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共利用“无神论”迫害信仰自由(二)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30日】(接前文)

三、“无神论”能否定“有神论”吗?

1.中共特色的“科普”打倒的是什么?

中共的官方宣传称“‘有神论’是人类蒙昧时代的世界观,那时,人们对一些自然现象……无法作出科学的解释,于是认为都是上天或上帝对人的指示,这便有了鬼神的概念,有了迷信。”

于是,中共把“有神论”等同于“愚昧”和“巫婆神汉”,把信徒都宣传为上当受骗之徒。有了这样的前提,中共铲除“有神论”最锐利的武器就是赤化后的“科普”扫盲,好像凭借“科学ABC”就能把吸引了众多科学精英的“有神论”打倒了。

其实,“科普”在正常社会(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远远达不到文明时代的正常社会标准)中并不是一面大旗,而是一种人们自发的介绍和了解科学常识的社会活动。当然,“科普”中所介绍给社会的,往往是比较肤浅和实用层面的内容,并不涉及对科学前沿最新发现,更不包括科学家发现的、足以震撼甚至从根本上突破科学对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宇宙的原有认识的数据和以这些前卫发现为基点的研究结论。另一方面,在世界各个民族中,都存在着一些落后的生活习俗,或者出于对某些灵异现象的不解而引起的好奇胡诌,或者利用低灵鬼怪的坑蒙拐骗。但是,这些和有神信仰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是中共的无孔不入的长期宣传灌输,使得中国人混淆了对低灵鬼怪和对佛道神的认识,把二者混为一谈。以往所有真正的正教正法所讲的对神的信仰,是指对老子、释迦牟尼、耶稣、圣玛利亚等下世传法度人的觉者的信仰,是对圣经、佛经等神佛留下的启迪人返回天国的智慧的信仰与实践。中共用落后地方的所谓“封建迷信”来代表人类对神的正信,只能凸显中共的流氓奸诈。

这就如同在科学研究中,历来不乏作假、剽窃、欺骗、甚至害人性命者,但是这不能成为开除“科学”的理由。又如这几年中共找了一批“墙头草”和滥竽充数的人出来对法轮功做反面宣传,却忘记了这样的“典型”无法代表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修炼者的主流,更说明不了法轮功本身。

黑格尔在谈到基督教时说得很精辟:基督教这种千百年来无数人为之而死的宗教,岂是“欺骗”二字能够概括的?

从概念上讲,对“神的信仰”与信仰者修炼的实践,也不能和“有神论”混为一谈。“有神论者”的“有神论”中或多或少的包含着“假设神是存在的”这种理论成份,而持有对神的信仰者,不但坚信神的存在,而且身体力行的在日常生活中按照神的教诲努力提升自己的道德境界、规范自己的思想行为。这与单纯从理论或学术上研究问题的“有神论者”是有本质不同的。

一个“有神论者”的个体认识和表现,不能成为否定整个“有神论”的依据,更没有资格作为否定“对神的信仰”的依据。比如,牧师,他有他对世界的认识,他能代表的只是在现代科学的熏陶下,他作为一个人的认识,他的认识并不能等同神的认识。如果科学家证明一个牧师的话不对,也只能是证明了这一个人的不对。

再往高讲,“宗教”也不能等同神。某个“宗教”走向极端主义或者干了什么坏事,那是它自己的问题,不能作为否定神的条件,因为是它们打着神的旗号干的、它们自己声称是神让它们去干的。相反,就其干出的事情触犯所有传统正法正教中的神的教诲这一点来说,只能证明神的教诲的珍贵,与那个现代“宗教”的腐败。

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造谣诽谤中,最重要的就是把法轮功的“信神”妖魔化,掩盖正教正法对神的信仰,大讲跟法轮功无关的什么落后愚昧的“迷信”和“巫婆神汉”的害处,这哪里是“对神的信仰”的真正内涵?

“科普”虽然肤浅有限但并不是坏事。但是,如果利用一言堂对媒体的绝对垄断,给“科普”赋予打击信仰的政治任务,这样的“科普”就不是真正的“科普”,而是肮脏的政治了。

2.宇宙有没有边?

从理论上看,“无神论”比“有神论”背负着更大的包袱。为什么呢?“有神论”要证伪“无神论”,只要能找到一个“反例”就可以了。就是说,只要在浩如烟海的宇宙空间找到一个神,“无神论”就被证明是错的了;反过来,“无神论”要证伪“有神论”,可难了,它必须穷尽所有的宇宙空间,保证都没有神存在,才能证明“有神论”是错的。所以,面对每一次科学的发现,“无神论”比“有神论”要紧张得多,因为“无神论”对每一次发现都必须排除存在神的可能;而“有神论”本来就没有指望靠人的科学去证明什么。

对于“无神论”而言,有一个很根本的问题,就是宇宙有没有边。多数“无神论”者都认为没有边。因为你想啊,如果有边,那么这个边的外面是什么呢?不还是宇宙吗?应该还是包括在宇宙之内的啊。所以,不能有边。这就出了一个问题。“无神论”者必须找遍所有的宇宙空间,证明都没有神,才能打倒“有神论”。如果它们自己认为宇宙是无边的,那它们怎么可能找遍所有的空间呢?而且,如何找,找的手段,是要受人的科学水平制约的,随着科学的发展,新的搜索方法的出现,人们是不是还要回过头去从新寻找过去找过的地方呢?

这就成为“无神论”面临的一个悖论,所以啊,后来有些“无神论”者就提出宇宙是有边的。英国有个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教授提出过一套假设理论,从数学上把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结合在一起,来分析他的极端简化了的宇宙模型,得出了一个结论:宇宙是有边的,但是没有界,就象一个球一样。这种理论被延伸为宇宙没有开端,也就是没有创生的时刻,上帝不需要了。

霍金教授的理论只不过是众多的宇宙起源假说中的一个而已,他还写了一本通俗的科普读物“时间简史”,来阐述他对宇宙的一些看法。2002年霍金教授访问北京,受到江泽民的接见,官方媒体大肆宣传,霍金教授含蓄的无神论观点可能迎合了中共的意识形态,掀起了一股“霍金热”。

霍金教授被许多现代人称为坐在轮椅上的科学奇才,但是一个基本事实是,科学上关于宇宙起源的学说有很多,霍金理论也只是一种假设。可是,在大陆的“霍金热”之下,有人把他的理论误认为是科学上的定论,好像“宇宙是有边的”“上帝不存在了”已是科学上证明了的定律。霍金自己是这么说的,即使他发现宇宙如何开始,但不得不承认,“我仍然不知道它为什么要启始。”──“为什么启始”恰恰是牛顿、爱因斯坦等所有科学巨匠都无法回答的问题,被西方人称为“上帝的话题”,也就是说,完全超出人类思想容量与科学范畴的话题。

近年来,宇宙大爆炸学说是研究热点,号称研究到前3秒。是不是研究完这3秒钟,就万事大吉了呢?也许,那时人类会发现一个更大的宇宙在等着我们呢。在佛家看来,在大爆炸之前,宇宙早就存在过多次了。这个人们研究的宇宙不过是个小宇宙。类似这样的小宇宙无计其数。小宇宙聚合在一起,构成更大一层的宇宙,一层又一层,而且还有纵向层次的不同组合,庞大的穹宇复杂得不可想象。每一层宇宙都有自己不同的运行规律,每一层宇宙都有其自己的生命存在形式。

我们都知道“天”,可“天”在哪里?是我们头顶上方的那片蓝天吗?月亮在“天”上,可是站在月亮上看地球,地球也在“天”上。所以,人们常说的“天”其实还是“地”。佛家认为,真正的“天”在微观。分子世界是一层天,原子世界又是一层天,电子世界又是一层天。越微观,世界的体积越庞大。

面对这样的宇宙观,人类的宇宙研究实在是微不足道啊。

有趣的是,目前探索宇宙奥秘的科学家们提出的一些宇宙模型还真的同佛家对宇宙的认识有几分相似,难怪有人要去从东方的神秘文化中寻求探索宇宙的灵感呢。

“如果说你在看这篇文章的时候,还有另一个你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你会相信吗?而且那个非你的你也住在一颗叫地球的行星上,那里同样有云雾笼罩的高山、肥沃的土地和星罗棋布的城市,那个地球所在的太阳系,也有另外8大行星。这个人的生活在各方面与你一模一样。不过,也许他/她现在放下了这本杂志,而你在继续读下去。”

这可不是落后的“封建迷信”的蛊惑,而是来自美国最大的“科普”杂志《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2003年第7号介绍“多重宇宙”的封面文章。

文章还说,在科学史上,随着物理学边界的扩张,一些曾经属于玄学的抽象概念,例如圆形的地球、不可见的电磁波、高速运动下时间的变慢、量子叠加、弯曲空间以及黑洞等等,早已被纳入物理学的范畴了。这些年来,多重宇宙的概念也开始跻身于这张清单之中。

可见,美国的“科普”扫盲不但没有中共的“科普”所必须从事的打击迷信为党服务的政治任务,还恰恰相反呢!

3.能用人的思想去想神的事情吗?

当虔诚的信徒说“主是万能的”之时,“无神论”者们正在一边暗自嘲笑──万能的上帝能造出一块自己搬不起的石头吗?

本文前言中提到的那位俄国无神论学者,其思想也很具代表性。既然有神,神为什么不大显神通呢?叫他出来给我们看啊!神不是本事很大吗?为什么不给人报应呢?我就骂你,报应我啊!怎么不报啊?

更有一些“无神论”者,爱跑去研究宗教经典,揣摩字句,找出矛盾之处,自认其如何荒唐无稽,然后拿来作为讥笑、羞辱神佛的绝好佐料。

这些“无神论”者有理由陶醉在自己狂妄的聪明之中,有理由相信在他们“无可辩驳”的逻辑面前,“有神论”者将无地自容的翻然悔悟。可令“无神论”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千百年来,信神的人们照样信神,就象批判“有神论”的那些“天才”逻辑根本不存在一样。

这些逻辑真的就不存在。用人的思想去想神的事情,然后得出所谓对神的挑战,在“有神论”者看来,这样的逻辑其实是没有逻辑。

人是万物之灵,人能创造出很多的“机器人”。在“机器人”生活的世界里,说不定有一天它们也会讨论有没有“人”的问题呢。反对有“人”的“机器人”也会说,我让“人”来,“人”为什么不来呢?不论“机器人”如何争论,不信“人”的“机器人”如何挑战,如何羞辱信“人”的“机器人”,我们人都知道,“机器人”真的就是“人”造出来。“机器人”也许能弄懂它是如何工作的,甚至能造出新的“机器人”(就象人能繁衍后代一样),但是它们可能永远也弄不懂为什么会有“机器人”它们自己的存在。

人与上帝的关系,在造物这一点上,与“机器人”同“人”的关系何其相似。人想要了解神的思想,就要把自己试着放到“神”的位置上来。把自己当做“神”,把被人自己创造出的东西当做“人”,这样的思维角度,也许能给人一些意想不到的启示。

4.符合了人间的理,就没有了神的意志吗?

科学的发展使得人们能够认识原来未知的东西,能够给出更符合人间的理的解释。这个过程,用“无神论”的话讲,就是不断的“破除迷信”的过程。中共绝对化的“无神论”教育就把这个过程上升为否定“神”及其道德学说的基本依据。

中国人历来讲“善有善报”,有这么个故事。春秋时期有个楚惠王,有一天,他吃酸菜,发现酸菜里有一只水蛭。如果他挑出来这条水蛭,厨师就会因此被处死。他怜悯厨师,就不声不响连水蛭一起吞下去了。到了晚上,楚惠王大便时,不但把水蛭排泄了出来,而且原来肚子疼的病也痊愈了。

这是不是“善有善报”的证明呢?

有人批驳了这种说法,认为是因为水蛭好吸血,把楚惠王肚内的淤血吸走了,所以他的病自然就好了。说这是巧合而不是“善有善报”。

这种解释无疑从微观上对整个过程提供了一个更具体,或者说更“科学”的描述,对人而言,可能更容易理解。但是,这同否定“善有善报”根本就没有关系,二者是一个更抽象的规律同一个更具体的规律对同一件事情的看法,完全没有矛盾,而且体现在不同层次上对事物的解释。“无神论”认为是“巧合”,可是任何“巧合”都有其背后的因素。许多被认为是“巧合”的东西,随着人类越来越掌握其更深层的机理,“巧合”也就不再是“巧合”了。

中医讲阴阳五行,相生相克: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一个人肝脏有病,肝属木,中医师可能依据五行生克从耳朵的某个穴位着手治疗。这是中医自成一体的理论,可以看成是很抽象的说法,就如同“善有善报”一样。如果有一天,西医从科学上找到了一个非常具体的解释,什么水呀,血呀,正好有一根神经从耳朵上很偶然的如何联到了肝上啊等等,然后总结说,确实可以从耳朵的某个穴位去治疗肝病,但是这完全是一个神经线的“巧合”。从而,用来否定中医的阴阳五行学说。显然,这是很多人不能被接受的。

理嘛,就是有层次的。从中学到大学,都在学微积分,可是讲的不一样,也有一个从具体到更抽象的过程。但是,我们不能用低层次的发现去否定高层次的认识。

就说“善有善报”。佛家讲做善事就能积“德”,“德”呢,是一种白色的物质,聚集在人的体外。用科学的术语讲,就形成了一个能量场。这个场,就能保护人逢凶化吉。具体如何做到让人逢凶化吉,每一次必然有其符合人这一层理的一个过程。对“有神论”来说,神要在人间做什么事,当然就是要利用人间的理来做,因为人这一层本来就是神创造的,正是“神”的智慧的表现,怎么能因为你发现了这个被神利用来做事的人间的理,反而说没有了神的意志呢?

“无神论”用找到一个人间的理来否定“有神论”的例子很多。“进化论”中也出现了很多分子、基因等理论,就算这些理论能为“进化论”提供一些说法,我们有没有想过,分子、基因等东西本身是不是神用来在人间做事的工具呢?

想一想那一群“机器人”。假设它们每天都听到一种打铃声,早期“愚昧”的“机器人”把这归于有“人”作怪。慢慢的,一些聪明的“机器人”发现了这种铃声是如何出来的,找到了在“机器人”这一层的理:原来是有一口钟,在齿轮运转的机制之下,到每天的中午,就发生撞击而产生了打铃声。“机器人”揭开了铃声的秘密,不再相信有“人”作怪了。话说到这里,也算是一种正常的认识,就如同人类了解了雷电的秘密而不再相信是有“神”使雷电产生一样。但是,如果这些“机器人”还要向前推一步,以发现了铃声的秘密来否定“人”的存在,就算过头了。因为那口钟真的就是“人”设计制造出来并放在那里的。

5.“不能证明存在”就是“肯定不存在”吗?

中国科技馆馆长王渝生2004年2月26日在中宣部《时事报告》撰文说,“但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事实能够证明鬼神的存在。因此,有神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是人类认识的误区,是颠倒了的世界观。”

有神无神,一个被人类争论了几千年的“世界之最”的难题,在王馆长看来,很简单就攻克了:为什么“有神论”是错误的?因为“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事实能够证明鬼神的存在”。

哥德巴赫猜想,迄今为止没有被证明,难道就要断言哥德巴赫猜想是错误的,要取缔这颗数学家们梦想摘取的“皇冠上的明珠”吗?王馆长在紧跟中共大批判需要的同时,忘记了顾全中共需要加以利用和歌颂的其它“典型”,更缺乏科学工作的基本科学态度。

事实上,我们完全可以说,“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事实能够证明鬼神的不存在”,于是我们就该断言“无神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是人类认识的误区,是颠倒了的世界观。”请问,“无神论”者们同意吗?

所以王馆长错了,错得很离谱。错的不在于他的结论对不对,而是他对问题推理的逻辑。

如果王馆长只是在发表作为一种从个人的角度去否定“有神论”的理论,无论他的逻辑如何混乱,都无可厚非,那是他的言论自由。但是,王馆长不是这样的学者。他在这篇文章中以法轮功为攻击目标,他的这番话是带着“中宣部”的政治使命为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搞群体灭绝作理论背书,这就远远超出了学术研究的范围。他的“逻辑错误”就不能被看作单纯的学术争论,而是磨刀霍霍的杀人凶器了。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