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前郭县红光农场五分场褚桂仁被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2月9日】吉林省前郭县红光农场五分场大法弟子褚桂仁一家就因为做好人,证实法轮大法“真、善、忍”好,被投入监狱遭受迫害达6次。褚桂仁在九台劳教所遭迫害后精神受到惊吓、崩溃,导致尿毒症,肾结石等重病并发,于2005年1月16日含冤离开人世。

褚桂仁,男,46岁,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性情暴躁,经常打骂妻子、儿女,由于吸烟过度,造成气管炎、胸痛、身体消瘦。1997年开始修炼大法之后,他明白了善恶有报的道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家庭关系和睦了,邻里之间和平了,各种病症消失了,身体康健了,法轮大法改变了他,是乡邻公认的老实人,壮劳力。

99年江氏疯狂迫害法轮功之后,褚桂仁毅然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红光农场派出所所长张侦、李光明等人从北京绑架,非法投入前郭县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里被浇了17桶冷水、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近两个月的迫害,恶警又从家属那里骗取4000元钱。回家后,经常遭到恶警、坏人的骚扰,红光农场场部(王成申任书记)强行没收土地,罚款1万多元。褚桂仁妻子因坚信“真、善、忍”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女子劳教所。

2000年夏天晚上,红光派出所所长伙同前郭县公安局恶警数人非法闯入褚桂仁住宅,非法搜查,将褚桂仁强行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并在吉林省九台劳教所进行迫害。褚桂仁曾经被恶警指使恶人林耀民(吉林省蛟河地区)毒打,造成耳朵充血。即使这样,劳教所恶警还强迫他做重体力劳动,致使右腿伤残。劳教所不但不给予医治,反而继续强迫劳动。

褚桂仁在2001年5月份从九台劳教所放回后的第三天,又被当地恶警张侦等数次骚扰、恐吓和威逼。他家在五分场队部对面,曾经担任过五分场书记的徐军扬言:“褚桂仁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严密之下,他什么时间出去,什么时间回来,家里有谁来过,什么时间来的,什么时间离开,夜晚几点开灯,几点熄灯,在家干什么,我们都一清二楚……”。

因为恶人的威胁、恐吓、非法监视,乡邻、亲属不敢到褚桂仁家串门,给他造成严重的心里创伤,孤独、忧伤、惊恐,每当有车经过家门口时就非常害怕,甚至白天都大门紧闭,夜晚不能安睡,甚至病危时亲友送他去医院,他都误认为是被绑架去洗脑班。

2002年3月的一天夜晚,恶徒徐军伙同红光农场派出所所长吴明礼、高某恶警,在不明真象的五分场村民付金波、刘凤江的带领下,伙同县公安局不法恶警到褚桂仁家砸门、砸窗骚扰、恐吓。2002年春天农忙季节,当时担任五分场技术员的葛德东及两名派出所人员,又来他家照像,强迫他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并威胁说再继续坚信“真、善、忍”做好人,就劳教, 甚至连他六七十岁的老父亲、老母亲都不放过。

2002年冬天,当时只有褚桂仁的女儿在家,恶徒徐军、派出所所长吴明礼等十多人,不听劝阻,强行撬开门锁,打碎窗玻璃,进行流氓骚扰,非法搜查,派出所的恶警高某当场被打碎的玻璃划伤遭报。褚桂仁女儿被恶警吓得痛哭失声。

2002年12月份,褚桂仁的老父亲、儿子和弟媳(他三弟当时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关押)都被非法送入劳教所,老母亲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差点死去,做为长子的褚桂仁精神垮了,身体越来越虚弱。

褚桂仁的三位亲人被非法劳教后,前郭县公安局和红光派出所的三名恶警又来骚扰他,让他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

2005年1月份,褚桂仁的身体突然虚弱了,尿中带血,精神恍惚,有时连家人都不认识了,说话不清楚。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当他思想清晰的时候,他还坚定大法,遗憾自己不能走出家门告诉父老乡亲:“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

2005年1月14日,亲友将生命垂危的褚桂仁送医院检查,医生了解病情后,诊断为因为精神受到惊吓,精神崩溃,导致尿毒症,肾结石,膀胱严重结石等重病并发,于2005年1月16日含冤离开人世。

参与迫害褚桂仁的恶警及不法人员:

徐军,手机:13065053500;地址: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红光农场十一分场,邮编:131100
吴明礼,地址: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乌兰傲都乡派出所,邮编:131100
李光明,家电:0438-2522094;地址: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红光农场消防科,邮编:131100
王成申,地址: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灌区管理局,邮编:131100;
王志民,现任红光农场厂长,家电:0438-2520111;工作单位:0438-2522001;地址: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红光农场场部(131100);
吴峰,地址: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红光农场派出所(131100);
不明真象人员:付帮、付金波、刘凤江。地址: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红光农场五分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