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南阳李霞狱中传书述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4月17日】此文是河南省方城县中南厂附近的大法弟子李霞在狱中所写,她是第三次遭恶人举报,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现被关押在新乡女子劳改厂强制改造。希望知情人提供方城县看守所及新乡女子劳改厂的联系电话及方式。希望广大同修发正念清除所有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地方背后的邪恶因素,停止对她们的迫害!

我是河南南阳的一位农村女大法弟子,很感激伟大的师父没有把我这个不起眼的弟子落下。我是1998年10月份得法,从修炼以来,感觉魔难很大,几乎是泪水伴随我走过来的。我能走到今天,要感谢伟大的师尊,还有同修们的帮助与照顾。

在这场迫害中,我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坚修大法而被恶徒多次非法抄家、判刑、关押、两次被劳教拘留,受尽了折磨、凌辱与酷刑,使我失去了健康的身体,当我每次被抓、被迫害时,我很内疚,总是让我们伟大的师父为我们操心,感觉对不住同修,他们在抓紧时间救度世人的同时,还要营救被恶徒迫害的大法弟子。

2003年12月,我拿了几份有大法真象的年历,想送给我的亲人,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走在宁河厂的一个小街道时,被四个工商人员(两男两女)抢走,还说着:(这)是国家禁止的。我向她们要回我的东西时,他们不但不给,反而叫来宁河厂保卫科牛保军等人(牛保军曾配合方城县公安多次去抄我的家)。当我被牛保军等人带回家时,方城县公安局的十几个人再次抄了我的家,把大法书籍、录音机、炼功带以及真象资料、横幅等都扔到了院子里,他们还把当时自己抄家的景象都拍了下来。接着牛保军和方城县国安大队的岳全发、王书建等人强行把我带到宁河厂保卫科的一间小房子里,由岳全发和王书建非法审问。我把他们非法记录撕后,王书建说:你为啥要撕我的劳动成果?真是一帮无耻之徒,它们对大法弟子从不讲法律,一切都是非法的。

趁中午他们去吃喝之际,我给保卫科人员讲真象,他们也能接受。下午我被带到方城县国安大队,队长李文生凶神恶煞般问我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是大法弟子给的,他逼着问是谁给的,我说我都已经被你们迫害成这个样子了,是绝不允许你们再迫害我们任何一个大法弟子。当时他照我的脸上就是一个耳光(当时我一直在立掌发正念)。岳全发假惺惺的说,谁打了?谁打了?我直言相对,你们打了还说没打,你的眼睛是干啥的?岳说,真不容易,真不容易。后来岳和另一个公安倒了一杯茶,说,你喝吧。我说我不喝。接着他们端给我,我就喝了两口。没想到李文生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把你喝的茶吐出来等无耻的话。我当时更加认清了恶徒的虚伪、狡诈与阴险。

当时我被迫害得已经不能行走。后来就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当时看守所已经有3位同修被抓去迫害,在看守所里惨遭毒打,受尽了屈辱。在这期间,我和另一位同修王秀华在发正念时,被看守所的看管人员张长立用三角带打得满身伤痕。还说:只要是我值班,看见你们炼功就打。他打累了又把鞭子交给外牢人员,唆使他们再继续打,外牢人当时直往后退,没人敢打。为加重迫害我,它们在提审我时编造了很多的谎言。

2004年1月9日,我被恶徒用绳索与其他刑事犯人捆绑在一起去开公捕大会,被强行提拉上带着拖挂的卡车,出看守所大门时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它们告诉车上的两个军警:这个得特殊“照顾”,她腿疼,哪疼就往哪踩!当时就往腿上、脚上又踢又踩,我也没有动,就一直发正念、背法、唱大法的歌曲。它们用绳子在我的脖子上缠了三圈,两个恶警分别拉两个绳头,还说着:你要好好的我们会好好的待你,否则……!我不听它们的任何要求,只管背法、发正念。一个恶警在拉紧绳子时,另外一个武警给他使眼色表示不敢。它们用绳子勒在我的嘴里,不让我发出声音,我就在心里喊。就这样大概持续了三个小时,当一个刺耳的女声宣读着用邪恶的造谣来诽谤我与大法时,我被恶警拽起来,边捂着我的嘴边说:别让台下的人看见绳子(足以见它们干起恶事来是多么心虚和怕曝光)。当时看守所的所长赵锐一直就站在我的身边,这一切它都看见了。我什么也不想,只是不停的发正念。

2004年2月15日,方城县被抓了十几个大法弟子,其中包括我。用它们自己的话说为了吓唬其他大法弟子,我被非法判了四年。现在方城县看守所还有6位大法弟子,那里的环境很差,一个小小的房间里就关押了十几个人,大法弟子与重病人、精神病人关押在一起。其中有2位同修是被家人背回家的,也不知道她们的情况现在怎么样。因我的身体被它们迫害得严重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都是同修在照顾我。

这次的被迫害,使我真正剖析自己,走正自己的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