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风雨归途 助师正法(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31日】(接前文)

四、紧跟正法進程

1、揭露当地邪恶,抵制迫害

大法弟子王斌(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站软件室工程师,曾获国家科技二等奖,享年47岁)2000年9月27日被迫害致死后,大法弟子与其家人坚决抵制迫害,起诉看守所的冯喜等3个警察和被指使的刑事犯。迫害王斌的警察冯喜被判刑,另两个警察被开除出公安队伍,刑事犯被判重刑,王斌家人暂且得到7万余元的经济补偿(七万人民币一条人命)。

2001年秋末,大法弟子陈秋兰被迫害致死。同修们知道消息后,20几位各地协调人立即召集一处,针对陈秋兰被迫害致死如何揭露当地邪恶展开讨论。当时不知道陈秋兰的工作单位、又没有她的照片。当日下午同修们各自准备:有负责写文字材料写公告传单的、有负责网上曝光的、有负责写条幅的、有负责联系家人要照片的、有负责调查迫害致死情况的、有负责及时通知家属配合我们强烈要求尸体不能火化的,就连条幅词句条幅挂于何处也作了详细的安排。因祭奠条幅不能挂于居民区和机关企业,大家决定将祭奠条幅挂在医院和公众场所,当晚一切准备工作就绪。第二日早晨,全市各地区贴满了陈秋兰被迫害致死的公告,“大法弟子陈秋兰永垂不朽”的大条幅在风中警示世人迫害者的邪恶,也昭示着大法弟子用生命捍卫真理的不屈精神。

2002年1月“十六”大前夕,由市石油公司、市政府、石油管理局三家联合成立了邪恶的洗脑班,对外称法制教育学校。巨额投资200万,从劳教所调来15名管教,每期办班2个月,每期绑架学员10至12人,勒索大法弟子的单位每人必须交纳6000元。被绑架的学员由所在单位派一人负责监管,采取强制手段,限制学员人身自由,甚至学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被监控之中。被强迫洗脑的大法弟子每天被逼迫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并采取各种方式及手段逼迫大法学员转化、写决裂书,否则就强行劳教。大法弟子刘××在此洗脑班因不写“决裂书”而被送到哈尔滨戒毒所后迫害致死。各单位领导迫于压力,主动配合邪恶的610和上级部门往洗脑班送人。由于没有意识到洗脑班的邪恶程度,没能及时讲清真象,抵制迫害。以致邪恶连续办了三期洗脑班。后来同修们意识到,必须破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一切都应该师父说了算。一大法弟子在洗脑班里面对30多人讲真象、有的绝食抗议等坚决抵制迫害。外面的同修纷纷在网上揭露洗脑班的邪恶,找相关责任人讲真象、贴粘贴、贴公告、打电话、挂条幅、整体发正念等,消除了邪恶气焰。至此,各单位不再配合邪恶往洗脑班送人。洗脑班目前已经彻底解体。

2、拍摄酷刑演示

明慧网提出大陆同修提供酷刑演示活动以来,我们地区大法弟子便投入紧张的筹备工作。服装、道具、人员、场地准备就绪后,大家奔赴拍摄场地。其间一些看似平凡的小事令人感动。而且重新拍摄的许多照片上都有色彩各异的法轮,展现了大法的玄妙与神奇。

首次拍摄后观看片子,看到了许多不足。比如服装、道具不尽人意,每个人的心态不到位,尤其“警察”不够凶狠营造不出邪恶气氛来,有的酷刑只是简单的任务式的演示一下,片子显得平淡。大家为此展开交流,认识到作为大陆同修提供酷刑演示将更直观的揭露江氏暴政的邪恶、更深入的救度众生;认识到酷刑演示的庄严与神圣以及在正法中的伟大历史意义。整体提高认识后一致决定重拍。

再次来到拍摄现场,一同修当场对“警察”表示:“你真的打我,没关系,只要真实就行”;刚刚释放不久身体还极度虚弱的同修也亲自演示曾遭遇的种种酷刑,为真实的再现狱中插管灌食时胸闷窒息汗流浃背的痛苦情景,他宁愿咀嚼红树椒使身体流汗;有的同修以法为大,打工之余虽又苦又累也挤时间积极参加此活动,并说自己演示的酷刑图片能被明慧采用最幸运;有一位同修不知道拍的片子将做面部处理,以为自己的形象会在明慧公开,抱着宁可再次遭受迫害也要揭露邪恶的心态来参加此活动。最值得我们一提的是:一获释不久的同修,他演示的酷刑最多,挨“打”也最多,拍摄铁索吊挂酷刑时他又主动提出由他来演示。当将他脚下的椅子撤离。身体被铁索悬吊于空中时,剧烈的疼痛使他眉头紧锁低声呻吟,解下刑具时,他的手腕已被撸破皮、勒出深深的伤痕。有这样一位同修,家里四口人,全家人靠他站大岗来维持生活,在这种生活艰难的情况下,积极主动的来参与拍酷刑展。他由衷的说:“个人的事再大,也没有大法的事大,个人的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呢?”当观看这张照片时,我们看到色彩艳丽的法轮在他脑部腿部等处飞旋!

此次酷刑演示活动,使我们认识到:证实法的任何工作都无比殊胜,都应用心认真去做。通过交流,大家认为这件事不但要做,而且要做好,整体升华后,又开始第二次重拍。重拍过程中,金光闪闪的法轮也体现了整体配合的法力与另外空间正法的美好与殊胜。

3、参加首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征文

明慧网发出首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书面法会征文启示后,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便积极参与此项活动。有一地区通过与协调人交流,当地同修认识到这是师父给予大陆大法弟子整体提高和升华的机会,认识到此次法会的庄严、神圣与伟大意义,从中找到差距和不足。大家都积极投入书写正法中的心得,找同修帮助整理文稿。后来,此地区的《风雨中我们昂首前行》和《风雨归途》及其它地区的一篇征文在明慧网相继发表。

4、各地区成立明慧学校

自 2003年至今,我们地区相继办起了几个明慧幼儿园和明慧辅导班。通过几次交流,教师员工认识到与社会办学不同的是,应该放下利益之心,把孩子能听到大法,家长能明白真象放在首位,这才是做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真正使命与办学的意义,这也是真正支撑他们走到今天而且还想要更好的走下去的动力。

他们在孩子睡觉前给孩子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常给孩子听《普度》《济世》的音乐;教孩子背诵《洪吟》;给孩子播放明慧网下载的动画片。为了归正孩子们的言行,利用吃饭和玩儿的时间,给他们读《新儿童故事》、正见网和一些真象小册子,课后语文补习班稍大一些的孩子就给讲《中华寓言》、《成语故事》、《曾参杀人》、《千万买邻》、《指鹿为马》等故事教育孩子重德,让孩子们按“真善忍”做好孩子。使他们幼小的心灵得以净化。

虽然大陆的环境不允许象海外明慧小学那样培养孩子,他们就尽最大的努力去做。有的家长反映孩子送到大法弟子办的班不生病。有个孩子去时是心肌炎,一个班没完就好了,家长非常高兴。有的家长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说:你这场真好。这些孩子在家里都很听话,处处替别人着想,主动帮家里干活,而且都能坚持。家长都特别高兴还跟大法弟子说:孩子到这里几个月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能够把以前买零食或玩具钱存起来当上学的学费,说是老师教的。40多人在外面玩,一人看着,跑远了,一招呼就回来。而且还知道学习,就连小学教新一年的老师都喜欢要大法弟子班里的孩子。

例如,有这样一个孩子,魔性很大,成天哭起来就没完没了,同时还骂人、打人,家长在多所幼儿园拒收的情况下,送到大法弟子办的幼儿园。针对这种情况,同修通过学法交流向内找,认识到在困难面前不能推脱,既然送来了就是缘份,幼儿园同修整体对这孩子发了一个星期的正念,这孩子变得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一切不良习惯全部改掉了。

一年多来,孩子们都不同程度的发生了变化:普遍变的听话、有礼貌;魔性很大的孩子变的友善、平和:原来沉闷不合群的孩子变的乐观了;有的小孩有时还会不自觉的盘上小腿,双手合十,微闭双目,问他在干啥也不说;有个小孩在跟小朋友们玩时还说:“以后我就坐上大船飞走了。”有的孩子做出来的动作很特殊,也没人教他(她),课堂上或在课间,有的双手合十;有的在楼下玩时,不小心把球踢進一楼的阳台底下的空隙里,他不爬進去拿,而是双手合十在那等;有时让他们看《转法轮》封面,大多数孩子都说转。表面上大法弟子只做了该做的一点点,是师父是大法使他(她)们返本归真,真的得度了。

在同修的建议下,大法弟子打算开办周托。把一些大法弟子家的孩子接来,晚上共同学法;周六、周日还可以不定期的集中一些小弟子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组织开小弟子法会,形成良好的修炼环境。

5.积极参与宇宙正邪大战

当看到明慧网上开天目的同修发表的宇宙正邪大战和各地同修到北京铲除邪恶的文章,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多次法会交流后,越来越多的大法弟子纷纷踏上去往北京的列车。在天安门广场、天安门城楼、紫禁城。中南海等处静静的发正念,铲除那里一切破坏法的因素,解体邪恶老巢。

有的大法弟子由天安门前出发步行经由长安街、府右街、景山前街、北池子大街绕中南海一周,一路发着正念;有的双脚磨出了血泡;有一刚从狱中闯出双腿还未完全康复的同修,平时走20分钟就累得不行,而他却坚持步行近三个小时的对中南海邪恶巢穴的近距离发正念。

有一同修发现在天安门广场拍摄的照片几乎都有法轮,尤其夜间广场上空的法轮非常密集,便在天安门广场选取不同角度拍摄了几幅表现夜空法轮飞旋的图片。图片中可以看出,由于正法洪势的推進,加之全世界大法弟子的不断发正念,尤其大法弟子云集北京主战场参与宇宙的正邪大战,另外空间到处充满了正的力量!

“北京卫视”插播法轮功真象,覆盖面很大。全国各地大法弟子积极参与去北京发正念,减轻了北京同修的压力,消除和抑制了邪恶历次对真象插播的反扑,体现了大法弟子的整体的凝聚力。

回顾我市大法弟子近六年来风风雨雨的正法历程,有可歌可泣的壮举,也有太多的不足和遗憾。能够在摔打中走到今天,得益于师父的慈悲呵护,得益于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在今后的正法途中,我们将坚持集体学法、坚持法会交流、整体协调,做好三件事,实践师父与法对我们的要求,为未来众生确立一条正确的参照之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