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中共在海外迫害法轮功(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七日】2000年4月3日星期一晚上,联合国举行盛大活动,赞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拯救犹太人的外交官。当时24个国家的84位外交官冒着生命危险,发放签证给30多万名犹太人,使他们得以逃往其他国家。当时中国驻维也纳总领事何凤山就是其中一位。

何凤山被称为中国的“辛德勒”,1938年至1940年担任中国驻维也纳的总领事。他在二战期间冒着生命危险向奥地利的犹太人签发了数千份“生命签证”,使得他们在纳粹的种族灭绝政策中幸免于难。当时中国驻德大使得知此事后,出于与纳粹德国的外交关系考虑,从柏林打来电话命令何凤山立即停发签证,但何凤山不为所动。纳粹当局也以总领事馆租用犹太人的房子为由,将房子没收。但何凤山将总领事馆搬到另一处小得多的房子后,继续发放签证,直到离开。美国的亿万富翁、现任世界犹太人组织秘书长伊斯雷尔•辛格的父母当年就是何凤山所营救的。

鉴于何凤山拯救奥地利犹太人的义举,2000年7月,以色列授予何凤山“国际正义人士”的荣誉称号,这是该国的最高荣誉。

何凤山面对上司、本国政府以及所在国政权的压力,在艰难危险的处境下坚持人道主义原则的做法,显示了一个外交官的道德良知与独立人格。他的义举,为人类外交史留下了闪光的一页,也为中国人在国际舞台赢得了良好的声誉。

空前罕见的外交黑暗

与何凤山的事迹相反,在1999年江泽民和“610”全面镇压法轮功之后,中共驻外机构便有系统、有计划地向海外输出谎言与仇恨、把这场针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推向全球,为的是配合国内的非法镇压以及在世界范围内迅速彻底根除法轮功。从此,一场反迫害与迫害、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在全球范围以人类空前罕见的规模展开。中国现代外交史,由此而被中共写下了以迫害本国国民为外交主旨的最黑暗一页,而海外法轮功学员艰苦卓绝、前赴后继的和平抗争,则在这片黑暗的夜空留下永不磨灭的光芒。

人们也许还记得以下几个镜头,不为别的,是因为它的荒唐与丑陋。

1999年9月,在新西兰召开的亚太地区经贸合作会议上,江泽民亲自把诋毁法轮功的小册子送给与会的各国领导人,包括美国总统克林顿。江不顾外交脸面,亲自上阵为镇压本国无辜民众打造海外舆论的做法,使众多在场的西方外交官目瞪口呆。

10月,江泽民又在法国《费加罗报》上称法轮功为×教,然后出口转内销,在国内大搞所谓的反邪教宣传。一场轰轰烈烈的对无辜民众的恶毒口诛笔伐全面铺开了。

2000年,江泽民面对众多的观众,在美国著名媒体CBS上信口雌黄说法轮功创始人自称释迦牟尼、耶稣转世,留下了中共领导人现场造谣的最大经典。

江泽民赤膊上阵大肆诬蔑善良法轮功学员的荒唐行为,辱没了中华几千年来文明之邦的优良传统,揭开了中国外交史上最黑暗、最耻辱、最不光彩的一页。从此,在海外诋毁、骚扰、迫害本国的无辜民众,全面配合国内的残酷迫害,成了中共外交官的第一要务。在过去五年中,中共使领馆违反国际外交公约,粗暴践踏所在国的法律,疯狂发送诋毁法轮功的宣传册给各国政府官员、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用贸易利益或外交压力阻止当地政府对法轮功的褒奖和正义声援,通过公共图书馆、媒体、互联网、学校等渠道将仇恨宣传输向广大民众,毒害控制华人社区、企图煽动海外华人的对法轮功的仇恨,恐吓、骚扰法轮功学员,拒绝给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护照延期,干扰他们在当地的正当活动等等,干下了许许多多违背天理良心,为平常人所不齿的事情。以下的案例不过是冰山一角,挂一漏万。

外交官员参与迫害的黑幕揭密

*施压外国政府官员

江泽民最害怕的是各个政府与正义官员都起来反对迫害法轮功。因此,江责令各中共使领馆不遗余力地对各国各级政府官员进行谎言宣传、外交经济施压。

1)不分场合、时间、地点、对象攻击法轮功

作为外交官,本应处理国与国之间各种正经的重大事务,但中共外交官为了向江泽民邀功讨好,经常不务正业,不分场合、时间、地点、对象去攻击法轮功。

2000年7月,中国驻美大使李肇星在芝加哥和克里夫兰就中美关系等问题向出席演讲会的250多位大公司董事长、总裁、政府官员和律师等散播诋毁法轮功的谣言,煽动仇恨。

2001年3月11日,中共前任驻美大使朱启祯一行拜会时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莱斯。外界原本以为,这是为了与布什政府讨论对台军售等议题,结果却是朱拿出事前备妥的讲稿,在莱斯面前诋毁法轮功。莱斯对此感到相当恼火,在朱念了20分钟之后,很快便结束了这次会晤。

2002中国外交部长唐家璇访问澳大利亚与澳洲外长唐纳会谈,会谈的一项重要内容却是诽谤法轮功,要求澳大利亚当局限制法轮功学员在当地的合法活动。

2)压制正义之声

法轮功弘传世界60多个国家,主要著作被翻译成二、三十种语言。法轮功的身心益处与祥和美好给当地官员与民众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得到不少政府官员的嘉奖。迫害之后,也得到很多正义官员的声援。每次褒奖与声援之后,中领馆人士便不厌其烦地寄送诋毁资料,完全不顾外交礼节,蛮横、威胁性地要求对方取消褒奖,甚至对对方进行造谣、攻击。

2000年11月,加州前萨拉托加市市长博格森签署了一项褒奖令,以表彰法轮功学员对该市社区作出的贡献。随后他收到旧金山市中领馆的电话要求面谈,要求撤销对法轮功的褒奖。

加州桑迪市市长韦伯尔在2000年12月准备给法轮功褒奖,结果收到中共驻洛杉矶总领事馆一份措辞强硬、极有恐吓口吻的来信,要求他不要给法轮功任何形式的褒奖和支持,不要允许法轮功的注册。

2002年11月,芝加哥市议会全票通过谴责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的有关决议,一周后中共芝加哥领事馆的执行总领事向每个芝加哥市议员发出3页纸的诋毁法轮功的信件。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其他城市。除了极个别屈服中共淫威外,绝大多数人都断然回绝中共官员的无礼要求。前面提到的博格森与韦伯尔先生都毅然给了法轮功学员褒奖,并在国会对此事作证。2004年10月,美国国会一致通过304号决议案,要求中共当局停止利用外交使节在美国散布歪曲法轮功本质的谎言、干涉地方政府官员、骚扰法轮功活动的行为。据不完全统计,法轮功迄今为止至少收到各界褒奖1227个,支持议案129件,支持信函1060封。

在施压外国政府官员时,中领馆还经常歪曲对方的意思,甚至无中生有欺骗国内民众。

2001年2月,中共驻芝加哥总领事看到美国伊利诺州迪卡特市对法轮功的褒奖后,给市长寄去了歪曲、诋毁法轮功的材料。泰瑞•豪利市长收到材料后立即回信,信中阐明了法轮功的特点并礼貌性地表示将对任何误解感到遗憾。这根本不是什么道歉,领馆明知碰了个软钉子,却仍不善罢甘休,于是颠倒黑白、扭曲事实。3月9日,新华社无中生有,编造新闻声称美国迪凯特市市长就宣布“法轮大法周”一事道歉。

3)企图胁迫他国参与迫害

中共外交官不仅企图制造海外政府都反对法轮功的舆论假相,还企图压迫软弱、弱小政府参与迫害,限制法轮功学员请愿的权利,给所在国政府带来巨大困扰。

2002年4月江泽民访德期间,德国警察迫于中共压力,对法轮功学员的和平抗议活动进行阻拦,发生了多起侵犯法轮功学员基本权利的事件,后来柏林市内政部对此不得不向法轮功表示道歉。

2002年 6 月,冰岛政府屈服于中共压力,按照江集团提出的黑名单,至少拒绝了六十名法轮功学员入境,引发国际舆论与冰岛民众的强烈反弹。在江到达那天,冰岛国会议员、社会知名人士等450人联名在冰岛最大的报纸刊出占四个整版巨幅广告,广告名称用“对不起”三个大中文字标出,英文标题的内容是“向法轮功学员道歉”。在警力不足一千的冰岛,大约有三千民众自发在首都举行大规模抗议集会游行。示威群众手举法轮功横幅,用黑布条封口,以示对冰岛政府违背民意、错待法轮功的不满。

2004 年1月24日至27日期间华人农历新年大游行,在中共压力下,法国发生滥拘事件,当街强行拘捕佩戴黄围巾或穿戴印有“法轮功”或“真善忍”字样的衣物,手持黄色小旗子,或穿黄色衣服的人,包括不是法轮功学员的旅客。遭到世界各国人权组织、人权律师、政府官员、国会议员、学者及各国法轮功学员的批评谴责。一周后,法国地方自由部部长德维让在法国内政部接见法国法轮大法协会会长唐汉龙,表示“无理行为将不会重演”。

此外,中共大使馆还对缅甸、柬埔寨等弱小国家进行施压,企图逮捕或绑架对中共迫害进行抗议的法轮功学员,遭到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

2001年12月12日,听到江泽民要来的消息,71岁的香港居民陈荣源先生在缅甸首都仰光通往机场的路上打开了一个书写着“真善忍”字样的小型横幅,缅甸政府后来在中国驻当地大使馆的施压下,将陈逮捕,并在没有律师及家人陪同的情况下,将其秘密判刑。

2002年8月9日,柬埔寨政府受到中共大使馆的压力,公然违反国际规则,将一对正在申请联合国难民身份的法轮功学员、50岁左右的李国俊、张新义夫妇绑架并遣返回中国,原因仅仅因为他们是法轮功学员。

(待续)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5/4/23/59971.html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