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儿两判劳教一精神失常 老母亲悲愤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4月10日】1999年7月20日邪恶的迫害开始后,我和大妹妹被非法判三年劳教;二妹妹在派出所被迫害得至今神志不清;母亲亲眼目睹自己的三个女儿因做好人而惨遭迫害,最终悲愤离世。

我是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有类风湿等病,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痊愈。我们全家姐妹三人都炼功,身体的病全好了,都过着祥和美好的生活。可好景不长,1999年7月20日恶党就不让炼功了,从那时起,我家就一直象乌云笼罩一样,单位的、派出所的骚扰不停。

我和小妹妹于2000年10月份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关押在北京怀柔拘留所、又给转到当地在北京的周转站、当地包片警察押回送进当地拘留所,共迫害27天。在北京周转站我们的300多元钱被片警搜去,又勒索3000元钱才放回。回来后还是被骚扰不停,有时大妹妹被抓走,有时二妹妹被抓走。来骚扰的人也不断,我还有80多岁的老母亲,让她老人家难以承受。

2001年1月份,我市610办公室的人又来我家,骗我出家门,刚一出家门就把我直接拉到了拘留所。我走后,我的弟弟打车,追到610办公室一看我没在那里,就知道上当了,直接追到拘留所,正好和送我的警车碰个对面。我的母亲和家人天天去610要人,我在里面天天喊放人,我要出去;他们一看家人实在不让了,一个星期后给我放回来。

2002年2月恶警到我大妹妹家把她劫持到洗脑班后,又到我家来劫持我,他们进屋的时候,我正在屋里,在他们和我弟弟说话的时候,我就走出去,等他们想起我的时候,我已经走脱。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们一趟一趟的到家来骚扰,让家人把我找回来。五月份的一天晚上,单位来了三个人,看我在家,马上给派出所打电话,他们一会就到了,马上就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关押一天一宿后,把我送到拘留所,受迫害两个多月。我二妹妹又被绑架到派出所,他们打我二妹妹,拽着头发往墙上撞,把我二妹妹当时撞的眼冒金花,过后就一直神志不清。即使那样,他们还给她送到拘留所,到那里她就是不吃饭,他们怕出人命,就把我们姐俩放回。从那时开始到现在我二妹妹一直神志不清,精神失常。一个好人,竟给迫害成这样,天理怎能容!

2002年9月30日,我上街买东西回来时看到家门口有辆警车,我还没走到家门口,四个警察不由分说,就把我抬上警车,这回直接就把我送到第一看守所,我绝食,姓罗的恶警用小白龙往我身上抽。他们非法给我判了三年劳教,送进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那里是最邪恶的黑窝,一到那里就关在屋里蹲着,不填转化表不让起来,我蹲了三十多个小时,最后就我一个人了,他们就把我硬拉出去按着我的手签了名,真是邪恶至极。

有一次,我不配合他们的要求,就照我脸打了三拳。还有一次,他们让答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问题,我拒绝,他们就给我上大挂,我心里马上喊:师父,救救我呀!他们给我的两只手扣上扣子,分别扣在两个床上,用电棍把我的脸电一遍,在师父的呵护下,脸一点没变样,可心脏就象不行了一样,心跳的不行,头就耷拉下来了,他们看我要不行了,赶快给我放下来,找医生,医生一检查没有太大毛病,他们不敢给我再上大挂了。

那里的邪恶勾当太多了,我被关进六、七次小号,受尽他们的迫害。还有超负荷劳动,从早上5 点钟起来,一直干到晚上8 点半,干不完,就得拿回来在自己床上干,干不完不让睡觉,真是人间地狱,邪恶无比。

现在我劳教期满回来了,我的妈妈在去年两个女儿被劳教,小女儿精神失常的巨大打击下,痛苦的离开了人世;我的大妹妹在2004年7月被绑架判三年劳教,现在还在万家劳教所,我的二妹妹和我在家,二妹还神志不清。

这一场邪恶的迫害,使我原来幸福的一家,被迫害成骨肉分离,母亲惨死。

正告那些作恶多端的人:善恶必有报,你们迫害好人的恶行天理不容!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