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的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2月3日】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院门口墙上写着“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闻世震题的字)。它从建成起至今,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对大法学员法轮功学员進行从肉体上、精神上的丧心病狂的迫害、折磨。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的恶警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罗干、周永康、辽宁省司法局、省劳教局及恶警所长苏境的直接指挥下,执法犯法,肆意践踏宪法、践踏人权、剥夺人信仰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的权利,剥夺人思想的权利,摧残人的意志,折磨人的肉体,在这里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成精神病,被迫害成伤残甚至夺去生命……这一切都不是邪恶之徒能用电视、报纸编造的谎言和血腥镇压能掩盖得了的。

一、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架构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是1999年7.20以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大肆抓捕镇压法轮功学员后,建立的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四层楼建筑。根据在这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照片上的编号,先后已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遭到残酷迫害。据说最大年龄是大连辽宁师范学院俄语退休教授,72岁的王春英。60多岁的老年妇女很多,也有少量不满20岁的青年。最多时(2001年~2002年)共960张床,2张床挤着睡3人,关押1500多人,2002年关押1300多人,现在还有几百人被关押在这里。

女二所共4个大队,18个分队,监室楼从二层、三层、四层,分别设一大队、二大队、直属队、三大队。其中直属队直属所部管,也是最邪恶的残害大法学员的一个队,大队长是陆姓恶警,由王姓分队长及2个队长直接管3个监室,共60张床位,转到这个队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加重迫害,平日干的是食堂、绿化、旅店等体力活、室外活。

监室楼每层有16个监室,每个大队有6个分队(二大队五个分队),其中四个大分队,每个分队三个监室;二个小分队,每分队二个监室,每个监室有20多平方米面积,上下铺摆着20张床,除门口靠墙摆上下4张单床外,其余者两两并列摆放,人多时2张床住3个人,这样每监室20张床住28人。各大队四防11人与各他队坐班4人不住在监室,另外住在监室楼最东头阴面有40~50多平方米的大活动室内。

每个监室向外有两个窗户,外面都是黑色的铁栏杆,每监室对走廊方向开一个门,两边各有2个小窗户。每分队安排4个坐班的,每班2人,12小时换一次岗,站或坐在走廊,从小窗户监视室内,不许学员说话、不许站着、不许闭眼睛、不许往窗外看,坐位定位,室内每个人都坐在一个小塑料凳上,小塑料凳要自己出钱买,干活时,就在床中间过道上,用小塑料凳搭一遛纸壳,两边坐着干活。除每年秋天二次收苞米(一次收青苞米,一次收成熟苞米),春天栽树外,平日干的都是室内活,多数是干用塑料豆、石膏豆染成各种颜色,用纸和铁丝捻成藤枝等,味道很难闻,有毒,干的时间越长,过敏中毒的越多,也有剥大蒜、糊包装兜盒、包装雪膏棍等活,另外一楼还有一个药厂,每天干到晚上9点多收工,有时活多、任务多时,干到夜间11~12点收活。

要进各个监室,都得先经过一个不锈钢管的大铁门,先进走廊。大铁门白天由四防把守,每大队有11人做四防,夜晚大队长、值班队长、四防查点完人数后用锁头锁上,半夜队长进来一次查岗。

监室一楼西边是干活的仓库,装料和成品,最里边几间是药厂,生产“铁骨晶”,以乳酸钙、奶粉为原料,贴的是沈阳市惠工广场227号厂址的标签,每逢年节“铁骨晶”就会加紧生产。在药厂,60多岁的老太太也是一干一整天,给包装药品,回来时累得腰酸背痛,几乎每个星期都往外拉货,有时一个汽车再挂一个拖板车,估计一次可装1000多箱。2003年底,该药厂悄悄停止生产,但设备仍在。

一楼东边走廊入口处也是不锈钢管的大铁门,里面关押的是各大队被严管的大法学员,如2002年8月22日被送大北监狱的李冬青、李黎明、宋彩虹,还有夏宁、潘静、吕素萱、石金英、王学力等都曾被关在这里。被严管三个月者加期一个月,吃咸菜、发苦发辣的苞米面饼子,不让接见,还有许多加期规定,如写严正声明、发正念、传经文、喊“法轮大法好”、炼功,都被加期,加期够一年者判刑

大北监狱于2003年全部搬到马三家,那是2002年国债工程,给辽宁省拨款一亿元国债,于2003年在马三家教养院的东北方向建成一座大型监狱。

马三家女二所这个邪恶势力黑窝,2002年底以前,给法轮功学员戴的是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的牌,从2003年1月开始改戴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的牌,分四种颜色,红色为开放式管理,可以被恶警带出监去玩,与外界参观者检查者接见,黄牌、白牌、蓝牌家属接见时有陪同监视,限制接见时间,不让家属住宿,一般被迫害严重时,已经被打伤了,家属来了都不让接见。

二、马三家对法轮功学员在精神上的残酷迫害

法轮功学员从省内各个看守所或洗脑班一被劫持到马三家,就被邪悟者围上,先伪善的进行欺骗,这是在教室、活动室、食堂等地进行;见法轮功学员不“转化”,恶警就露出邪恶面目,这是在楼梯、走廊、教研室、晒衣场进行;再进一步的迫害则是在储藏室(只有门没有窗户的三角形房间)、厕所、仓库及所谓的“心理咨询室”、“心理康复中心”等完全封闭的邪恶地点进行。

家属送去的行李用品,不当本人面就被彻底搜查,什么东西拿走了也不知道,连被褥都要拆开看看里面有没有经文,家属接见时,带的物品也进行搜查。平日在监室里也经常被翻包、搜身,一般都是中午在食堂吃饭后,坐着不让动,等监室把你东西都搜查一遍后,才让大家从食堂回监室,在进大铁门前,几个警察站一溜,挨个搜查每个人的身,搜完一个让进大铁门一个。对到期释放人员,也进行搜查,不许带文字、上课笔记、日记、通讯处、电话号码等回家。

强制洗脑、强制看“焦点访谈”等所有造谣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如天安门自焚、陈福兆杀人,还有蔡朝东、王志刚、陈文斌等文痞、科痞、气功痞、宗教痞子诬蔑法轮功的录像、书,学马列毛著,学佛经道德经,强制打太极拳、做广播操、老年保健操,不许学法、炼功,不许刚在床上坐着。一次秋收苞米,午休时间一个学员象一般老百姓正常的盘腿坐在苞米杆子上休息,警察看到了,咣咣踢了这个学员好几脚,直到把她的腿踢散开才停止,同时指着问旁边包夹的“为什么不看着?”在监室内一学员由于过于劳累,坐不住小塑料凳,就盘腿坐在地上干活,晚上9点收工后,没让她睡觉,拉到教室,在小塑料凳上坐了一宿。

对不转化的大法学员进行24小时包夹,几个看着一个,走路、上厕所、洗漱、吃饭、干活都夹(看)着,队长总是强调包夹要到位,墙上贴着就有包夹要到位的条条,邪悟者随便打骂侮辱大法学员,每见有喊“法轮大法好”的学员,包夹立刻上去按倒,捂嘴、捏鼻子、掐脖子用尽一切办法制止。法轮功学员黄振霞65岁了,脸被打得青肿了很长时间,没人过问,而包夹王桂新脖子上有一红蓝铅笔划样的划印,(大约1公分长),被警察领着到各监室让大家看,说法轮功学员王仁秋打人,并给包夹王桂新录了像,而事实是包夹王桂新等人经常因王仁秋喊“法轮大法好”把她狠命按倒,捂嘴、捏鼻子、掐脖子,恶警冬天把王仁秋弄到室外风口上站着,冻两天,看着她的人一会儿一换班,穿着羽绒服,戴着帽子,而王仁秋仅穿着毛衣,也没戴帽子。

恶所长苏境经常从各地找来做诬蔑法轮功的报告,如反×教协会的王渝生,辽宁中医学院的孙××,云南的蔡朝东等,2004年3月5日学雷锋纪念从抚顺找来了崔雅娟,讲它是如何在抚顺办洗脑班,残酷迫害104名经过劳教迫害仍未转化的大法学员,特别邪恶。据崔雅娟自己说它是一张雷锋当少先队辅导员时与少先队员合影照片上的那个小女孩,它因此捞得政治资本参军,是沈阳军区政工干部转业。

三、马三家对法轮功学员从肉体上的残酷迫害

一恶警在残酷迫害大法学员时说:“死两个没什么,我们有死亡指标。”

一轮一轮的从肉体上加重对大法学员的迫害,特别是每年12月都从省内各迫害法轮功的教养院抽调一批警察(名曰帮教团)进马三家。辽宁省司法局、劳教局还专门出了两本小册子,一本黄皮是诬蔑诽谤法轮功的,各个监室都有许多本,白皮书在警察手中,是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方法,它们一边学这本白皮书,一边迫害大法学员。各地进马三家的帮教团,从人员组成上就各具“特色”:本溪教养院、抚顺教养院来的是由警察和穿便装的邪悟者组成,沈阳教养院进马三家的是由警察和一队穿运动服的20岁左右的劳教犯组成,锦州教养院是六个迫害法轮功的老手,张松涛、杨庭伦、闫国升、张家斌、张春风、王建国组成。每年它们从12月1日住进马三家女二所综合楼三楼一个月,把大法学员一个一个地弄进去迫害,强制“转化”,最后与省司法局、劳教局的领导再大吃大喝一顿,元旦前撤离马三家。此时马三家家属接见住宿全部停止,干活也停止,日夜对几百名大法学员进行酷刑折磨,逼迫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还美其名曰:“献爱心救救姐妹”、“爱心救助活动”,在恶警指挥下,由恶警、邪悟者日夜轮班迫害大法学员。此时的马三家女二所,除正常睡觉的48个监室外,所有的房间、食堂、综合楼、储藏室、仓库、厕所、药厂、备用楼梯的每一层,都彻夜亮着灯,迫害大法学员。

迫害方式:

1、罚站:连续不合眼的站着,在综合楼帮教团同时逼着看造谣录像。

2、罚蹲:连续蹲着,12小时允许起来上一次厕所,蹲不住了,倒下了就会挨一顿拳打脚踢,再不起来揪头发,揪几次也得把你硬薅起来。由于长时间蹲着,造成下肢关节紫黑色,皮下出血,让上厕所时,根本已经起不来了,63岁的杨桂兰,蹲不住了,倒下了,邪恶就会连喊带叫让她起来,她再挣扎着爬起来。她蹲了很长时间,脸很憔悴,后来又被用手铐子扣到床栏杆了很长时间,她的腿瘸了一年多的时间。刘宝秋也被逼蹲了很长时间,腿一直瘸着。

3、绑四肢:逼大法学员双盘坐着,用绳子将手脚、腿胳膊全绑上,一绑几天几夜,有的都痛昏过去了。丹东的潘静被绑后,又被逼蹲,她双腿顺着绳子勒的印蹲出了一圈一圈的长5~6公分,1~2公分粗的大水泡,最下边的泡蹲着又被鞋磨破了,血水把裤子、鞋都湿透了,破一个泡,至少得流半小碗水,当时她已经蹲不住了,脸色很难看,不时的倒下了,恶警张环还逼着她蹲着,后潘静的腿始终是瘸的。2002年底恶警张环迫害潘静、王文娟,从监室拉出去时,她俩身体非常好,再回监室时二人都脸蜡黄,浑身是伤,惨不忍睹。2003年底,张环又对她俩进行残酷迫害,潘静被送到一楼迫害,她的腿已经瘸了二年多了。温丽杰被连续多次迫害,最长的一次是连续61天坐在小塑料凳上,从2003年正月初九,先被双盘绑上后,直到痛昏过去,送医院抢救之后一直让她坐在小塑料凳上,直到4月。之后温丽杰的腿也瘸了一年多。在马三家,每到吃饭时,哪个大队都有一队瘸拐着一点点蹭向食堂的人,特别是每年12月过后,人更多,都是被逼蹲、绑造成的,有的关节损伤、关节周围皮下出血,关节水肿,很长时间腿都是肿的,在愈合过程中,甚至落下残疾。

4、举手:手一直在头顶举着,不让放下来,哪个胳膊举低了,恶警就用木条抽打胳膊,锦州教养院去的帮教团还给头上戴上安全帽,把双手用手铐铐在头顶上。

5、铐:把双手铐在床栏杆上,暖气管子上,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

6、飞机式:把头压得很低,双手后背举着,说“炼法轮周天的动作”。

7、暴力灌食:对绝食的大法学员实行暴力灌食迫害,有时看从食堂端出很多小塑料盆苞米面粥,几个人按着头、脚、胳膊,插管灌食,据说灌一次要收费30~40元,,抚顺的张桂霞、盘锦的吕素萱都被灌食迫害过,张桂霞绝食很长时间,不停止绝食最后给吊起来了,连站着的地方也不给她了。大连大法学员李丽丽绝食,恶警方队长和宛淑珍逼着她在院子里跑,让其他人陪着跑,陪着跑的人换班还累得气喘吁吁,而李丽丽不喘,越跑越轻,谁也跑不过她。

8、电棍电: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电棍电过,有的被几根电棍同时电。

9、铁刑椅:这可能是大陆上一种统一的刑具,许多看守所、监狱都对大法学员用过此刑,据说用这种刑最多不能超过十天,超过十天人就废了,大法学员夏宁因受此酷刑,臂部坐出了几个大窟窿疮,因溃烂疼痛不能蹲着上厕所,大法学员王学力脚肿得穿不上鞋,在冬天趿拉着鞋不能穿袜子,光着脚一瘸一拐的走路。大法学员宋秀婷、穆××、阜新的大林平,也都被用过此刑。这一切都是在恶所长苏境直接指挥下干的,苏境2003年11月嫌三大队不转化的人多,把三大队大队长邱萍调离大队长职务,换上李恶警、项恶警为正副大队长。直属队陆姓大队长年龄比邱萍还大,因迫害大法学员造业太大,身体非常不好,却还在其位上迫害大法学员。

10、毒打:直属队是打人最狠的一个队,经常毫无顾忌的打人,打人的声音走廊很远都能听到,犹大王玉维一边打一边骂,曾有人看到直属队把人打昏迷,听本溪李延玲讲,一个50多岁的送医院死了,说是脑出血,家属来后,其弟问:“是打死的吧?”2003年11月初,马三家比往年早一个月就把生产全停了,在苏境指挥下,开始了又一轮的强制转化。所长苏境、政委王乃民、张副所长、王副所长,它们每人包人到头迫害大法学员,苏境、王乃民把她俩包的人弄到直属队,先经过直属队毒打,被非法关在三大队的大法学员梁雅茹(56岁)、孙晏(57岁)、黄振霞(65岁)、张素敏、吕素萱(57岁)、张桂荣、王桂春、林平(58岁)等一个个被拉到直属队20多天,直属队恶警拿着1.5寸粗2尺长的木楞方打她们,都往穿衣服的地方,头发厚的地方打,外表看不出伤,身上被打得又青又黑、满头打的大包。黄振霞左脸被打得青黑,在直属队、二大队别人都睡了,半夜12点后,让她们睡在教室讲台上或椅子上。早晨又在别人还没起床时,4点多把她们叫起来,因上厕所时坐班的跟着她们,看到她们身上一块块青黑的,都流下了眼泪。听说一楼被严管的一个法轮功学员的乳头被咬掉一个,恶警还说是自己咬的。马三家恶警经常诬蔑大法学员自伤自残。

每年12月都是马三家进帮教团,以各种酷刑迫害大法学员最厉害的时候。在帮教团,恶警2个小时换班轮流迫害大法学员,日夜以各种酷刑逼迫大法学员写保证书,这种迫害都是在暗处进行的。警察说:“不转化,有多少得精神病的。”这是警察说的话。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了,如白坤、齐桂杰、孟凡华、张海燕等,不转化就让你睡贮藏室、心理咨询室水泥地上,经常看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大小便失禁。许多恶警说:“这里就是人间地狱”。

四、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虽然在马三家这个邪恶势力黑窝,对大法学员进行种种残酷的精神上、肉体上的迫害,但在早操上在各种会场上,或从一楼严管小号内经常传出“法轮大法好”的呼声。

2002年8月22日,在马三家院内露天召开所谓整顿纪律大会,在会场上将李冬青、李黎明、宋彩虹三位长期被关押在小号并始终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大法学员非法送往大北监狱,会场上尽管包夹看着,周围一圈警察,虽然刚喊一句,就会被包夹们以捂嘴、捏鼻子等方式按住并拉出去,但会场上自始至终不断有大法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喊声响云霄,惊天动地。2003年11月马三家又将王华、张桂霞等三名大法学员非法送往监狱,但这次它们已经不敢再开什么大会了。大法学员李静在马三家被非法判刑送进大北监狱期满后,又被送回马三家,接着服劳改刑。

朝阳53岁的大法学员刘秀芬,三次被判劳教进马三家,第一次被判一年劳教,因不转化加期之后放回家呆了一个多月,半夜在家被抓;第二次判二年劳教,在马三家呆了2年多放回家呆了35天,上北京证实法,又被抓,这次被判三年劳教。虽然这样,但她从没“转化”过,她说“修炼是严肃的”她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这几千名法轮功学员都是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被非法关进马三家的,然而看看她们都是怎么扰乱社会治安的呢:花季少女周丽媛,舞蹈跳得非常好,谁都爱看,她被一个艺术学校录取,她在去取录取通知书的火车上,看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就被抓被判三年劳教,第二次被关进马三家。24岁的闫春姣,在北京工作,小两口刚齐心合力在北京买下商品房装修好,母亲是本溪的大法学员,母亲把大法资料传给了别人,警察发现母亲电脑上有明慧文章,把母亲电脑没收了,本溪警察上北京把闫春姣的电脑也没收了,并将娘俩送到马三家,母亲因身体不合格,马三家拒收,只收了闫春姣。绥中的50多岁的黄素俭,从大北监狱被释放不久,在孩子的婚礼上被警察抓进马三家。

有些人不是法轮功学员,也被抓进马三家。葫芦岛61岁的张桂华,只因捡张真象传单看,被警察送进马三家,让她转化时她说:“我想学,还没找到地方呢。”一位老太太,不学了,她儿子把书交给警察,警察说:“原来你妈还是练法轮功的。”就给抓到马三家。姜师傅的内弟拣一张法轮功真象传单看,被警察抓起来,经多方托人才放回家;还有一位儿媳帮婆婆发真象传单,也被送到马三家;一位收废品的老太太,领着一个智力不全的儿子,老太太上楼收废品,车放在楼下,警察发现车上有法轮功传单,就将其判劳教送马三家。

2004年以来,马三家明显增多并加重了对学员的加期处罚,特别是一次加期六个月的比以前增多了。但是尽管邪恶以换大门、加期、严管、人精神上、肉体上加重摧残迫害,丝毫动摇不了大法学员的正念,特别是2004年以来写严正声明的多了,连三大队三分队的大室长大连的孙丽娜等一批都写了严正声明,邪恶之徒又对她们进行了封闭式的迫害,同时二大队一名学员被迫害成精神病,家属告到法庭,打人的犹大被加期,队长被撤职。但是还是有很多主要的迫害大法学员致伤、致残、致精神病的行恶者逍遥法外。

以上仅仅是马三家邪恶势力黑窝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行冰山的一角,在马三家这种迫害还在继续,许多人还在被超期关押,一些大法学员也还在被抓、被往里送,中共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说“有98%法轮功学员被转化”、“春风化雨”全是假话,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民关注发生在马三家及整个中国的罪恶迫害,制止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的迫害。

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
总机 024-89210074
所长苏境
政委王乃民

一大队
电话 024-89210406
大队长王晓峰
副大队长王淑铮
一分队队长 薛 凤
二分队队长 石 宇
三分队队长 黄海燕
四分队队长 崔 红
五分队队长 任红赞

二大队
电话 024-89240074
大队长张秀荣、周谦
一分队长杨晓峰
二分队长张卓慧
三分队长代玉红
四分队长马晓丹
五分队长王峥丽

三大队
电话 024-89212252
大队长李明玉
副大队长项××
一分队长赵静华
二分队长张磊
三分队长董××
四分队长张环
分队长关丽英
六分队长裴风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