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和大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10日】坚信师父和大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文/重庆大法弟子

重庆大法弟子张全良,2001年元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西山坪劳教所这个被称为“当代渣滓洞、白公馆’里,他历尽魔难,凭着对大法的正信,2004年1月1日,堂堂正正走出了劳教所。

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七大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邪恶之徒为了迫害大法弟子,到劳教所各队调集打手。其迫害手段包括:五马分尸、饥饿疗 法、喝辣椒水、洗衣粉水、针刺眼睛火烧头发、打手脚心、坐老虎凳、坐钉子板凳、野蛮灌食、冷冻热渴、抽脚筋、倒拖、电击等酷刑

面对邪恶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只有坚信师父和大法,才能冲破邪恶的安排,闯出来。张全良在劳教所的三年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我曾经和张全良在一间牢房里呆过,这里把自己看到的、知道的、和一些思考写出来交流,还望同修以法为师,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的情况

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七大队当时的中队长,就是现西山坪劳教所管教科长,叫刘华,此人到劳教所“严管中队”和其它各队调集打手时就公开讲:到七大队不干活、生活好、奖分高、减期快,选人的标准是:爱出手的,出手狠的,恶习重的,最好是“三进宫”以上的。

七大队的“帮教”一部分是西山坪劳教所各队调集的最恶毒的吸毒人员组成的“严管组”的打手,另一部分就是劳教所警察的亲友或在公、检、法、司有关系的人因违法犯罪被劳教的,这些人因为有后台,迫害大法弟子也是有恃无恐。

继任中队长李其伟在大会上公开对吸毒劳教人员讲:“你们是干部的耳目的延伸,是干部手脚的延伸,干部想到的你们要想到,干部没有想到的你们也要想到”。其邪恶本质暴露无遗。

*令人发指的酷刑迫害

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包括:“五马分尸”、“饥饿疗法”、“喝辣椒水、洗衣粉水”、“针刺眼睛火烧头发”、“打手脚心”、“坐老虎凳”、“坐钉子板凳”、“野蛮灌食”、“冷冻热渴”、“抽脚筋”、“倒拖”、“电击”等酷刑,有时学员一天受数十种酷刑,因此导致昏死,大小便失禁,右耳失聪,语言功能失调,精神错乱等。(请见明慧网2005年2月25日《重庆当代“渣滓洞”(图)》一文中的酷刑演示)。

张全良在那里被邪恶之徒疯狂的迫害,恶人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一天小便一次,七天大便一次,一天数次毒打等各种花样翻新的迫害与折磨。他们不断的毒打张全良的头部,使张全良的大脑受到严重伤害,头晕,失语、记忆丧失,企图把他打成白痴、傻子、精神病患者。他们早上只给张全良拇指般大块馒头、中、晚餐只有一小勺饭(叫做50粒米),企图摧残垮他的身体。

张全良坚信师父与大法,清醒理智,时时刻刻静静的发正念除恶,闯过一个又一个难关,经过迫害最严重时期以后,身体出现了神奇变化:脸色红润、一身皮肤就白白净净,皮肤细嫩如婴儿,而且泛着光亮。

迫害都是在警察们的指使、怂恿甚至是强迫下进行的。劳教局政委涂德语、劳教所副所长龙仁舜、劳教所教育科长田鑫、七大队教导员肖兴明、中队长刘华、李其伟、分队长李中全、专管干警王静、吸毒劳教何卫东、夏先科等都罪责难逃。

*采用欺骗的手段迫害大法学员

西山坪劳教所的邪恶之徒还采用欺骗的手段来迫害大法弟子,使一些人心重、以常人心对待这场迫害、学法不深、不清醒的学员对修炼产生动摇,误入歧途,做了修炼人不应该做的事。

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来自社会各个阶层,干什么的都有。邪恶采用的欺骗手段之一就是对文化程度高的弟子说:你是有文化、有身份、有地位、有事业的人,怎么能象他们那些没有文化的农民、老头老太太那样?你看他们都转化了,你转化了出去干好你的事业,证实自己是金子,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等等;对文化程度较低的大法弟子说:你懂什么法轮功?跟着人家瞎起哄,你看别个大学生才是真的懂,你赶快转化了回家种地、干活、做生意吧;或是人家都转化认识了,你还不跟着去?如此等等。少数人学员上了邪恶的当,为了自己的执著主动接受邪悟。

劳教所里的邪恶之徒曾以“夸奖”张全良是“人才”企图用“事业为重”等幌子来诱骗“转化”他,因张全良是重庆煤炭设计院电脑工程师,曾获重庆市科技成果三等奖,四川省优秀软件设计二等奖,并兼任单位科技英语翻译,是公认的人才。恶人企图以剥夺张全良的工作权利,来剥夺他的正信,却又企图用“工作”来诱惑,张全良识破了邪恶的诡计,不上当,去除私心杂念和怕失业、怕吃苦、怕失去世间的名、利等等各种执著心。在长期残酷的被迫害中,张全良能理智、清醒的讲清真象、证实大法。以修炼者的心态对带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不采用极端的方式来反抗迫害。

一位警察找他谈话,期望能够转化他,此时张全良已经被折磨得反应木然、口齿不清,行动迟纯了,执笔的手都在颤抖。但是,他抓住这一机会非常困难的表达了他想要说的话。他的善,感动了这个警察,从此这个警察对所有的大法弟子态度明显好转。还有一个劳教人员,已经十几年不断的在劳教所—监狱—劳教所—监狱度过。邪恶之徒以为他的恶习重,就把他派去看管张全良,希望他狠狠折磨张全良。可是,他很快就被张全良的慈悲给感动了,不仅不迫害他,反而还尽力维护着张全良。后来,恶警只好把他调到另一个小组,他继续千方百计的帮助和照顾大法弟子。他说我这一生遇到的人,只有你们法轮功才是真正的好人,我如果炼法轮功,绝对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出去后我也要炼法轮功。

*放下人心,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劳教所的邪恶威胁、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之一,就是利用劳教制度随意性。他们随意延长劳教期限,甚至公开威胁说“你们不转化,到期就延教。延教期满后,就重新再次劳教。很多大法弟子都被非法超期关押。

张全良不承认对他的迫害,无论是面对邪恶的警察和打手帮凶,还是对他做所谓“转化”的帮教,他都明确的表明态度:我们修炼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上访权利;我们没有任何违法乱纪行为,没有任何扰乱社会秩序。而关押我们是非法的、错误的。他们根本就不敢再给他延教。2004年1月1日,张全良走出了劳教所。

另外,对时间的执著也是我们应该放下的,许多同修的交流文章中也提到过这个问题,我这理讲一下我了解的一些情况。

2002年7月左右,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很多能看到另外空间的功友们,包括张全良都看到一个什么情况呢?就是大法很快就要平反了。有的认为在2003年的春季、有的认为是5月,有的认为是8月,有的甚至掐着手指头计算42个月什么时间到期。

有一个两次被关进劳教所的大法弟子,每一次都问我“什么时候开始法正人间?”在严酷迫害中,有的弟子执著于自己坐牢时间的结束啊?有的从师父讲的法进行猜测正法结束时间。结果在期望的时间到了迫害仍然,有人就失望了。有的人就消极等待,对邪恶的迫害也不敢反抗了,甚至有人认为师父在骗自己走向反面。结果加重了迫害。

其实我们看到的景象也许是真的,也许根本就是演化假象,任何一颗人心都是修炼路上的障碍,都应该放下。作为大法弟子首先要想的是我们否圆容了师父所要的,是不是在抓紧的讲真象,救众生于被毁灭的边缘。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