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安大法学员黄林川几年来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10日】四川省广安市大法学员黄林川,男,36岁,原广安市广安区地方税务局机关财务会计。1996年3月,他有幸与法轮大法结缘,从此走上了幸福光明的返本归真之路。修炼后,他积极配合辅导站,经常与弟子们一道上山访乡洪法、教功,任劳任怨。邪恶的迫害开始后,胆小的妻子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被迫与黄林川离婚。黄林川自己这几年因为坚持信仰,几经迫害……

1997年7月20日之前,广安区党委把黄林川列入了全区重点监控对象,责令地方税务局领导要全面负责对大法学员黄林川的思想工作,并按时向区委及时汇报情况。在单位上,地税局党组专门召开会议,还成立了所谓的专门帮教小组,把一本有三百多页的诽谤大法的伪证摆在黄林川的办公桌上,迫其学习,说如果他们管不了,只有通知公安局等等。黄林川善意的与单位领导和同事们讲法轮功的真象,单位领导知道后说:“只要你不在外面乱跑,我们不管你。”区委专门开了会要对黄林川进行重点监控。

1999年7.20以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全面开始造谣、诽谤和打压大法及学员时,黄林川与当地同修切磋,于十月初上北京上访。当到国务院信访办时,铁门紧闭、戒备森严,门外已有几十名大法学员也在为上访等待,信访办门外挂出了不办公的牌子。

黄林川的岳父曾是一个部队小干部,转业回原广安县百货公司工作。在以前的政治运动中遭到迫害,岳父一家老小七八口人在艰难岁月中,吃了共产党不少苦头,胆小怕事的妻子小陈在其哥哥及一家人的极力劝说下,要与黄林川离婚。其哥曾是检察院干事,后又调到了市交警支队,他对共产党的一贯恶毒的政治手段很了解,害怕由于黄林川炼法轮功再次连累他们全家,坚决要自己的妹妹与黄林川离婚,黄林川在万般劝解无效的情况下,无奈签下了同意离婚,五岁的儿子归女方抚养及全部家产归女方等不公正的协议。从此,一个原本幸福的小家庭就破裂了。

10月31日,广安在北京上访的三十多名大法学员被广安市公安局接回,火车一进广安车站,武警部队早已戒严,大法学员们走下了火车,谈笑风生,围着看热闹的老百姓和戒严的警察都觉得莫名其妙,怎么他们一点也不害怕呢!

就在三十多名大法学员被关进广安看守所的当天,黄林川被广安市城南派出所所长用警车从单位“请走”,说是有事需要证实。可是一进派出所就是锒铛铁牢,先是不闻不问两、三天,它们是以这种方式,企图磨掉大法学员对大法的正信。这一招对常人和他们自己的人(内斗)很奏效,可是对大法修炼者来说,不管用。第三天,广安区公安局一科科长恶警何仕兵,五十岁左右,先是伪善、许诺等欺骗伎俩,妄图说服黄林川要以党性为原则,去当他们的特务,骗取已被关在广安区看守所内三十多名大法学员们的信任,得到它们所需要迫害大法学员的所谓证据。黄林川识破了它的阴谋,它死不甘心,又找来地税局领导、同事来劝诱,并以曾经担任过地税系统团支部书记为由,要他以党性为原则,服从组织安排等等鬼话。黄林川义正辞严的谴责了他们违背国家宪法、法律,肆意侵犯公民合法权利,凶恶本性的恶警何仕兵恼羞成怒,扬言黄林川曾是市辅导站的成员,要对黄林川动刑具。黄林川在当时首先想到了大法,想到了师父,宇宙的特性在制约一切,对邪恶的恐吓没有害怕。恶警们在没有诈取到任何油水的情况下,无奈把黄林川非法关进了广安区看守所,在看守所他和其他大法学员们互相勉励,在邪恶的迫害中不能倒下。

1999年11月14日,广安区公安局逼大法学员们写思想认识,对邪恶的迫害进行表态。当时,黄林川和其他十位大法学员坚决写出了法轮大法好,并善意的写出了大法教人心向善是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他们是大法学员张重媛、丁跃蓉、胡小翠、蒋和平、夏浪等。一个五十多岁的看守所恶警气势汹汹的骂道:“写那么多干啥子,你们只管表态,炼还是不炼,不炼就可以回家,炼就等到坐牢。”这十一位大法学员都坚定写下了“我要修炼法轮大法!”

1999年11月15日下午2点多钟,看守所外面响起了一阵阵急促的警报声,街道上早已是站满了荷枪实弹戒严的武警和警察,十几部警车和八、九辆专门押犯人的大卡车在看守所外面排成了一条长队守候在外面。黄林川和其他几个被610认为是重点的大法学员被强行推上了第一辆大卡车,上面架起了机枪,十多个荷枪实弹的警察挤满了一车。在黄林川身边有两个警察是他初中同学,在车上,大法学员们给警察讲真象,警察明白真象后,没有了恶意。

三十多个大法学员被拉上了八、九辆大卡车,前面是几辆警车拉响着刺耳的警笛开道,广安市电视台在前面的警车上进行所谓的现场实况转播。最前面是一辆大卡车上挂起了几个大喇叭,播着谤法的欺世恶言;大卡车后面跟着几辆警车,晃晃悠悠的在整个广安市大街上对大法学员们进行邪恶的“全市游街示众”。老百姓们议论纷纷,人群中的大法学员们趁机向群众讲清着法轮大法的真象和大法学员们为什么要去上访。

2000年5月初,为了证实大法,大法学员黄林川、吴雪芹、刘玲、曾革平一道再次走上北京上访,他们中年龄最大的是黄林川,当时才三十岁,最小的是刘玲,二十二岁左右。他们在天安门广场打坐,遭到天安门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在公安分局的铁笼子里,早已关进了十多个大法学员,大家互相合十问候、鼓励,里面有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她与一个六十多岁的同修在火车站走失了,自己一个人来到了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被警察抓了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母亲带着十岁的女儿在天安门城楼上打横幅,被带到公安分局,恶警用鞋底子打她的嘴,脸被打乌了,嘴角流着血,小女儿含着泪望着妈妈……

不久,广安驻京办事处,把广安四位大法学员拉到了办事处楼上,楼道上新安了铁门,平时就把门锁了。几天后,广安公安分局和街道办事处来了六、七个人把五位大法学员送回广安,一路上,大法学员给警察讲真象,明白真象后的警察和街道干部对大法及同修都渐渐的有了好感。

回到广安后,五位大法学员被610非法拘留十五天,五位大法学员都拒绝在拘留证上签字,并绝食抗议。就在五位大法学员被释放回家的第二天,就是大法学员曹君健上庭。那天早上,在广安区法院外面围了很多群众,有一百多大法学员,也有很多警察和便衣警察,就在法院对面的三楼上,610邪恶组织的摄像机正在紧张的秘密捕捉目标。

法院上庭发了门票,主要是各个单位和街道办事处人员可以参加,一般老百姓都入不了场,大法学员更是无法入场。大法学员们就在人群中向群众讲大法真象,如何被迫害等等,有的警察知道大法好,就装不知道,溜到一边去了。那天,黄林川在区法院门前讲大法真象和邪恶的迫害,再次被区法院的两个恶警强行抓捕,把黄林川强行拉进公安局院内,暴力压倒在梯子上,反剪双手,气势汹汹的推进公安局办公室,由于没有充分的证据,公安局恶警恐吓一阵子,放人了。

回家后,当地同修主动帮忙黄林川找住宿,找工作,最后在一家私人技校任电脑教师。上班二十多天,2000年6月17日,黄林川去取新经文,结果回来的路上被人举报,再次被关押在广安区看守所内,先是拘留十天,接下来又是刑事拘留,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强行劳教两年半。2001年1月11日,黄林川和大法学员陈庭尧被广安区公安局恶警雷军送入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

一入劳教所,阴风凄凄,六大队三中队是当时的入所队,里面滋生的是凶恶、残暴和胆小、懦弱,只有坚强的大法学员在里面,昂然挺直着。

每当邪恶警察迫害大法学员时,大法学员都齐声高喊,正念制止邪恶行凶。邪恶恼羞成怒,每一个大法学员安排了三、四个包夹,一有动静就强行按倒和拳脚交加;恶警们把敢于站出来抵制邪恶的大法学员单独关小间,用扎警绳、高压电击进行迫害。扎警绳是恶警最恶毒的酷刑,扒光大法学员的上衣,按倒在地上,用膝盖死死顶住大法学员的背,用小指粗的绳子紧勒双臂,反绑一直将十个手指拉到后脑勺,扎紧绳子后,把人拉起来,剧烈的疼痛使大法学员伸不直腰,然后,恶警用三十万伏的高压电警棍电击大法学员的三叉神经、脸、颈、心脏等部位。受过此毒刑的大法学员很多,有大法学员魏浪、徐浪舟、陆智勇、李志明、吕春山、曾革平、曾维成、周鸿杰、郑方君、邓建刚、黎明、吴冬雨、黄林川等等,很多记不起名字了。

大法学员黄林川和其他坚定的大法学员一样,被恶人列入重点迫害对象,后被转到生产中队四大队四中队。在一次邪恶的全所揭批会上,大法学员黄林川正念制止邪恶之徒谤法,遭到了劳教所恶警的酷刑折磨,扎警绳、电击、罚站、不准睡觉等。在扎过警绳后,黄林川小臂上的皮都破了,淌出了血,左手残了两个多月才渐渐恢复知觉,并被延长劳教期两个月。当时四大队四中队,有大法学员尹华杰、魏浪和大法学员王张昆、钱世杰、宋子明,2002年6月左右,又来了大法学员邓建刚、郑方君、周鸿杰、樊海东。

恶人作恶的时候,天总是昏沉沉的,阴风凄凄。劳教所最邪恶的一次强制洗脑是在2002年11月30日,全所三十多位被邪恶认为重点的大法学员被集中在四大队五中队,他们有大法学员魏浪、吕春山、陆智勇、李志明、邓建刚、郑方君、周鸿杰、樊海东、黄林川、吴冬雨、曾革平、曾维成、吴荣跃、王治海、张兆红、老廖、老陈等等,在各中队抽了百多名凶猂的吸毒犯做包夹。五中队恶警中队长赵瑜为组长,各中队的中队长为成员,邪恶策划对大法学员的强行洗脑,劳教所对它们用升官、巨额奖金为诱饵,它们对百多名吸毒犯就是以奖分、缩教期为诱饵,疯狂对大法学员进行邪恶迫害。

每天由吸毒犯对大法学员轮番读邪恶的谤佛谤法的黑书,哪个吸毒犯迫害大法学员不卖力不但得不到奖分,还要挨打,严重的要罚到生产中队去干苦力。恶警们还每天用半天出操来强制大法学员们的行为。无论是天晴下雨、下雪都从不间断。

后来,恶警又强迫大法学员说:你们不唱改造歌,唱革命歌曲总可以吧,又强迫大法学员唱所谓革命歌曲,大法学员们都不唱,它们就罚大法学员的站,晚上只准睡两、三个小时,用疲困方式折磨大法学员的意志。

在那次邪恶的强制洗脑中,大法学员吕春山、陆智勇、郑方君、曾革平、曾维成等都遭受过扎警绳、电击等。

经历了一个月的残酷迫害,2003年元月到来了,邪恶劳教所企图在一个月内强制转化大法学员的阴谋破产了,一个也没有被洗脑,这是它们没有想到的,黔驴技穷没招了,被迫解散。邪恶劳教所一面向上级司法部门捏造、谎报所谓的洗脑成绩,一面又给恶警赵瑜、贾连辉等加官晋级。

2003年5月8日,黄林川劳教期满,终于走出了暗无天日的邪恶劳教所,回兄弟家与兄弟住在一起。

黄林川回到广安, 610恶人监控得也很厉害,黄林川离开劳教所时,在劳教所的大法学员嘱咐一定要将新华劳教所邪恶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行曝光。6月3日,黄林川将一份写了19页的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经过交与当地同修,带上两百多元钱,开始他的流离失所生活。由于没有去处,也不知该到何处去,加上610恶人可能四处堵截,他孑身一人背着简单的行包沿铁路线走了七、八天,饿了就用井水、河水泡方便面,晚上睡在深山的农民玉米地里,下大雨时,就用准备好的一张大塑料薄膜遮在身上,一直坐到天亮又走。后来,在一处找到了一位同修,在他的帮助下,流浪到某市卖过小货,有时间就用写信的方式向世人讲真象。黄林川还在高速公路施工地打过工,几经周折,经同修介绍,现在与其他大法学员一道共同继续做着证实大法、讲真象救度众生的事。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