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多伦多报:法轮功学员积极反迫害(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11日】(明慧记者英梓、周海伦编译报导)今日多伦多报记者Sigcino Moyo通过对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连续24小时请愿活动的观察,了解到江氏集团不仅在中国的土地上残酷迫害法轮功,而且还在全球范围内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间谍刺探、诽谤和肮脏伎俩的攻击。记者还发现,法轮功学员并没有消极承受,而是主动的应用法律诉讼等途径积极反迫害。


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外24小时的连续请愿是反迫害活动的一部分

今日多伦多报2005年3月3日报导,法轮功学员通过公关活动及一连串的法律诉讼,迎头反击中共[江氏集团]当局用肮脏手段发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和攻击运动。

记者写道,与大多数人一样,我对法轮功的了解是通过从远处注意到其学员在位于圣乔治街的中国领事馆前的24小时守夜。

法轮功学员被一些人认为不可理解,然而对这些提倡炼功及善和道义上的忍的法轮功学员来讲,他们所承受的远胜于别人的不理解。

* 中共驻外使领馆成为阴谋的温床

法轮功不仅是中共在自己领地上攻击的对象,如今还成了该政权在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全球范围内进行间谍刺探、诽谤和肮脏伎俩的攻击的目标。

大使馆和领事馆照理应推动旅游、贸易和外交,但已经成为阴谋的温床,在那里中共官员们策划着不光彩的运动,常常使用的方式就是发出信函,这些信读起来就像SCTV讽刺作品。

* 法轮功学员在海外揭露江氏集团的暴行

然而,参加集体晨炼的法轮功学员们远非是这场有组织的运动中的消极受害者。他们在西方社会做着许多在中国无法做到的事情。他们在西方社会积极的启动诉讼,并向人权法庭投诉。

以乔-契普卡与失踪的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一案为例。契普卡是一名多伦多房地产商,同时也是法轮功发言人,他给《多伦多星报》写了一封信,要求加拿大政府公开谴责中共侵犯人权。前任中国驻多伦多的副总领事潘新春在同一家报纸回应契普卡,将契普卡称为“×教成员”,称其“煽动仇恨”,“破坏中加关系”。

契普卡找了一名律师,状告潘新春诽谤并最终胜诉。去年十二月,法官判潘新春赔付契普卡一万一千加元,但潘新春此后逃离多伦多。

在契普卡案件中的个人攻击只是冰山一角。浏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方网站,你会发现许多攻击法轮功的不实之辞。2002年,新泽西州的民主人士、《河觞》作者苏晓康对一批偷运到海外的中国官方机密文件真伪進行了鉴定。这批被鉴定为真实的文件显示中共计划对法轮功学员及其支持者们建立一个全球性“情报数据档案”。

* 江氏集团封锁真象并利用媒体宣传仇恨

这一手段最明显的就是对互联网的监控。2000年,张海涛因建起中国境内第一个法轮功网站而被监禁,迄今下落不明。

中共组建了一套完全互联的尖端技术的监控网络,目地是要把中国公民在网络上的一举一动全部控制于掌心之中。这里指的是动态在线数据库,罗列声音相貌识别,信用卡活动、闭路监控、智能卡追踪──就象寓言中的“湿毯子”那样覆盖在互联网上,四万名网络警察时刻在互联网上搜寻“违规者”。

是否这就是今年二月初,在全球范围内与法轮功有关的人士所收到的用蹩脚的英语预先录制好的骚扰电话的原因?

法轮功学员说,在中国正在发生一场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人权组织认同法轮功的观点。大赦国际和人权观察已经对劳教所中发生的酷刑,包括用塞在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的鼻孔中的管道灌食粪便等备案。这些团体还注意到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被注射不明毒药。法轮功学员在被官方拘禁期间,常常会看来是因失足或坠楼死亡或从行驶中的车辆中跳出[致死]。

在加拿大,中共及其追随者们深知宣传机器的重要,用中文报纸和电视等媒体作仇恨宣传。例如,911之后不久,中文报纸《星岛日报》(部分所有权归《多伦多星报》)用一整版的篇幅逐字逐句的引用中共官方新华社的文章。

类似的诽谤也给温哥华一家华语电视台──城市电视台带来了麻烦。2002年,该电视台被裁定违犯了加拿大广播协会的“道德和暴力”规约。加拿大广播标准议会的裁定注明,将中共官方电视台的一段所谓的[傅怡彬]杀人案的节目原封不动的拿来转播直接构成了“对法轮功有歧视性的攻击”。

在蒙特利尔也发生了歧视案。一魁省法庭指令中文报纸《华侨时报》停止“诽谤和出版仇恨文章”。该报并不遵守法庭令,再度成为藐视法庭案被告。该报成为被告是因为其出版对法轮功各种诽谤之词。

据加拿大新唐人电视台总裁托尼-王先生介绍,“不管是否是自愿,这里的中文媒体在慢慢的受中共影响并逐渐被其所控制。他们随意挑选一些看上去中立的文章,而这正是中共的意图”。

法轮功结合了古老的佛教和道教的原理。西蒙弗雷色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 的哲学教授及邪教专家巴瑞-贝叶斯坦(Barry Beyerstein)明确表示,无论从心理、财务、身体强迫或哄骗新成员加入等方面,法轮功都不具备邪教的任何典型特征。

他说,“法轮功不符合这些特征。”当然法轮功不乏有影响力的支持者。比如向法轮功致信表示支持的有司法部长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总理的国会秘书约翰-高德弗雷(John Godfrey),及人权委员会主席大卫-奇高(David Kilgour)。

尽管如此,中国具有全球性力量,能左右其贸易伙伴,因此,蒙特利尔大学历史系教授大卫-昂比(David Ownby)指出,“政府们在寻求一条两全的途径,既尊重法轮功就其人权受到压制而提出的申诉,同时又不危及到与中国的商业关系。”昂比教授会说中文,曾著有关于法轮功的书籍。

* 中共在海外厚颜无耻的進行干涉、恐吓

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共的长臂伸至加拿大各地。市议员麦克-沃克(Michael Walker)去年曾想在市议会宣布一个法轮大法日,但是没有成功。这本来是举手之劳,但市议员乔荞-芒莫里提(Giorgio Mammoliti)挥舞着中共当局的一封威吓信封杀了这一动议。该信读起来像是一份最后通牒,这封落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多伦多总领事的信中写道,“如果通过这一动议将给我们未来的有益的交流与合作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

位于纽约的法轮功之友通讯主任苏珊-普雷戈(Susan Prager)说,“即使在这里,中共政府还厚颜无耻的插手、威胁。”

在多起不可思议的干涉事件中,有一件发生在密西沙加Thomas L. Kennedy中学。该校的高中老师布莱恩-戈兰蒂(Brian Grandy)让他的学生们在支持法轮功的请愿信上签名。他本人随后收到落款为中国大使梅平的信,这封公函中将法轮功与日本和乌干达的邪教相比。

新唐人电视台的王先生说,“中共正在向加拿大人民散布仇恨。这完全是非法的,应当被禁止。”王先生至今仍在等待中共官员对今年一月加拿大总理保罗-马丁访华前一刻两名新唐人电视台记者的中国签证被取消作出解释。

* 法轮功学员在全球范围内起诉迫害凶手

法轮功学员无惧骚扰,在全球范围内作出了有力的回击。迄今至少有两起案子被送交安省人权委员会。其中一例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投诉因修炼法轮功而失去工作。

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今年一月在出访秘鲁时被起诉。秘鲁法轮大法学会成功的使秘鲁公共部和最高法院接受了对此[中共]政治局委员以“群体灭绝”和“反人类罪”起诉。

本月初,人权律师就一例民事案件向美国最高法院上诉,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犯下“群体灭绝罪”及“阴谋在美利坚合众国侵犯公民权利罪”。

总而言之,法轮功学员已在全球范围内发起了30多例对现任及前任中共高官的诉讼案。法轮功之友通讯主任普雷戈说,“从公众教育的角度讲,这些做得很成功。这也是这些诉讼案的本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