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曝光邪恶的上海提篮桥监狱(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4月12日】最近,上海提篮桥监狱邪恶人员对大法学员进行重新分组或者隔绝调离,一面疯狂迫害大法学员,一面查找消息泄漏原因。

高精度图片
上海提篮桥监狱

被非法劫持在上海提篮桥监狱的大法学员熊文旗被殴打再次送进医院。由于大法学员熊文旗的所谓刑期就要到期,邪恶人员也加大了对熊文旗的迫害力度,不仅把他24小时绑在床上,而且指使看管犯殴打熊文旗。目前熊文旗身体极度虚弱,连走路都得需要别人搀扶,接见时候举起电话的力气都没有。提篮桥监狱对外接见时,不允许身体接触,双方被封闭,隔着一个玻璃板,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说话。目前,熊文旗被再度送进医院。

大法学员周斌被殴打送进医院之后,目前已经又被劫持回到二监区青年实验中队。邪恶人员害怕他们的恶行曝光,不敢告诉周斌的家人,周斌已经有4、5个月没有见到亲人了。在提篮桥监狱,不给你会见亲属,一个中队长就有这样的权力。几乎所有的大法学员都遭受到过这种迫害。

另有一王姓女性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提篮桥是个邪恶的黑窝,很多女性大法学员,被邪恶人员劫持到提篮桥。提篮桥有关押松江女子监狱大法学员的记录。此王姓大法学员来自上海虹口看守所,在虹口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就被劫持到提篮桥。这极不正常,请知道这一情况的大法学员提供更多的消息。

在提篮桥监狱,对两种情况下迫害非常大。一个是刚刚入监不久的时候,那时对监狱环境不熟悉,而监狱里往往又分外黑暗恐怖,邪恶人员就利用这个机会找学员的怕心下手。有时学员又不知道利用法律来保护自己,如果缺乏正念正行,邪恶就分外猖狂,真的就能抛开一切法律,赤裸裸的迫害。如果刚刚入监的大法学员能顶住压力,邪恶的所谓“攻坚战”没有效果,那么邪恶人员就可能会采取冷化处理,希望用整个监狱邪恶的环境磨去学员的棱角。当然此时我们的学员在坚定大法的同时,也会逐渐看清邪恶的真面目。

第二种迫害严重的情况是马上就要出监的情况。平时的时候,监狱高层当权者还要粉饰一些人权啊、权利义务啊这些事情,但是到了这个时候,高层的邪恶人员也会抛开这些,给下属施加压力:“那个某某怎么样了啊?要加大‘教育’力度,尽快转化。”甚至有的还会要求下属“必须在刑期内转化”。那么这个时候身处第一线的邪恶打手就会什么也不顾忌,再度赤裸裸的迫害。如当时的流氓书记傅克琥直接要求转化杨延辉。杨延辉被非法判刑3年,只剩下10几天就要刑满释放了,流氓傅克琥直接策划了对杨延辉的残暴殴打。

请看到此文的大法学员,尤其是上海地区的大法学员在发正念时彻底清除提篮桥监狱的所有邪恶。从整体角度讲真象、揭露邪恶。如果家属对监狱对我们亲人的迫害进行置疑、反对、抵制,邪恶人员是非常害怕的。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