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13日】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济南浆水泉路20号)特殊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五大队,2003年12月23日在所长姜丽杭、杨恩威、刘玉兰、政委刁春风的亲自密谋指挥下组建,声称“严管集训队”,初任大队长是牛学莲、赵杰,二人两个月后调离。2004年3月新组,为首的恶警叫王淑贞,副大队长是王月瑶、张宏,队长分别有戴少华、李颖华、马文娟、马红燕、刘玉梅、刘霞、王丽萍,另外还有一部分劳教犯人(卖淫、小偷等),被安排进来协助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警们“严管”使用的酷刑工具:电棍、手铐、绳子、10公分高的板凳、大小便桶、禁闭室等。禁闭室在楼梯下面(约1X3米),墙两边各装有铁管,潮湿阴暗。铁管子是恶警专用来吊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法轮功学员彭桂香,为抗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003年11月开始绝食,遭到恶警们摧残性的灌食迫害,食物中加入大量兴奋剂,多次引发心脏病,身心遭到严重的摧残。2004年7月,彭桂香由二大队被转到“严管集训队”,一进大门恶警王淑贞就恶狠狠的把彭桂香推到咨询室非法搜身,把彭桂香脱的一丝不挂,用手铐铐了起来。

为抵制迫害,彭桂香问恶警王淑贞:“这就是你们的教育、感化、挽救吗?”王赤裸裸的说:“什么教育感化,快收起那套说辞吧,这里就是强制。”

恶警王淑贞一面掩盖施暴罪行,一面又在其领导安排下录制假的欺骗世人的录像。王淑贞胁迫在押非法轮功人员和其一起录制电视采访录相,恶警王淑贞装扮成“慈母”,因盗窃被劳教的非法轮功在押人员戴桂花装扮成法轮功学员,在队长慈母般的“教育、感化、挽救”下怎样转化,两人“谈心交流”。恶毒的谎言欺骗毒害了世人,王淑贞却因此被评为学习的楷模。

“严管集训队”组建后,恶警们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种种非人的迫害,无所顾忌的执行着中共江××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法轮功学员赵继华被非法关押的期限已过,劳教所仍不放人回家,赵继华提出抗议,被恶警牛学莲、赵燕伙同劳教犯人孙晓红、赵英强行绑在床上,用高压电棍施暴,并强行灌食,不准睡觉,致使赵继华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恶警牛学莲、赵杰单独关押李健美、鲁秀峰等法轮功学员,使用胶带贴嘴,不让睡觉,用手铐把她们靠在铁管子上,长期不给菜吃。恶警牛学莲利用欺骗手段,以取信、谈话为名把黄玉萍、纪广丽等管入禁闭室。正是严冬三九天,不准她们穿棉衣,对她们实施冻、不让睡觉、罚站等迫害。牛学莲还伙同其丈夫使用电棍对纪广丽施暴,被纪广丽正念正行制止。

在浆水泉劳教所,被关押的人员被迫从事大量的奴役性劳动,每人每月发20元钱。恶警给法轮功学员只发10元,那10元扣下来发给配合恶警行恶的劳教犯人。由于法轮功学员人数多,行恶的劳教犯人可以发到40元。恶警王淑贞、张宏在班组以检查卫生为名,把法轮功学员自己买的水桶强行收走,然后再把水桶以每只9元的价格卖给关入禁闭室的学员做大小便用。

2004年3月初恶警王淑贞上任后,横行霸道,唆使劳教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狠着点。并以减期、多发20元钱为诱饵,指使、操纵社会劳教人员毒打、虐待、侮辱大法学员。恶警王淑贞曾三次脱下警服,扬言要跟法轮功斗争到底,灭绝人性的迫害大法弟子。王淑贞、王月瑶、张宏及其它恶警们三天两头的给非法轮功的劳教人员开会,对她们实行精神摧残,逼她们看诽谤大法的欺世谎言录像,威逼恐吓利诱指使非法轮功人员行恶,并扬言对配合恶大队长工作的人员给予减期奖励,反之则给予加期或扣分。一些劳教犯人临解教前都感慨万分的说:到劳教所特别是在五大队,跟队长学会了如何治人、如何勾心斗角,同时也了解了法轮功是怎样的好人。

法轮功学员在这长期遭受无辜的迫害中,她们始终牢记“真善忍”,用慈悲心善化着眼前的一幕又一幕。

3月底的一天,恶警王淑贞借口王相英坐姿不好(10公分的小板凳每天近16个小时不许动,两手放在膝盖上),强行把王相英关入禁闭室,把王相英的手铐在墙的铁架子上,不准睡觉、不准吃饱、挨饿。恶警王淑贞经常动手侮辱王相英,强迫王相英写保证书、转化书,王相英以大忍之心坚持信仰“真善忍”。一个多月后,恶警们把王相英从禁闭室转移到六班单独关押,用绳子把王相英绑在床上40多天。

法轮功学员郭兴萍被非法关押的期限已到,她父亲的癌症已经到了晚期。恶警王淑贞人面兽心,为了让郭兴萍转化,强行把郭兴萍关入禁闭室(遭受王相英遭受的迫害),长达近两个月。郭兴萍被折磨得面黄肌瘦,体重下降了30多斤,超期关押了两个多月,其父临终时也没能见到女儿。

法轮功学员刘伟华,36岁,由于长期的迫害,血压在160-200以上。恶警张宏以谈话为名,把刘伟华关入禁闭室,十几天后又转移到三班单独关押。刘伟华每天只能喝点玉米糊维持生命,骨瘦如柴。刘在生命危险时恶警们又非法超期扣押半个多月。

法轮功学员鲁秀峰,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在冠县看守所遭非法关押九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恶警王淑贞威逼鲁秀峰转化,把鲁秀峰关入禁闭室。鲁秀峰坚定正念,拒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后被转入8班,超期关押近三个月。四年来鲁秀峰受尽了种种非人的折磨迫害,体重只有70多斤。

法轮功学员黄玉萍由于遭受长期迫害,三月初的一天突然难受,医务人员检查心电图,心率为120,血压为110-160,恶警王淑贞指使劳教犯人孙××对黄狠着点。孙××回班组后把黄玉萍的头强行按在地上,顿时头起了一个大包,脖子被扭伤,鼻子被打的流血。恶警马文娟就在一旁看着孙××行恶,并指使孙拿胶带封黄玉萍的嘴。

恶警王淑贞为了掩盖犯罪事实竟然无耻的谎称黄玉萍倒经。3月10日黄玉萍作CT检查有阴影,检查结果不让本人看。恶警看事情不好、怕承担责任,王淑贞恐吓孙××,说她没有让孙打人,一切后果由孙负责。孙××一气之下揭露了王让她打人的事实。恶警王淑贞用减期或半年评先进作诱饵掩盖事实,封孙××的嘴,并强行从黄玉萍的帐上扣除CT费280元。孙××打人有功,恶警王淑贞奖励孙14天并半年评比为“优秀”。黄玉萍被非法超期关押近三个月。

五月中旬,五队恶警们在劳教所长的密谋指挥下,在接见室的一角腾出两间房子成立了强行施暴转化小组,王淑贞任指挥,王月瑶任组长,戴少华、李颖华、张宏、马红燕两班倒,昼夜不停的对大法弟子施暴,恶警们换上便衣,亲自登场行恶,把房间的窗帘关得严严的,墙上贴满了诽谤大法的标语。恶警们采用极其流氓的手段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执行着中共江××邪恶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精神与肉体的灭绝政策。

恶警们以谈话接见为名把学员骗到接见室,把手高高的吊铐在暖气管上,最长的达30多天吊铐着,不给水喝,看你饿得实在不行了就给个馒头吃,只要留一口气就行,并用脏水加上药兴奋剂强行灌。来例假不让垫卫生巾和卫生纸,经血流在身上衣服上,不准洗刷。

恶警王月瑶使用电棍敲打法轮功学员张福香的牙齿。管教科王科长(男)带领五个帮凶手持铝盆,使用金属物敲打铝盆的声音,伴随着恶警诬蔑谩骂大法和帮凶们附和的喊叫声,恶警将这些污浊的声音录成磁带,然后播放这种磁带,把耳机戴在张福香耳朵上,把录音机的音量开到最大,耳机的声音达到震耳欲聋的程度。恶警王月瑶看张福香还是坚定修炼大法,企图再暴施电刑。在三十多天(从8月23日至9月26日)的非人折磨中张福香休克,心脏严重淤血,而且淤血已经把心脏包了起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恶警们因怕出人命而承担责任,才将张福香撤回班组。

同时遭受同样折磨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刘桂美,从8月13日被折磨到9月23日共40天,手腕被迫害致残至今不能动。恶警把张福香的被褥衣服等物品扔到垃圾堆里,回班组后张福香被单独关押在三组,刘桂美被单独关押在八组。还有学员因为承受不住酷刑的迫害违心的写了转化书。

恶警们怕它们的恶行暴露,厕所的门上了锁,连非法轮功人员也不准上厕所大小便,不准走动,不准打电话,以免走漏风声。劳教所强迫施暴转化小组恶警行恶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4个多月共对7名大法学员施暴,于9月27日解散。

恶警王淑贞对贾全美以伪善来关心,以发给20元的劳动补贴为诱饵,叫贾全美转化,贾看破王的用意,令恶警王淑贞大发脾气,经常找借口殴打贾全美,把贾全美单独关押。六月的一天,恶警王淑贞把贾全美铐在床上连续十几天,不让睡觉。贾全美的腿脚浮肿得很厉害。恶警在宿舍行恶怕走漏风声,又把贾全美转移到禁闭室吊铐在铁架子上,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强迫贾全美自己买饼干吃、买矿泉水喝。恶警刘霞把洗苹果的脏水泡饼干,并在饼干上撒上盐让贾全美吃,还操纵指使劳教犯人曹××(桂萍)、胡××(思娥)(卖淫劳教犯人)强行把贾全美的头按到尿桶里喝尿,使她喘不上气来。恶警刘霞怕事情败露,恐吓贾全美:“你要说这些,我还有更残暴的办法治你,把你治死,叫你死了都没处告”。

贾全美在长达30多天的折磨中每天只吃两次泡饼干,不准吃饱、不准睡觉,高烧昏迷。那天晚上手铐奇迹般的开了,贾全美倒在地上睡着了。当晚值夜班的恶警张宏看到贾全美躺在地上,奇怪的说着:手铐怎么开了,恶狠狠的踢了贾全美几脚,又把贾全美铐在铁椅子上。贾全美的手腕被手铐铐的、绳子绑的已经露出了骨头,体重只剩下60多斤。贾全美在邪恶四十多天的迫害中更坚定的信仰“真善忍”。

五月二十六日起,没被单独关禁闭的大法弟子,在所长的密谋指挥下,在恶警王淑贞直接操纵下,王淑贞声称“集体禁闭”,对十余名大法学员罚站,立正站着不准动一动,每天从早上六点站到晚上十点,连续站了11天,每天24小时不准睡觉,连续240小时不准打盹,腿脚都浮肿得厉害。如果打盹,恶警就让帮凶人员打我们,并发给笔记本让赵辉、孙晓红、王雪等人把大法弟子的言行记录下来。恶警们王淑贞、张宏、王丽萍根据汇报进行体罚,打一次盹罚站1小时,依此类推。

恶警们用减期、每月多发20元钱为诱饵,怂恿劳教犯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王淑贞赤裸裸的说:“多发给你们20元的操心费,就是叫你们配合队长专制法轮功的。”不准吃饭、不准喝水。赵辉、孙晓红、王雪等帮凶还给恶警出谋划策:不准大小便。此时教育科杨科长和李爱省在五队蹲点,五队的十名恶警立即支持,把班组的大小便桶放到卫生间锁起来,并扬言谁大小便就用谁的衣服被子包起来丢掉。就这样连续五天不准大小便。

三伏天,恶警不许开门、开窗、开电风扇,不许洗刷、洗衣服、洗澡,法轮功学员经常40多天才能洗一次衣服、洗一次澡,而且洗刷只有10分钟。宿舍还播放诽谤大法师父的电视录像,或者放诽谤大法的录音磁带,把音量开到最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除非上级领导检查工作时,首恶王淑贞便亲自把录音机藏起来,共用坏了两台录音机了。

宿舍的卫生条件极差,气味异常,宿舍里和蒸笼一样透不过气来,帮凶多人呕吐、腹泻、头疼头晕。不准吃饭,强迫法轮功学员自己买方便面;不准零买,要整箱的买。恶警王淑贞不准法轮功学员喝水、不准吃饱,一天只准干吃一包方便面。

就这样持续了40多天。恶警们怕它们的恶行曝光,制定一套办法,一人值岗,负责监视各班组。

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期从事奴役性劳动,每天从早上6点到晚上10点,有时延长劳动时间到深夜12点。劳动强度极高,环境极其恶劣。常年没有休息时间,劳动生活都在宿舍,有毒有害气体弥漫整个房间,大小便也在宿舍,不准开窗开门。有的学员被化学胶水、油漆呛得头疼、呕吐、过敏,有的手被胶拿起了泡,吃饭时满嘴是化学品毒味,到都睡觉了才能开房门。吃饭就在宿舍吃,饭碗就放在地上,每顿饭只给10几分钟的时间,洗碗不准到卫生间,用塑料盆的一点水洗,吃饭时也来不及扫地,生活环境可想而知。

恶警们每当所里检查或有上级领导都提前通知打扫整理卫生开窗。劳动时间紧了,经常大小便桶不去厕所倒。大队打扫卫生用的一切工具和厕所使用的清洁剂都让被关押的人员自己凑钱买,这也是恶警王淑贞的独到做法。

法轮功学员李健美,因信仰“真善忍”被长期非法关押,家中年近80岁的老母亲和10来岁的孩子无人照顾,无生活来源。李健美和其妹李健慧同被非法关押在这个劳教所,也都是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李健美自这次被劳教以来几乎一直被单独关押。恶警王淑贞经常找借口用手铐、绳子、不让吃饭、罚站、不准睡觉等手段折磨她。恶警王淑贞还经常动手动脚打李健美。在长期的精神与肉体的迫害下李健美的身体极度虚弱,经常吐血,吃不下饭。老母亲多次看望女儿,均遭恶警们的拒绝。

在五队,只要不转化,一律不准给家里的亲人写信、打电话,不准亲人接见。

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中共江××一伙政治流氓集团丧尽天良的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世人,它们所做的一切,必将受到正义与善良的大审判。同时也善劝那些至今还在迫害好人的恶警恶人,不要认江贼作父,给自己留条后路!

亲人们、同胞们,五年多来,为了让人们知晓法轮功真象,为了让人们从谎言的欺骗中清醒过来,有多少法轮功学员面对危险,依然心怀慈悲善念讲清真象。亲人们,快快行动起来吧,共同抵制邪恶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