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讲真象被举报 师父看护化险为夷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4月10日】2001年11月,去浴池洗澡,人很多。我先主动和她们拉家常,并帮助老年妇女擦澡。然后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讲了得法前后的身心变化,又讲了天安门自焚的骗局,20多人围着听,唯有搓澡的不接受。她总提一些问题,正是我要给大家讲的真象。这20多人都对法轮功有了正确认识,还有一个银行干部,当时表示回家也炼法轮功。这次讲真象后,搓澡的把我告到了610。

没过几天,同修告诉我610在各分局找帮人搓澡的法轮功学员。无论他们多么猖狂,谁也干扰不了我讲真象,这是在救度世人,师父在看护着,邪恶是不敢迫害的。后来,办事处书记来电话问我是不是在那个浴池搓澡,被儿子(常人)厉声质问并说:“我家没有坏人。”就这样,满以为事情过去了。

几天后,所长又打来电话,问我说:“在家吗,没事,只是问问。”没5分钟,外边就敲门,门前停着警车,所长站在门口。我客气的把他们让進屋,必须给他们讲真象,不能错过机会,他们明白真象后,才能不迫害同修、不仇视大法,才能有希望。我给他们让了座,就说:“你们一天工作都很忙,天天和炼法轮功的过不去,你们看看,我们这些炼功人,都是为了祛病健身,做个好人,哪里对别人不好?偷、杀、抢的不管,抓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干啥呀?”所长忙说:“今天来的目地是分局有点事要核实一下,去一趟就回来。”我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还去分局,有事就在这里说吧,我们炼功的讲真、善、忍,你们抓人用这种方式,我绝不配合!”丈夫不修炼也说:“俺不去,用这种方式抓人,不行,不能去!”我头脑非常清醒,讲真象救度世人没有错,一正压百邪,如不能堂堂正正对待,绕开走,他们没完没了的骚扰,不是干扰讲真象吗?再说,他们都是被谎言毒害了的众生,也需要被救度呀。于是,我对所长说:“说了可算数,核实完我马上回来,我家煮的大碴子怕糊锅。”

外面下着小雪,丈夫低着头,看出他的恐惧心理。他送出大门,连声说:“快回来呀,一定得回来呀!”我说:“没事,一定得回来,别惦记。”我们坐上警车去了分局。

刚上二楼,一个女干警非常邪恶,讽刺的语气说:“你就是×××?今天来了就别想回去!”我笑了一下,根本这话没当个事,她拿起电话告诉对方:“×××来了”,对方说:“看住她,别让她跑了。”他们的对话把我逗乐了:“啥事?这么严重?还别让她跑了?车接都不想来呀,还跑呢!”大家也都乐了。

我们刚上楼,崔荣利(已经遭恶报,被人用刀刺死)大声吼道:“×××,一天忙活得挺欢哪!你和谁去田玉芝家了?”我装作没听懂的样子说:“谁是田玉芝?(在劳教所被洗脑后当了犹大,现在遭恶报)我和同修间从来不问姓名,对不上号。”崔荣利气更大了:“你去那里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了?”我根本没被他的张牙舞爪吓住,笑着说:“去哪讲了?地方可多了,电视演的确实是假的,我修的是‘真、善、忍’,那说真话不对吗?‘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站起来,给室内几个干警讲了‘天安门自焚’真象,所长耐心的听,连连点头,连邪恶的崔荣利也不得不跟着听。

这时,室内的紧张空气没有了,崔荣利也不象开始那样凶了,我对他很严肃地说:“你刚才怎么那样对我?象审犯人似的?错了!今天是你们所长求我来帮助你们核实事实的,再不客气对待我,我马上回家!”崔荣利问我:“你在哪个浴池搓澡?”我问他说:“哪个浴池能让我这大年纪的人搓澡?你家开浴池能用我吗?还不把小姐们都搓跑了?是吧?”一个干警说:“老崔算了,根本搓澡的不是她,以后少整这边的事。”崔荣利听这话后就回办公室了。

在场的一个干警抓住我的右手大拇指,小声说:“伟大的大姐呀,钢!”我俩互相笑了一下,我一看没事了,就开玩笑的大声说:“今天我家煮的大碴子,我请客请你们吃绿色食品!”我谢绝了一位警察给我坐车的3元钱和一干警送的两包小咸菜,堂堂正正的走出公安局。当到家时,看到站在门口的丈夫身上披了一层雪花,已经等了很久了。

大法弟子是无所不能的,只要走得正,心坦然不动,邪恶再疯狂,也不敢动正念正行救度世人的大法弟子。这次讲真象被人举报,堂堂正正闯出来,是师父的慈悲看护,才化险为夷。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