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联合国揭露中共“对良知的犯罪”(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4月16日】2005年4月7日,在联合国第61届人权大会期间由法轮功人权,联合国协会圣地亚哥分会和国际教育发展组织联合举办了“对良知的犯罪”的研讨会。这个研讨会的主旨是与各国人权组织探讨五年多来发生在中国对广大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揭露这场迫害的实质。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的凯伦派克律师在发言中指出:中共一直抵赖对法轮功学员人权迫害的事实,我是人权律师,我知道什么是人权迫害。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案例有增无减,多得已经超过联合国人权机构的办理能力。中共不思悔改,却企图阻止联合国人权机构的工作,包括企图以“法轮功不是宗教”为理由阻止信仰与宗教自由特派专员的过问。然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却是以诬蔑法轮功为“×教”为理由而进行的,它就是一个迫害信仰与宗教自由的问题。

高精度图片
凯伦派克律师(左)和陈师众(右)
高精度图片
德国法轮功学员熊伟

法轮功人权的陈师众先生向与会者简单的解释了什么是法轮功,中共对法轮功打压迫害的升级过程与这场迫害的实质。陈师众先生指出,中共在国际上谎称法轮功的突然出现与众多的人数使它感到威胁,并以白莲教、太平天国的史例为镇压辩护,这是弥天大谎。实际上,中共从1994年至1999年一直对法轮功监控打压,或可称之为“软镇压”。这是中共对付异己的一贯手法。只是当这种“软镇压”不成功后,才悍然发动“硬镇压”。最后,陈师众先生以二次大战期间德国地下学生组织“白玫瑰”印发反纳粹传单的壮举向与会者解释了法轮功学员反迫害讲真象的意义。

被营救回德国的法轮功学员熊伟在发言中指出,她在2002年1月5日因为在北京街上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警察当街绑架并被非法劳教2年,其间她经受体罚、毒打、长时间超负荷劳动以及中共疯狂的洗脑,对她身心造成了极大摧残。她的家人也遭受了极大的精神打击,在她被关押的两年多,她的母亲由于过度悲伤致使下肢瘫痪。她说:“在那样一个对人身体和心理上严重摧残的环境中,如果不是我发自内心相信‘真善忍’,如果不是每天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思想,仅仅是愤怒和仇恨就会撕破我全部理智和对人类发自内心的关爱。”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的酷刑揭露中共“从未有过体罚和虐待”的谎言。在她被非法劳教期间,国际人权组织曾把她遭迫害的情况上交联合国,中共政府迫于国际压力不得不回复联合国的调查,为了掩盖事实,在回复中撒谎称熊伟在劳教期间没有受到任何折磨,并积极配合改造,身体与精神得到了大大的改善。熊伟在会议上说:“我在邪恶的劳教所里发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一定要在联合国亲自揭露中共政府的谎言,今天我有这个机会把我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公布于世,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酷刑迫害的幸存者法轮功学员何立志原是中国建设部执业资格注册中心高级工程师,曾得过国家金奖。2000年7月他寄给朋友们的信件被国安部特务私拆,因其中提到他本人修炼法轮功受益及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象,在工作单位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法庭上,当律师指出私拆信件是违法取证时,法官竟强词夺理,说具体取证方式是国家机密,不容置疑。当何立志向北京中级法院上诉时,法官竟然未听取他的申诉词就判决“维持原判”。何立志在发言中讲道:“我被监狱的恶警折磨得生命垂危,警察却扬言‘中国监狱没有折磨这个词,我们就是这样对法轮功学员关怀的’。”他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长期折磨,体罚与洗脑。他说:“在监狱里最令我痛心的是看到其他的同修被殴打,自己却无可奈何。在这几年迫害中我对中共对人性的摧残与残暴本性体会的是淋漓尽致。”

何立志还谈到每当中共通过收买和威逼利诱一些国家阻止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通过对中共人权状况谴责案时,中共的宣传媒体是如何疯狂的庆祝,监狱里如何欺骗他们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并逼迫他们写“心得”赞扬“人权最好时期”。这是对国际社会为改善中国人权状况所做出努力的侮辱和敌视。

高精度图片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何立志
高精度图片
法国法轮功学员陈颖

现在法国的法轮功学员陈颖,回国探亲期间被非法关押3次,劳教一年。她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强制注射有毒药物,致使左边身体神经受损,身体出现抽动,部份记忆丧失。她讲到:“在中国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中国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共使用的手段是谎言加暴力,对法轮功学员实行身体和精神的双重迫害。用酷刑折磨人的同时打击人的自尊和尊严来达到摧残人的良知。”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被强迫洗脑后放弃人的良知的痛苦经历和重新修炼法轮功后“真善忍”善的力量,使她从新获得新生。她用自己的经历证明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是泯灭人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