弟子朱维英因不“转化”被关禁闭时,24小时罚站,在恶警管教科刘某某的唆使下,吸毒犯朱华、陈新红日夜监视她,只要看其稍一合眼,便打她耳光。一次,朱华等恶人用宽胶带将朱维英的嘴封贴,强行按其手要其写“转化书”,朱维英不拿笔,朱华用笔在朱维英的手上戳了一个洞,就这样折磨了5天5夜后,又将其关入了二大队(转化大队)的小房间,每天规定的劳动量超过犯人的一倍,当朱维英的血压高至180时,每天才允许睡2个多小时,吸毒犯朱华离开时说:“你不要怪我,是他们叫我这样做的。”朱维英在遭受了这样长期非人的折磨后,处于极度疲劳下,浑身无力,以至于一天早晨倒开水时,颤抖的手拿不住水瓶,开水洒出,将手烫了一个大泡。

6、合肥大法弟子李国珍不转化,恶警周鸣凤唆使犹大丁奇志等先用歪理缠她,看李国珍不动心,周鸣凤对丁奇志说:“可以动手了”。丁奇志等人对着李的手和脸使劲打,在50多岁的李国珍被打得不能动时,恶人又强行按住她的手写“转化书”,但被李国珍当场撕碎。

7、大法弟子曹志英被关在禁闭室里,被逼着趴在墙上,吸毒犯王琼用脚使劲踢她后背和腰,曹志英的腰部当场即被踢伤,致使其很长一段时期不能弯腰。


以上迫害案例在安徽女子劳教所里也只是冰山一角。在此呼吁所有正直、善良的知情者,举起正义之手来共同制止这场无辜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