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四川广元监狱里正念抵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4日】2005年元旦前,四川省广元市广元监狱不法人员又办板报诬蔑大法,曹继光和其他大法弟子严正的找不法人员谈话,提出擦掉。在大法弟子们强大的正念下,这些得以实现。

广元监狱对每名大法弟子,指派2-3名服刑犯人24小时轮班严密监视,不允许大法弟子互相说话以及任何形式的接触等等,还作大法弟子的日常行为记录,内容包括一日三餐吃的什么,吃了多少,多长时间大、小便,时间多少、几次等,包括站、坐、卧等肢体细节。每2-3小时作一次记录。还要编造假学习记录,以便上级检查时搞搞形式。大法弟子从未参与这些所谓的“学习”,也从不参与监狱的任何与修炼人无关的事。

被非法关押在二监区的广汉市大法弟子肖洪模,因狱警用开批斗会的形式污辱大法,于是大声高呼“法轮大法好”等等,被恶警用脚踩着脖子,几个人按在地上用警棍抽打,致使肖洪模好长一段时间整个人都疲软。后来肖洪模以绝食来抗议迫害,恶警即将肖洪模关进一间只有他和两个服刑犯人看守的监舍。此监舍在走廊的尽头,然后又在门外划了一道“警戒线”,但这并不是监狱为了监管而设立的“警戒线”,任何服刑人员被严令不得超越这道“警戒线”。所以无法目睹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肖洪模绝食期间,被强制灌食、输液,主管副监狱长谢平以及直接参与的管理者都找肖洪模谈过话。后来,肖洪模以正念结束了不法人员对他的迫害。

2003年8月监区办黑板报污辱大法,黑龙江黑河市大法弟子徐卫东、成都龙泉驿大法弟子谢洪明将其擦掉,被恶警毒打,但他们的心依然岿然不动。

邻水大法弟子曹继光是由德阳监狱转到广元监狱来的。在德阳监狱刚入监即被关进严管队长达9个月,期间被恶警指使服刑犯人殴打。恶警强迫曹继光背监规,曹继光将监规册子撕得粉碎,被关禁闭。后来曹继光被强制看邪恶的书,曹不看,恶警又叫其他服刑犯人对曹近距离读念,曹继光就将书撕毁,又被恶警关禁闭。2003年8-10月,广元监狱只给曹继光每周2次肉吃,而其他服刑人员每周3次。由于恶警办板报污辱大法,曹继光找到恶警,向他们讲真象与证实法,并对不公正的对待进行了抵制:每日只吃一餐。3个月后,恶警答应不再办板报,曹继光的伙食也与其他人一样了。

曹继光在与恶警的谈话中,正念直言,说警察连服刑人员的食物,包括肉、菜、豆腐都往自己的家里拿,弄得服刑人员早晚吃稀饭、馒头、泡菜,只有中午吃米饭、素菜,还有的值班警察晚上或早上起床后叫服刑人员给他煮方便面,却不给面,食堂服刑人员只得忍气吞声自掏腰包,而且煮时还加菜、肉等等,这些都是服刑人员的伙食费。

狱警田勇,甚至在服刑人员供开水时去开水锅炉洗早澡,所有水瓶都停止了打水,后来那天已无开水,以致几百人喝不上开水,服刑人员窝了一肚子气,却不敢说什么。象这样的警察连做人最基本的道德都没有,怎么能维护正义呢?曹继光在2004年6月份写了50余页关于大法真象的资料给狱警,后来狱警不再去给他作任何形式的所谓“转化谈话”。

直到现在,曹继光也从不打报告,不穿囚服,曹继光在狱中已经三年半多了。广元监狱看守大法弟子的服刑人员被强令要求:不允许大法弟子炼功,不准大法弟子之间有任何形式的接触,而且强令其他服刑人员也不能与大法弟子接触、交谈。这是因为邪恶之徒害怕它们干的坏事会被更多的人知道,害怕更多明白真象的人得法。

被指派监视大法弟子的服刑犯人由监狱直接颁发奖励,每年2个功1个劳积,每个功可以减刑3-4个月,1个劳积相当于个一个功,这些实属特别政策,口头规定,无任何文本考证,但在实施过程中确有例证,专职看守大法弟子的服刑犯人的确是因为这些政策减过刑。据称,广元监狱每收一名大法弟子由省监狱管理局拨款2000元。

现在广元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30人以上,他们当中有:广汉市的肖洪模、苍溪县的曾玉贤、平昌县的吴珀辰、张宗善、邻水县的曹继光、郫县的张锐、黑龙江黑河的徐卫东、成都双流县的康立、吕生云、成都龙泉驿区的谢洪明、夹江县帅良成、重庆潼南县的唐德良、峨边县的杨国兵,还有梓潼的3人,古蔺3人,以及西昌等地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