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辽宁大法学员五年来被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4日】我是辽宁鞍山大法学员。自从恶首对法轮功镇压以来,我在拘留所、看守所、教养院共被非法关押了60多个月。在这五年多的时间里,我多次被抓,三次被教养。经历和看到了江氏邪恶集团对大法弟子的疯狂的迫害。

我第一次被教养是1999年10月19日我去北京上访而被抓的,被非法关押在鞍山市月明山教养院判2年教养,十个月后于2000年8月17日释放。

第二次是因为在我家看《转法轮》书。在2000年10月10日,本地公安分局恶警到我家,发现《转法轮》书,恶警当时把书拿走。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应该护法,所以我不让拿,被恶警强行带走非法拘留15天后被转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2天后又判教养2年,送到鞍山月明山教养院。教养通知书上所谓的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

在教养院政委张振阳找我谈话,我问:“我在家看书犯了什么法?法律上哪条规定在家看书是扰乱社会秩序。”张振阳狡辩说:“看法轮功书就不行。”我说:“你把《转法轮》书拿来看看,书里哪句话对政府对人民对社会不利,找出一句就行。”张振阳当时没说话,临走时说“你在这好好呆着吧”,然后就走了。

教养院的恶警们经常指使犯人殴打大法弟子。2001年4月14日,有犯人无故骂一位大法弟子,我提出抗议。两个值班恶警把我带到值班室用拳头打我的脸,直到把我打倒在地实在站不起来为止。后又把我关进小号。当天全体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恶警害怕了,只把我关了一个多小时就放了出就来。后来看我实在不妥协就把我关进普教大队迫害。到两年期满的时候正赶上开十六大,又非法超期关押了27天,我提出抗议。临放时还向我要200元钱,我说:你们超期关押我已经在犯法,这200元我是不会给的。就这样我在2002年11月20日回到家里。

第三次被迫害是因为我在火车上散发真象材料,被乘警发现把我押到沈阳站前原路派出所。在派出所被扣在铁凳子上一天一夜,后来把我送到沈阳和平区第二看守所。我绝食抗议迫害。在看守所关押18天后被送往沈阳大北监狱监管医院关押在地下室。那里非常恶劣,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据我了解有很多大法弟子在这里被非法关押。在这绝食,如果死了,他们写个证明说是拒绝治疗,就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我在监管医院关押27天后又送到沈新教养院新收大队,因为我绝食抗议迫害,两天后,于2003年2月18日被送到沈阳张士教养院。这里可真是邪恶之徒的黑窝。这里有法制学校,是罗干在这里设立的典型,专为强制大法弟子放弃修炼而用的。所有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一到这,就叫几个犯人看着,每天24小时不让上床休息,每天由几个犹大洗脑。几天后还坚持修炼就强迫蹲着,或把腿双盘上,把手绑上几个小时不让拿下来。我亲眼看到有个同修被盘了8个多小时,好些天不能走路。还坚持修炼,就用电棍电,有时8根电棍同时电。4、5个恶警每人手里两根电棍,把大法弟子用手铐大字型铐在铁床上,4、5个犯人用手摁着,电完之后的大法弟子真是惨不忍睹。

我刚到教养院第一天,恶警就叫犹大做我的工作,晚上不让我上床休息,让我蹲着,我坚定正念不承认这一切。就这样折磨我20多天。后来我绝食反迫害,第三天给我强制灌食,他们几个人摁着我给我灌盐水。

他们看我不放弃修炼,就把我送到普教大队看押,每天4个普教24小时看着我,白天强制劳动,因为我抗议这种迫害,2003年7月26日开始他们不让我上床睡觉。就这样我在地上睡了五个月。

2004年3月28日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搞邪恶的攻坚战。恶警周翔宇,刘威,张杰朋等叫4个犯人强行扒光衣服摁着我,同时用八根电棍电我,每次40多分钟,电没了就又充上再接着电。

我于2005年1月9日回家,第二天当地恶警到我家找我谈话,叫我不要炼功,不要出去哪都走,不要讲真象,还要每天去村上报道。这一切我都没有答应,我告诉他们说:“我已经释放回家我是国家合法公民,你这些要求是非法的,完全剥夺了我的公民权利,所以我不能答应。”1月20日警察又来我家,我没在家。他们在我家非法搜查,把我私人电话号码抄走了。1月26日警察又来我家我对警察说:“你来看我,我不反对,但是你来 监视我,我抗议。你再来我家监视或者搜查我将到公安法院起诉你们,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来。”

其实并不是我们法轮功修炼者扰乱社会秩序,而是江氏政府下的这些恶官恶警扰乱我们的正常生活秩序。我回家才20多天警察就三次来我家骚扰我,我爱人心脏不好,他们一来我爱人就吓得不行,到底是谁扰乱社会秩序这不一目了然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