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市大法弟子王凤芹被迫害致死的事实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24日】王凤芹,生前是烟台市大法弟子。1999年7.20以来,她与炼功点的同修多次进京上访,有两次上访被抓,但都是能用正念走出看守所。

2000年的11月11日晚,我们三位同修一起踏上进京上访的列车,当时天气很冷,车厢的乘客很少。

下车时大约是下午1点多钟,天安门广场当时有很多警察在巡逻,游人比较少。我们想要打开横幅,一直没有机会,在天安门门洞了转了几圈,我们共同商量着怎么做好。这时王凤芹说:不用等了,咱们三人一起打一条横幅往外走。

横幅三米多长,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我们走出门洞时,手举着横幅边走着边喊出了自己的心声。右边执勤的恶警听到喊声吓得拿着报话机在呼叫,又像乱了窝的马蜂一样直冲着我们而来,把我们团团围住,抢走了我们的横幅,警察揪着我们走。一路上我们喊着“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

他们把我们带到了金水桥的西南角的水泥柱下的衣维克车里,一上车里面的流氓和恶警就朝着我们的面部狠狠得捣了三拳,嘴里还不干净的说着,接着又是一轮毒打,当时我的左眼都被打肿了。后来把我们送到了站前派出所,一个个审问,说出了地址姓名的就被当地驻京人员领走,不说的就和我们一样一同关在地下室的一个很大的铁笼子里,里面大约有80人。直到下午5点左右天已经黑了,他们又把我们分别拉到院内停放的衣维克车里,有五六辆,把我们拉到了很远很远的一个看守所里。

这里的恶警很邪恶,在那里等了很长的时间,再一次一个人的审问,又有同修说了地址姓名被当地驻京人员领走,后一个一个的照相,不配合就骂我们。后来我们这些不配合的就分别被送往各个派出所,我被送到了北京东城城区派出所,从那以后我就和王凤芹分开了。

我再一次见到王凤芹时,那是2001年1月底,她已被邪恶迫害的皮包骨头,头发都没有了。我问她怎样走出牢狱的?她说:在那里它们想从我嘴里说出来是不可能的事。王凤芹讲了在牢中绝食,不配合邪恶,绝食后她身体出现了腹肿,肿得可怕,特别是脚肿得连鞋都穿不进去了。狱中恶警见此人病成这样人快要死了,就问她家在那里,她说:你们不用管我是哪里的,只要把我送到车站就行。

恶警给了她30元钱,王凤芹心想到济南再说吧,于是来到北京西站乘车来到济南。当时王凤芹已经没钱了,就向几个好心人要够了回烟台的车票钱,好不容易才上了火车,到烟台后又打了出租车。当时司机看她身体肿得那样子也不敢拉她,她就求司机把她送到家再付钱,她在车里告诉司机,因为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迫害成这样的,司机当时很感动,说“我不要你的钱。”王凤芹说“那不行,坐车就应该付钱。”

回到家中王凤芹躺了近一个多月,身体才慢慢的恢复起来,回家后也是被恶警骚扰。2001年10月王凤芹又一次被恶人举报,西炮派出所恶警正涛带人去家里抓她,没抓到。从此王凤芹有家不能归,在外面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

2003年1月25日,王凤芹给女儿买了一件新衣服回家过年,没想到这次回家是她最后的一次。2003年1月29日凌晨4点多钟,王凤芹在烟台市地委一带发放真象资料时,被一女恶人举报,被当地610抓到后送到烟台市三马路派出所。当时是一名姓刘的(笔录)和姓张的(审问)恶警接的手,问她材料从哪来的,王凤芹一直拒绝回答不配合它们。恶警气急败坏的把她打倒在地,此时的她倒在地上已奄奄一息。姓张的恶警看王凤芹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又过来踢了她几脚,嘴里还说:“你躺在那儿装死。”王凤芹还是没回声。最后两名恶警一看她真的没气了,它们害怕了,才停止了对她的迫害。

王凤芹被迫害致死后,恶警把她的尸体送到烟台市火化厂冰冻了起来,十几天后才通知她丈夫来认尸。当时被酷刑毒打的王凤芹再加上冰冻了十几天,面部已经看不清,手腕还有被毒打后的血迹。当时她丈夫对恶警说只认识穿的衣服是王凤芹的。恶警一听就恶狠狠的说:不用罗索马上火化。

就这样王凤芹含冤离开了人世,恶警还逼着她丈夫拿出一千元钱作为火化费用,多么残忍的迫害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