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张家口涿鹿县恶警迫害大法学员并强取豪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23日】2001年12月15日,大法弟子蔡金花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恶警绑架到海淀区看守所。涿鹿县当地大队书记刘村等逼迫蔡金花的丈夫交3000元钱,说是镇副书记张辉军要的接人费。被逼无奈,蔡金花的丈夫只好向单位借了1000元钱交上。12月18日,蔡金花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关進县看守所。在这期间镇副书记张辉军及610人员不断去家中骚扰,恐吓其丈夫说要判蔡金花劳教,她丈夫害怕她被送劳教所所害,只好向亲友借了5200元钱,交与邪恶之徒。可是蔡金花仍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才被保释回家。

回家后,张辉军派镇上的贾某每天对蔡金花监视,恶警张军等到家中骚扰,张辉军本人也打电话骚扰,大队书记刘村还三番五次向蔡金花的丈夫要钱,并让单位领导扣发两人的工资。逢年过节时,又逼迫他们扣交500元钱。蔡金花也被厂里开除工职,她的丈夫只好去外县打工维持一家生活。

2002年4月9日,蔡金花去丈夫那里干活,镇上贾某听说后,怕担责任,向镇副书记张辉军汇报了。当日张辉军、610人员和大队书记刘村等人便闯入蔡金花大姑姐家骚扰,恐吓,非让她大姑姐把人找回来,还威胁说要把她大姑姐抓起来。下午,两名恶警还去学校恐吓蔡金花11岁的孩子说:“如果你妈不回来,就把你关起来。”孩子被吓得哭着回了家。张辉军一伙还谎骗家里人说:“只要见蔡金花一面以后就不管了。”

家人亲人被他们的伪善所蒙蔽,加上经受不起他们无数次的威逼骚扰,打电话让蔡金花回来。蔡金花听说本来身体不太好的大姑姐被邪恶之徒折腾病了,孩子被骚扰的无法安心上学,便于4月10日乘车回了家。下午3点多,恶人张军伙同610等十几人,闯入蔡金花家中,要她在印好的保证书上签字,被她拒绝了,张军气急败坏的说:“不签字,就交3000元钱。”蔡金花说没钱,张军一伙见这一招也行不通,就对其他人说:“那就進行下一步登记家产。”原来他们早已制定好了阴谋计划!

一伙帮凶看到家里也没有什么家产可登记,就逼迫蔡金花交出房产证来,由于当时房产证还没发,当然也交不出来。恶人们见什么也没捞到,就打电话向张辉军请示,张辉军听说他们制定的签字、罚款、没收家产与房产证均未得逞,就指使张军一伙说:“把人带过来。”就这样蔡金花被绑架到涿鹿镇,又送到派出所,晚上7点多关進县看守所。

蔡金花的大姑姐见亲人被抓走了,就去镇上要人,张辉军一伙无耻的说:“交5000元钱就放人。”不难看出,他们千方百计的非法抓人就是为了勒索钱财,追随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進行“经济上搞垮”的邪恶阴谋来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5月14日,蔡金花被非法判劳教三年,与其他10名大法弟子一起送到高阳劳教所進一步迫害。

高阳劳教所的恶警们个个邪恶至极,它们对那里的大法弟子使尽招数,残酷折磨。无论从精神上,肉体上从不放过,最轻也躲不过一天10几个小时超负荷的劳动。2002年10月2日,蔡金花的丈夫带着孩子千里迢迢的来看蔡金花,恶警们却不让见。蔡金花因从窗口跟丈夫说了几句话,被恶警马丽阻止,并让其丈夫和孩子赶快走。2003年5月4日,蔡金花的父亲过世,其丈夫给劳教所领导打电话,希望蔡金花回来(法律有规定)。劳教所的恶警不但不按法律办事,还不让蔡金花知道此事。8月22日,大法弟子王全兴的家人来接她,恶警叶淑仙不让王全兴丈夫告诉蔡金花她父亲去世的消息。9月20日,大法弟子蔡金花的丈夫来接她,恶警张燕燕同样不让蔡金花的丈夫告诉蔡金花她父亲过世的消息。他们还扣押蔡金花的信件,致使蔡金花解教后才知道父亲去世的消息。江氏邪恶流氓集团豢养下的恶警帮凶,真是毫无人性可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