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农村女弟子在大连市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2月27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女弟子,已经五十多岁了。2002年4月贴大法真象,被坏人举报,当地公安、610和村治保闯到我家,把我绑架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一个月后又非法把我送到普兰店邪恶的洗脑班。那里的恶人用尽各种手段诽谤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它们强迫我写“转化书”,我说坚决不写,它们就一天一夜没让我睡觉,它们问我为什么不写,我就堂堂正正告诉它们:“法轮大法好。”那些恶人当众大骂出口。两个月后它们见阴谋没有得逞,就非法判我两年劳教,把我送进了大连教养院。

在这个邪恶的黑窝里,我更加看清了共产党和江氏集团的邪恶本质。教养院利用社会上的流氓恶棍来迫害大法弟子。教养院大队长:韩建旻,副大队长:苑龄月、万雅林,它们对大法弟子凶狠恶毒,没有半点人性。它们强制大法弟子写转化书,如不写就用各种卑鄙手段进行迫害,利用邪悟的人做所谓的帮教。

一次,我被不法人员关进一间房子里,副大队长苑龄月说:“进到我这里就必须得转化”,我又一次告诉她:“我没做坏事往哪里转,我不会转化的。”

这时苑龄月凶相毕露,强迫我靠墙站着,不让我睡觉,找来邪悟的人向我攻击,我就用正念清除她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十一天过去,每天我都是白天被强制靠墙站着,晚上坐在马扎上不让睡觉。不法人员们见我对大法很坚定,副大队长万雅林就把我关进铁笼子里,白天黑夜都这么站着,腿站得又红又肿,第六天把我放出来,强制我带转化牌子。

我去找队长杨智深,我说:“转化这个牌子我不能带,我决不会转化的。”杨智深就叫来韩建旻、万雅林等围着我劈头盖脸拳打脚踢,当时把我打昏过去。

等我醒过来时,看到自己腿上被皮鞋跺出一个黑紫色脚印。它们看我醒来,都围上来威胁我:“今天的事不准你告诉别人,不准说出去。”这说明它们做的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是怕见光的。

大连市教养院就是人间地狱。有一位姓王的大法弟子已经60多岁了,因喊“法轮大法好”,胳膊被恶人打残废了。因为很多大法弟子非常坚定,被邪恶之徒打得半边脸都是黑色的。有的大法弟子脚脖子被铁镣勒进很深的血口子,还被强迫劳动。

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从来就不讲法律。两年非法劳教到期后,不法人员又直接把我送进市洗脑班,并雇佣社会上的恶人造谣诬蔑大法。我给他们讲真象,告诉它们大法好。三个月后,不法人员又把我送进省洗脑班,那里和所有的洗脑班都一样造假、邪恶、疯狂。

我每天坚持发正念、背法,在师父的看护和点化下,一个多月后我终于正念走出来了。

以上我所讲的只是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迫害事件的冰山一角,还有千千万万大法修炼者至今仍被非法关押,残酷迫害,希望所有有正义感的人都能认清江氏流氓集团和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谴责和制止这场迫害,同时也给自己摆放一个正确的位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7/96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