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又在凶残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2月7日】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监区的大弟子在2004年12月21日至31日期间,因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穿囚服,不配合非法搜身,而受到不同程度的残酷迫害

12月20日五楼的大法弟子一直在犯人郝伟、李丽、王丽影的喝训中度日,大法弟子关素玲、张晓波脱掉囚服,21日张林文、张丽萍也脱下囚服不配合邪恶。夏大队找她们谈话时大喊大叫,下午大队长崔红梅、夏凤英、干警鲁敏、卢恒、吕翠君、于丽、邓羽等带领30名犯人韩建英、白小丽、刘超、刘影等给她们四人背铐吊在上下铺床上中大吊挂(约1.80米高)。关素玲身高不到1.50米,整个人被吊在空中,其余人脚尖点地。半小时后,每个人手都呈紫色,手腕被扣破手肿起,关素玲昏过去,她们早准备了医药、长针扎仁中穴、注射药物。关素玲又晕又吐被拖在床边昏睡,其余三人只好答应穿囚服。之后干警领犯人到大法弟子学习的屋内强行搜经文,高桂珍、于秀英、刘学伟因不配合邪恶而戴背铐半小时,晚上点名(狱政科干警来点名)张林文举手给她们看,她们说:谁看。于秀英喊二队干警给大法弟子上酷刑,张晶立掌发正念,被犯人拖入内屋扣坐在地上直到26日晚不许睡觉,手脚都肿了。整个过程干警不露面,由犯人拿戒具迫害。

28日陈伟君又因脱囚服被扣在地上。29日下午,大队干警带10名犯人回监舍给陈伟君、关素玲、张晶、张丽萍上大吊挂,它们怕恶行被曝光,把音响的声音开得很大,门上挂帘,并把大法弟子的嘴堵上,楼上楼下封锁消息。除张晶外,其余三人都昏过去。它们带医生抢救,只有关素玲没有服从,醒后30日又被铐着坐地上。直到31日它们要放假,才把关素玲押到后楼空房单独管理(两名刑期长的犯人)使用戒具,把关素玲吊在床上4天4宿,吊两天时关素玲答应服从管理,可还不放又吊了两天。大法弟子王居艳调到我队后,因不蹲报点名,2005年1月3日被送到后楼单独“管理”。“管理”期间,因绝食被残酷灌食,一日三次,同时被吊在床上三天不让睡觉(吊挂的过程完全由犯人韩建英指挥,干警不在)。1月10日后因答应条件而被放回,其余人每天被看管很严。早6点到晚7点半被码坐小板凳(除我俩外)。晚7点半回监舍动用五联保(如大法弟子炼功打坐被监控发现扣五联保的分)手段,逼迫五联保看着大法弟子不让大法弟子在床上坐着闭眼睛。

05年1月13日,二队大法弟子刘淑芬被以不服从管理为由,在大队长夏凤英、崔红梅干警邓羽、刘岩等人的指挥下,被犯人强行抬到女监后楼“转化基地”包夹,进行所谓的戴背铐反省。实际派犯人谭红(抢劫)、刘超(贩毒)、刘颖(抢劫)温毳(杀人)等人私设公堂迫害。在这期间,在没有任何干警到场的情况下,犯人可以随便使用戒具(两副手铐)体罚虐待法弟子。一天变几种姿势,把大法弟子胳膊拧到身后铐在床头上,站不起,坐不下,只能跪在地上,直到半夜答应它们的条件才让上床睡觉。在这期间还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为了增加大法弟子的痛苦,还拖床,用床带着大法弟子在地上拖。当大法弟子指出它们所为违法时,它们说这是大队长让它们这样做的。当刘淑芬按监控要求见监狱长时,又遭到它们更残酷的打骂。(所住的室内有监控,直接归狱政科管),但她们对犯人体罚虐待大法弟子几乎是视而不见,而且还告诉犯人要看好大法弟子。当刘淑芬见到大队长崔红梅陈述自己遭到迫害时,崔红梅说她没有让犯人这样做而推卸责任。在上背铐过程中,刘淑芬几次感到胸闷呼吸困难,要求它们给打开,它们不但不打开铐子,反而给刘强行灌药,还说再难受我们给你打“毒针”,残酷迫害持续三天。它们采用“包夹”表面上是对大法弟子“人性化”管理,实际是逃避“五查”(司法机关)及社会舆论对它们的监督。在后楼包夹的还有其他监区,共一、二楼两侧八个房间。那里对大法弟子看管很严,互相不让说话,甚至见面上厕所都得一个回来后另一个再去。而且玻璃门窗都挡着帘,给大法弟子放“录像”强行转化,还宣称出监前三个月不转化就地给“加刑”。在那里为它们工作的犯人每个月都是六分(满分),二队大法弟子王淑霞因要求炼功学法、无罪释放而绝食,被送到二楼被“包夹”,现心律每分钟120―140次,其他情况不明。

二队大法弟子宋青从2003年1月至2004年12月被崔红梅、夏凤英多次迫害,一直由犯人监控。03年4月不参加劳动,在监舍码小凳,由犯人看管。之后又出工。03年6月因不出工、不穿囚服被拽出工,十多名犯人连拉带拽,在监舍一楼大厅用胶带封嘴,拽到车间干部办公室,让穿囚服不穿,犯人刘淑霞把她身穿的便裤撕碎,又给弄到大队长办公室,夏凤英、侯雪萍在场,犯人侯英丽用白布包住宋青的脑袋,吴立群、韩健英、王博涛、候丽萍、刘淑霞等人殴打,直到呼吸困难才停手。王博涛把满身写上“犯”字侮辱。又在办公室用绳子绑着双手坐在地上一天。

十一月大法弟子不点名,被罚晚收工。04年元旦不点名,20名大法弟子在水房站一夜由犯人看着。2月大法弟子在车间不报数,被罚靠墙根,面对墙码一星期、监舍一星期。3月2日30多名大法弟子被带回码在十多平方米办公室。3月10日大法弟子不穿囚服,被上大挂,先是绳子后换手铐,吊在1.80米高床上,脚尖离地,由执勤员所谓的“五联保”挂上的,昏过去放下来,醒后再挂上,直到答应为止。3月16日不戴名签又被吊一次,有的大法弟子承受不了撞墙时,被犯人王博涛、韩建英、刘淑英等人殴打、侮辱、谩骂。5月大法弟子不点名,第一天晚上扣在床头梯子上站一宿,第二天至下午2点开始吊的并且没吃饭。手铐铐在肉里,双肩酸疼,两手青紫出血。每次大拇指和小手指都麻好长时间不好使。凡上过大挂的都有痕迹。

监狱现将各监区大部大法弟子调回监舍严管,不准互相接触,有个别特别坚定不配合管理的关押小号或单独管理。

在病号监区转化大法弟子的手段是单独管理,由邪悟的和一些长刑期犯人24小时轮番轰炸软硬兼施。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邪恶目前仍特别疯狂,在打包车间、病号监区、集训队进行转化已一年。刘狱长在四队说:马上要做全队的转化工作,已成立的转化基地约有100人,请外面同修为监狱内被劫持的大法弟子加持,破除邪恶的非法迫害。

04年11月10日司法厅电视电话会议明确规定女监不能用戒具,更不允许用戒具体罚虐待。请把我们被迫害情况整理(从04年3月10日上大吊挂已多次)寄到驻监狱稽查院、监狱管理局等执法机关。

主要责任人:监狱长:徐龙江 刘志 褚淑华
教改科长:肖林
狱政科长:杨丽斌


(附上从04年3月10日至04年12月29日多次被上过大吊挂酷刑的大法弟子家属的地址,请同修咨询监狱法等知识,整理后与讲真象的文章及他们家人被迫害的事实一同寄给他们。用大法弟子的正念善心唤醒他们的正念,使他们懂得即使不修炼,也应该学会用法律武器保护家人。家人来接见大法弟子时看到手脖上留有痕迹、疤痕的就要揭露,并通过各种途径找监狱长、监狱管理局、稽查院等起诉上告。那里的恶徒给大法弟子上大挂就象家常便饭,而在大法弟子被吊昏过去后,由刑事犯强行抓着大法弟子的手按手印,好留下是因为大法弟子不服从管理的证据。

张林文:3月10日、3月18日、12月21日三次被上大挂。通信地址:伊春市伊春区第七中学邹积兰收,邮编:153000;哥哥张林斌,伊春市热力公司九站电话:0458-3672159、    手机:13846640579。

张晶,多次上吊挂,其爱人李贵东,大庆市规划局测绘科,单位电话:0459-6293486

张丽萍多次上大吊挂,其弟张宪金,七台河市公安局督察大队,电话:0464-8280087,邮编:154600

陈伟君,新调到我监区就两次上大吊,嫩江县嫩江泉浴池转蔡丹丹,邮编:161000

高桂珍,七台河市矿务局机电总厂综机车间高桂红转王长伦

范国霞,尚志市长寿乡太安村刘维军转刘维坤收,15060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