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被扣送劳教 只因信仰“真善忍”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26日】我叫王益宗,今年63周岁,经济师。我由于身体患有高血压、冠心病、肩周炎等病,于1993年11月份已正式退休。

1998年2月18日,我有缘拜读了大法书《转法轮》,读两遍后,真是爱不释手,并于20日在当地辅导站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身体的高血压、冠心病、肩周炎、白癜风等症全部不翼而飞。后来在周边辅导站的帮助下,我们又建了两处炼功点,由原来的四人增加到十六人。

正在大法洪传,得法人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江氏流氓集团以最邪恶、最卑鄙的手段从1999年7月20日起,开始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大规模、全面的迫害和镇压。当时,大法弟子被抄家,大法书和大法资料、师父照片被搜缴、销毁。当地派出所强令炼功点解散,并停止一切炼功活动。全国上下一片恐怖景象。

2000年国庆节,我同数名同修为和平请愿和正法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大约九点多钟,被江氏集团事先安排好的武警便衣抓押上车。这可能是当天装满大法弟子的第九车。我们车上105名大法弟子和其他车上大法弟子一样“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该车最后按指令到了北京市密云县拘留所,从此,我们被剥夺了的人权和信仰自由的权利,做好人反而被邪恶迫害。

我是10月1日被抓,5日被押送到了当地派出所,当日又被拘留进了看守所。于10月20日下午以炼法轮功散发传单为罪名,不通过任何司法法律手续被宣判劳教三年。后因查体出现高血压(120-280mmhg)等情况,当地派出所派专车从看守所到劳教所送了七趟也没送下,最后按恶首指令,以照顾为名,以恐吓的手段,让家庭交一万元进了学习班进行洗脑。在学习班呆了五天,因家庭不放心,又花钱托人,又在个别人的照顾下,因有病返回家至今。

在几年受迫害的日子里,我与其他大法弟子一样,都受到了江氏恶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摧残和迫害。为了帮助更多的人认清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的迫害,我就将自己亲身遭受的迫害写述如下:

一、正念的威力

2000年 10月3日下午派出所的车来到了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密云县拘留所,派来的人又该所赵某某、曾某某还有当地610办主任。赵某某办完手续,让我上车,用手铐把我铐在车上。在两天两夜的路途中,没给我一点饭吃,不给一口水喝,到了晚上把我手铐到旅馆的厕所门拉手上,不让睡觉,当时出现想小便时也不让小便。

因为我不说不炼了,他们除了拳打就是脚踢。恐吓我回到家里要彻底治治我,还扬言说:只要是炼法轮功的,打死白打死,没有替你们告状的。

5号中午到了派出所后,他们把我铐到了专门关押人的小西屋的铁环子上。约十分钟,赵某某安排了5-6名打手,并将电棍开始预热大约20多分钟后,把我用两个铐子将两手分别靠在了屋内的铁窗上,脚刚离开地。有两个打手小声议论:这赵指导员真够狠的,人家老王这么大年纪能承受得了么?我看打不死,也得打个半死。

当他们预热好的电棍在我的头发上实验时,我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喊声刚落,就听几个打手说:电棍爆了。问:还有没有别的电棍?回答说:都不行了。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二、接连七次送我去劳教所

判劳教后,为尽快把我送到教养所,派出所派专车送了7趟,也没把我送进劳教所。

被拘留后,我被关押在看守所8号监室,其内我们同修4人。到了10月20号下午看守所集中开会,以我炼法轮功和散发传单为罪名将我判处三年劳教。

判劳教后,派出所孙××在车内说:为了把你赶快送走,到今天光为了送你已经派3次专车,结果3次都因特殊情况来到这看守所都没办成。到了星期六,派出所的专车拉着我直接到了劳教所卫生检查室,当看到卫生室锁着门时,孙某某就说事先给他联系好了的,怎么锁了门呢?用手机问了下劳教委员会的人,才知道今天全部休班,这样又把我拉回到了8号监室。

又到了星期一的上午,8点多钟,车又来了,让我上车准备让我查体,还没等进屋,该室负责人告诉孙某某:你们是某某处的,属某某局管,你们没接到通知吗?现在上边来示说,法轮功查体必须由区局指定县以上医院同意查体,我们这里以后只负责复查。结果又把我送回了看守所。

到了星期二被判劳教的11名大法弟子乘一个汽车拉到了济南某某医院,该医院设有七个查室,第七查室是综合检查和查心脏,当11名同修的查体表都到7查室时,几个大夫小声说,莫非这法轮功真这么神妙吗?11名炼法轮功的身体一个有毛病的也没有。

我到了第一查室,一量血压是120-280mmhg,当时大夫就问我你现在晕不晕?我说不晕。接着又听了心脏、看了眼,没有出现任何的高血压症状,3、4个大夫会诊,结果还是将血压120-280mmhg填上了表。派出所的专车又拉着我直接到了劳教所卫生室复查,到后为了慎重相隔半个小时做了2次血压检查,血压基本还是挺高,最后还是120-280mmhg。卫生室负责人直接用电话汇报给了劳教委员会,那里的回话是这么高的血压我们坚决不收,请你直接告诉派出所,象这样的人必须马上把他送回家,任何地方也不能停留,否则谁出了问题谁负责。

此时派出所孙某某让我去了室外,他又和区局联系,上车后我才知道,定的是照常回看守所进行观察。观察了一个星期后又是一个星期二,派出所的专车又来了,把我接上车又直奔劳教所卫生室,这次给买了一盒降压药,让在车上服上,被我拒绝。到了卫生室,还没等进门,人家就冲着我们发了火说:我们上次告诉你了这样的我们坚决不收血压降下去我们也不收。为此,又一次把我送回8号监室,之后隔了5、6天派出所、610办赵某某又以照顾为名让家里交款10000元说是学费,把我送到了洗脑班。

三、江氏流氓集团对我的诬陷及在经济上的迫害

我的工资从2000年11月开始至今分文未发,连最低生活保障都没有。

我被送到所谓的洗脑班后,家人为了我的身体,托人花了几千元,想把我保释回家。我在洗脑班呆了5天,就保释回家了。回家后一个多月的时间610办赵某某和镇政府张某某来我家说我表现很好,回去研究研究把我的工资发了,之后我家属到镇问过几次,后就无信了,一拖就是近2年。到了2002年春天,赵某某送来消息说:镇党委研究,不但正常发工资,而且原来扣发的全部补上,并让我写了停发工资时间。并让我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于是,我星期天晚上到了赵家。想不到的是,赵某某非常高兴,说了很多客套话,并说占了我的光。他说由于我守规矩,去年在管法轮功方面评了个一等奖,镇长都很高兴。并称兄道弟。他说,我给你说真的,对于你炼法轮功的问题,为了你,也是为了我们,前段时间,镇党委按照上边指令,经党委会统一研究,给你写了一个汇报材料,给你吹的是有些太大,但受到了区、市、省的领导表扬。关于给你汇报的事迹,省里都出了书了。所以上边指示,让我们商量一下,包括你,我们准备好让记者采访录像。

当时我吃了一惊!就问:汇报的什么事迹啊?

他就直言不讳的说开了:首先表明了你是上某某日报表扬的唯一转化好的法轮功辅导员,通过学习和帮助,思想从根本上转弯,转化的很好,并且在地方搞起了一个领头的蔬菜大棚,生意兴隆,会经营,有好多种蔬菜销往全国各地,并且有几种蔬菜通过联系已准备出口。当然,镇党委知道你村连个大棚也没有。这样我帮你找一个蔬菜大棚,咱安排好,一切就绪后,再请记者来。

我打住他的话说:你说的这个事太玄。我从小说假话就拐不上弯来,现在修的“真善忍”,你让我说瞎话,我办不到。

他看我说得很绝,就说还有第二步方案,这个你必须做到。就是不找蔬菜大棚,光让记者到你家采访,不录像光录音可行吧!

我彻底回绝了他一个“不行,坚决不行。”他急了,“这个事是由镇党委研究安排的,你让我怎么办?你的问题看来我也管不了了。”

不发工资我也不怕,我还是要坚持修炼,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我家共3口人,妻子、我还有一等残废聋哑弟弟今年40岁。在这期间我弟弟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但不发脾气了,而且还整天跟着我的侄子(工头)搞建筑。我的男孩也买了房子经商,女儿随军后在干临时会计,他们为孝敬父母经常回家,知道父母扣掉工资后钱紧,舍不得花钱,就经常买成生肉熟食等。另外我还种着2亩地,年收入1500元左右。我现在的物质生活真是完全像师父讲的一样,什么都有,足够用,还有余。

2003年11月所谓的3年劳教期满,由镇610办赵××领着区政法委办公室张主任又突然来家。张主任讲,现在我来看看,准备把工资问题解决,赵××也说不管怎么样领导一直关心你们,张主任让赵××给镇里安排好,把这个事给办了,并问赵××是否有困难,赵说:你就不用管了,我直接办就行了。隔了一段时间,我与家属找了几趟,他都以研究为名,又杳无音信,故至今未发。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