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汤逊湖洗脑班的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4月13日】汤逊湖洗脑班的位置在湖北省监狱的附近,是凡送人到这里都得从省监狱的大门口经过,在洗脑班内也能听到从监狱中传来的练操的声音。

洗脑班是租用的,原来可能是一所很小的学校,有操场和一些配套设施,但其内部已被改造。不法之徒们把绑架或诱骗来的法轮功学员也叫做学员,用这种偷换概念的方式掩盖其私设监狱、劫持无辜公民的犯罪事实。

这个私设监狱里的每间卧室并排放着三张床,室内有厕所。靠门边的床由“一陪”睡,“一陪”通常由学员的亲人或同单位的人充当,一来便于用“情”来瓦解学员的意志,二来可以炮制他们没有对学员用刑或其它方式的虐待的印象。其实这本来是在国内外的强大呼声下,邪党不得不有所收敛的表现,邪党却反而用来攻击明慧网。首先,在各地洗脑班中存在大量暴行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而且,把无辜公民绑架到洗脑班本身就是严重的犯罪。靠窗边的床是“二陪”,一般是从湖北省内各劳教所等地方抽调来的。洗脑班发给他们的文件中要求他们日夜24小时轮班监视法轮功学员,包括上厕所在内,严禁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其实法轮功学员连房门都不能出),严禁炼功,严禁看法轮功的书等等。这些手段都是明目张胆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和信仰自由的犯罪行为。

一陪和二陪几乎每天都要开会,汇报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与思想动态,恶徒向他们布置任务、强调纪律等。然后所谓的干部(其实是犯罪头目,他们中有专门进行心理学研究的)和所谓的帮教们(背叛信仰的犹大)研究对策。刚开始一般是两个帮教一起到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寝室去谈,这时一陪二陪自觉离开。帮教一般都伪装很热心,问法轮功学员是怎么被抓的,是否认识到哪里有漏等,有时自问自答,有时两个帮教互相说话(其实是说给学员听的),也有时指着学员的鼻子指责学员,总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当然,他们也有时候会说,他们并无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意思。如果这些都未能达到目地,到后期时他们会派最邪的帮教用疲劳战术等拖垮法轮功学员。

洗脑方法中还有一些其它的辅助手段。比如:组织妥协的人唱歌、跳舞、打球等,而法轮功学员不准出房间、甚至一陪也得呆在房间里且不准看电视。洗脑班还请了一些邪恶的小人来做帮凶,比如:有所谓的心理医生对法轮功学员讲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可是洗脑班把修心向善的合法公民劫持并进行洗脑是多么的有害心理健康?!有搞法律的给法轮功学员讲资料点交税的问题,这实在是滑稽,在中共邪恶势力迫害法轮功的情况下,揭露迫害、制作真象材料的资料点怎么可能去交税呢?有搞宗教研究的谈法轮功是否是一种宗教或信仰的问题,以及是否参与了政治的问题。这些人完全无视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迫害的事实,他们帮着邪恶的政党迫害好人,居然还说这些好人参与了政治。

所谓的帮教们是被扭曲了正常判断力的犹大和一些无理取闹的恶徒。这些人在怕心和求安逸心的带动下,成了为人所不齿的犹大后,心虚的为自己的无耻行径找借口,并竭力的拉其他人下水,为自己寻找一点心理安慰。

可能由于这个洗脑班采用的是一种很狡猾的洗脑方式,导致一直几乎没有人来揭露其邪恶。同时还有一种现象,就是邪悟后的人往往对帮教和干部感激得不得了,其实是因为这些人正念不强、意志不坚,在求安逸心和怕心的带动下所作的可耻表演。那些犹大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一个借口,他们就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接受了邪悟。同时洗脑班恶徒又安排他们一起唱歌以作为祝贺他们获得了“新生”的纪念,这一切都使得他们很难从邪悟中走出来,有的即使明白了也自觉无脸见人。希望这些人能正视自己的错误、珍惜师父的慈悲,赶紧回到正法修炼中来,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