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市大法弟子赵德华一家遭受的迫害(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25日】我叫赵德华,是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2000年12月30日,我和母亲、妻子、两个女儿依法去北京上访,被天安门派出所非法抓捕,恶警让我报姓名,我说我只是合法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没犯法,你们不应该抓我,拒不报名也不按手印,随即招来一顿毒打,它们用皮鞋狠劲的踢我的脸、头,踹我的腰、肚子、腿,将我打倒在地,滚得满身是土、一顶新帽子被撕得粉碎。打了半个多小时,我还不按手印,这时几个人按着头和身体,连砸带扒拉开我紧攥的右手,强按着食指按了手印。

随后我被拽上面包车,车上已装满大法弟子,我们被拉到一个监狱。警察接着问姓名,我不说,他们又把我的双手铐在房间中间的铁栅栏上,用3厘米见方的木棍猛打我的手,一个北京口音,黑瘦尖脸的小个子警察,把香烟吹红,按在我手腕上一下一下的烧。迄今,4年之后,我手腕还隐约可见这特殊的“手镯”。一个大个子警察把一缸子热水浇进我裤子里,然后几个人把我上身扒光,铐在室外。北方零下二十度左右的严冬里,我在外面冻了10多个小时,那冷透骨髓的感觉,我在7月天说起来都不禁微微颤抖。我又被拖进屋,警察说:“再不说,给你洗冷水澡,再过电!”见我怎么打也不服,警察说:“你不说,我们要挨批评的。”当时我想我是修真善忍的,不想伤害他人,便说出了自己姓名和住址,事后才知道我被欺骗。

两天后,我被双城市610与派出所非法送进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在那里我饱受酷刑迫害,恶警李怀欣、黄艳春、杜管教指使犯人让我骂大法、骂师父,我坚决不骂,恶警就叫犯人用抹布将我的嘴堵上,蒙上被子一起打。我高喊:不许迫害大法弟子!女监室的大法弟子听到后,也一起高喊:不许迫害大法弟子!可是它们根本不听,并用手指弹眼睛(取名看电视),弹得眼冒金星,还让我开飞机、划船、刨锛 、过电等等。过电是让人弯腰,双手举过头两拇指必须顶住墙,两脚跟抬起,在两脚跟下面放着针,犯人在地上把着针,尖朝上,只一会的功夫,腿就发抖,脚落在针上钻心的痛,如稍有不从,就会招来一顿拳打脚踢,我的耳朵上至今还留有疤痕。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赵德华被迫害后留下的伤疤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酷刑演示:过电是让人弯腰,双手举过头两拇指必须顶住墙,两脚跟抬起,在两脚跟下面放着针,犯人在地上把着针,尖朝上,只一会的功夫,腿就发抖,脚落在针上钻心的痛,如稍有不从,就会招来一顿拳打脚踢。

在看守所被残酷迫害两个月后,我又被送进当地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我不配合邪恶,坚持炼功。610头目张云龙、新兴派出所所长(已转到双城市希勤乡派出所任所长)孔庆满让我看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录像,看诽谤大法的报纸,我不看,610头目张云龙指挥恶警白玉桥往我的眼睛里抹辣椒进行迫害,当晚五恶警(张云龙、白玉桥、白春伍、孔伟东、于振波)及乡长王垂州把我推倒在地,将衣服扒光,铐着双手扔到冰冷的水泥地上,张云龙点着我说:“这样的5分钟都过不去!打!”6个人手执宽皮带、灌了沙子的小白龙(农民灌溉的塑料管)劈头盖脸打下来,一分钟有300下,身上就是300条紫血印,“还炼不炼法轮功?”“炼。”“还炼不炼?”“炼。”20多分钟过去了,我已是遍体鳞伤,有人说:“上凉水。”“啪”凉水从上浇到下。毒打又开始了,张云龙说:“这样的,不用问,就是打!”打了一阵后,又问:“还炼不炼?”“炼。”伤痕压着伤痕,我被打的奄奄一息了,张云龙说:“好像没气了,拽起来遛遛。”过几天后,这帮警察又强迫我踩师父的法像,他们把我的双手铐在二层床上,脚尖刚好离地,它们想把大法书放在我的脚下,只要我的脚一落地,就得踩在大法书上,我看出它们的目地,就用脚使劲踩着地,不让它们把书塞到脚下。这帮警察一看此招不灵,张云龙又心生一毒计,他让警察用细尼龙绳把我的双手紧紧勒住,并说一般人只要勒30分钟,手就木了。40分钟后,它们将绳子解开,让我活动活动双手,我的手活动自如,这帮警察的毒计又失败了。

邪恶之徒看不管通过什么方式也没法改变我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就又将我送进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刑事犯小关等在恶警授意下用开飞机、划船、过电各种邪恶方式迫害我,它们还用报纸把窗户挡住不让阳光进来,因屋内潮湿不进阳光,我全身长了疥疮,在这种情况下,被迫违心的写下“三书”,又被勒索三千元钱后,邪恶才释放了我,我共被迫害4个月零10天。

2001年春节,村里和乡里的不法人员上果树场(四屯)同修家,骗说找我回家过年。村民看透了邪恶在行骗,谁也不说出我在哪里,在村民的保护下,邪恶之徒的行骗企图落空了。

2001年3月1日,我上平房区讲真象回来不到半小时,由于村长韩行厚的举报,乡派出所4个警察到家连打带推要拉我走,我拒不上车,家人也不配合。后来它们把我打倒在地上,用砖头砸,用铐子把我铐上。我站起来一晃就跑,心想开一个铐子,(就)开了一个铐子,往下接着跑,跑到人家院里,四外都是墙,它们上来把我抓住,带到新兴派出所。恶警所长孔庆满在我身上搜去300元钱后,把我送到双城市第二看守所。

二进监舍,犯人赵德全强迫我骂师父、诽谤大法。我向赵德全讲真象,他不听还是打我,还威胁我说这里整死我就是玩,没人管。我没有被吓倒,说你再打我我就喊。第二天他们还是干着坏事,强迫我放弃修炼,我不从就进行迫害。这样两个月后,我被非法判劳教二年 。我拒不签字,它们说拒不签字也送你到万家。

到了万家,先进医院验查。我想我不能在这里呆一天,我得出去讲真象助师正法。结果我因长疥疮,被拒收。就这样我又被拉回双城看守所。几天后我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我家耕种的土地共有18.2亩,2001年,村里除把我家的口粮田共7.2亩留下外,将其余的土地收回去了,转包收入4000元交给了610办公室抵上北京上访的罚款,土地减少了,我家正常的生活都难以维持。

我的妻子刘凤杰,38岁,2000年末和我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一起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象。在北京被警察绑架,两天后被双城市主管610的警察张云龙和本村韩行厚劫回,关入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两个年幼的女儿被警察送到亲属家。1个月后又被当地派出所洗脑班劫回,强行洗脑迫害50天。在这期间,由双城市610办公室直接指挥,张云龙带着六、七个人毒打刘凤杰,逼她踩师父法像、骂师父,她不干。 由于长期洗脑,刘凤杰最后被迫写下了保证书并被勒索罚款4000元才被放回家。在非人的折磨下,刘凤杰无法正常学法、炼功和正常生活,身体和精神遭到严重打击。2001年8月12日,出去卖菜的妻子在途中被车撞伤,不治而亡,当时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3岁,听着两个孩子撕心裂肺的喊着妈妈,而疼爱她们的妈妈却不能再看两个女儿一眼,我的心都碎了。

我的母亲王英,60岁,在修炼法轮功前曾患气管炎、肺气肿,晚期胃下垂3度,无法医治;学炼法轮功后获得康复。2000年末和儿子、儿媳、两个孙女一起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象,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并遭到迫害。两天后被双城市警察劫回,被送双城市第二看守所继续迫害,在洗脑班被一次勒索4000元。在此期间王英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回家后一直未恢复,于2005年1月9日去世。中国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我失去了完整的家。

相关人员姓名、电话:

610头子、政法委书记张云龙,手机13303658099
乡长王垂州
新兴乡派出所所长刘清禹 电话0451-53227512
新兴乡派出所现任所长刘洪桐,手机13104636000,宅0451-53164677
副所长孔庆满 宅0451-53115383,现被提升为双城市乐群乡派出所所长
恶警:
白玉桥,宅0451-53297789
范业满
谭三
张文军

打人恶徒:
白春伍,手机13196221177,宅0451-53227578
于振波,手机13836067589,宅53227589
郭卫东,手机1311541099
王昌龙
刘柱
朗召美(跑腿)
赵德全

乡政府官员:
刘兴伟,手机13945630879,宅0451-53229798
武装部长吴雷,手机13199491954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