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张淑芬一家五年来不断遭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11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向阳区大法弟子张淑芬,女,61岁。这场已经持续了五年半之久的针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在肉体上,精神上,经济上,对大法弟子张淑芬和她的家人乃至整个家族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从1999年7.20以来,她家就从没有一天安宁过。

一、大法弟子张淑芬所遭受的迫害

2000年5月,张淑芬为了说明法轮功真象,去了北京天安门,被那里的邪恶警察抓住,被佳木斯向阳分局带回,非法关进看守所。一进看守所,张淑芬就开始绝食抵制,邪恶之徒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找来一个女记者,问她:“你为什么不吃饭?”她说:“我是修真善忍的,是在做好人,我不是犯人,我不能吃犯人的饭。”记者马上把麦克风关掉了。她绝食九天后才被放回来。

2001年12月17日,张淑芬因家有事,找几个同修去帮忙,邪恶之徒跟踪其中一学员到了她家,大家进屋后不久,早已埋伏好的市公安局政保大队陈万友及向阳公安分局政保大队的大队长崔荣利领着一帮警察,把她家团团围住,大家抵制着不开门,恶警从二楼破窗而入,进行非法抄家,拿走了师父的法像和《转法轮》等大法书籍,所有同修被非法拘留,最后张淑芬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每天吃的是黑面馒头,喝的是见不到几片菜叶的汤,吃着和盐一样的咸菜萝卜片,很多老年人都大便干燥,更为恶劣的是上厕所时间受限制,往往是没等便完就到时间了。张淑芬染上疥疮,恶警每天强行将她按倒,往身上喷药,在这种情况下还被强迫劳役,抵制劳役的学员被关进小屋里,强迫坐小板凳。恶警于文斌,每天不停的诬陷大法。

2001年的除夕夜,正是万家灯火阖家团聚的时候,张淑芬家却是妻离子散,冷冷清清,她和老伴都被关在劳教所里,家里只剩下两个孩子和一个没有儿女的老姨妈,他们是流着泪度过的除夕夜,别说是吃饺子,就连年夜饭他们都没有吃。

2001年的一天劳教所的邪恶之徒们把诬陷师父的牌匾挂在监区的走廊里,张淑芬和几个年岁大的同修乘警察不在时把牌匾摘了下来并折断,恶徒得知这情况后,就把她们三个严管,其他两学员被铐上手铐铐在床上。为此她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到第10天,她昏倒在厕所里,当她醒过来时,满身是水,不能站立行走,左脚摔得骨折,满脚黑紫色,骨盆也摔伤了,生活不能自理,而邪恶的刘大队(女)强行让她起床。

张淑芬一直坚持绝食,到了15天,也就是2001年国庆节的前一天,因为劳教所“十一”放七天假,恶警怕她在此期间出现生命危险,才不得不通知她的家人将她接回。

2002年的十六大期间,警察到处疯狂抓捕大法弟子。9月30日,张淑芬刚做好午饭,向阳公安分局政保大队长孙福利带着一个警察就闯入她家,以谈话为由强行将她绑架,把这个年届60岁的老人戴上手铐,推上了警车,非法关进看守所。

看守所的环境十分恶劣,牢头称霸,非打即骂,每天说着脏话。几十个人挤在一个十几平方米的空间中,每天吃着半生不熟的窝头,喝着漂着几片菜叶的汤,吃喝拉撒在这个小空间中,室内空气污浊不堪,很多人都染上了疥疮和大脓疱疮,奇痒无比,张淑芬也没能幸免。

张淑芬又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她的心脏随之出现了严重的损害症状,每天只能是躺着。看守所医生给她检查身体时,大声惊呼:“不得了了,这个老太太血泵要停了!”(那意思是说心脏要停跳了)看守所急速打报告给610,又通知了她的家人和向阳分局。2002年11月2日,张淑芬被送进医院抢救,那时她被迫害得仅有一口气。各科主任医师发现张淑芬所有的内脏器官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胆囊肿大得从体外都能看到,心率每分钟跳150次,别人后来告诉张淑芬,那时她的眼睛是黄绿色的,脸和身上是紫色的,口唇是青色的,浑身瘦得皮包骨头还长着大脓疮,只剩下一口气证明她还活着。在这种情况下,有个邪恶之徒还要给张淑芬戴上手铐进行抢救,不让她住进病房,怕邪恶罪行被曝光。它们把医院的保卫科倒出来一个房间,在那里对张淑芬进行抢救,而且只能由保卫科人员守护,除张淑芬的家人外,不准别人探视。张淑芬在那里呆了十四天,而恶警在她家里没人的情况下打开她家的门进行非法抄家,因没有翻出他们要找的东西,才不得不把她放了回来。回家后很长时间张淑芬身上的脓疮才好,她的头发一下子掉了一半,到现在还没有长出来。

二、张淑芬的家人所遭受的迫害

张淑芬是当地第一个因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开除公职的,也是第一批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后来黄敏被恶人非法追捕,于2002年3月被迫流离失所。黑龙江省公安厅、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阳公安分局恶警为此经常到他们家骚扰,蹲坑、跟踪、盯梢等邪恶行径没有一天停止过,恶人们还经常半夜三更闯入她家。张淑芬和她儿子女儿经常被公安局恶警绑架,受到非法审讯。一晚10点多钟,恶警把张淑芬及其儿子、女儿分别绑架,直到夜里十二点才放回来。张淑芬家中目前还经常受到电话骚扰,搅得她一家人不得安宁。

2003年2月18日,张淑芬的老伴黄敏在山东被捕并被非法判刑20年。得知这一消息后,张淑芬马上去了山东省威海市看守所,要求见黄敏,恶警所长肖金安死活不让见。后来张淑芬了解到恶人将在威海市环萃法庭非法宣判,就赶到那里要求面谈,两个不法审判长张晓阳、周大凯采取欺骗手段,满口谎言,明明是本周五却告诉她是下周一,而且根本没有公开审理,只是到看守所宣布一下就完事了。黄敏等大法弟子提出抗诉。张淑芬又一次找张晓阳,其还是说谎和欺骗,并又一次在看守所宣布的。而黄敏随身携带的1500元钱被非法扣留,张淑芬找到威海610、环萃法院讨还,恶人拒不退还。

2003年9月5日,张淑芬去看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山东省监狱的老伴黄敏,恶警队长陈岩以她一家人全炼法轮功不让见,张淑芬正色说:“不行。我人都来了,跨越了五个省,我怎能回去等呢?”等了三天后,她坚决要见老伴,总算见到了老伴。

2004年春节期间,张淑芬和儿子又去济南探视老伴黄敏,监狱周密策划,上演一场接见悲剧,当接见还没有5分钟时,邪恶的郑警察突然大叫:“他们不懂规矩!”话音未落,立刻上来4个刑事犯,倒背着把60多岁的黄敏拖了下去,连鞋都被拖掉了。恶警并变本加厉的再也不让她去探视了。现在张淑芬已有一年没有见到老伴了。

三、亲属所受到的株连:

在邪恶之徒非法追捕张淑芬老伴黄敏的日子里,所有亲属都受到株连。张淑芬的弟弟、妹妹、姐姐家都因此相继受到了骚扰,连儿媳的娘家恶人都没放过。黄敏老家在河南,为了抓他,他的哥哥家、婶婶家都被抄了家,电话全被监听,这种株连九族的邪恶政策给她的整个家族带来巨大压力和精神创伤。

张淑芬的老姨妈王凤英,无儿无女,也经常受到恶警骚扰。2001年春节前夕,保卫派出所恶警岳亚文带着一些警察抄了老太太的家,拿走了她所有珍藏的师父法像和大法书,71岁的孤寡老人经受不了这种惊吓打击,很快就生活不能自理,于2002年6月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11/97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