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经周折从黑龙江哈尔滨监狱传出的信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4月27日】

我所有的亲人们及我的同修们:你们好!

我于2003年9月12日被七台河市法院强迫投入哈监。在之前公安局运用刑讯逼供及各种恶劣手段侮辱人格,由七市法院及各级单位以非正常法律程序判我们,并在三小时之内将17人集体上诉驳回,严重违反宪法。

我们九人以绝食方式抗议迫害和证实法,在六日滴水未进的情况下,我们被匆匆送入哈监。我拒绝戴刑具被投监,当天早晨被一看的恶警郭所长,抓住头发按在地上拳脚相加,用绳子绑住强行送走。到达哈监体检时血压(60-80),心率很高特别不正常,感觉浑身疼痛,头晕,随时有休克的可能,我们九人大多数身体状况都不正常,这种情况已经不符合收监的条件,可是它们不知做了什么交易后,把我们收下。

而且在这种情况下,恶警还强迫我们跑步,每天上午8:00-11:00,下午1:30-4:00不停息地跑,有的晕倒,有的脚被磨出泡肿的很高,还让刑事犯迫害我们,副队长王晓丽经常殴打谩骂法轮功学员。

在集训队将近4个月的时间里,恶警利用各种方式,放录像带,让刑事犯组成转化小组或两个包一个(包夹)来限制大法弟子的言行,我们的一切言行都受限制,这些已经构成了对他人人身权利的侵犯。我们面对的是强制转化,这里大约有50名左右的大法弟子不畏迫害、坚定信仰,可天天都被强行看录像等,有反抗的就被关小号。

3月2日,一监区34名大法弟子不戴名签,不点名,不报数,被带回监舍楼的一个空办公室里坐板,早6:00点到晚8:00,由刑事犯看着,其间由于刑事犯谩骂、挑事端,恶警孙剑扬手打了一个岁数大的大法弟子,同时谩骂。我们共同起来证实法,全部将囚皮脱掉,当天晚上被强行拖回各自监舍,被刑事犯强行穿上囚皮,戴上铐子,强迫坐在地上背铐一宿不让睡觉。

第二天上午恶人韩剑英(曾多次给大法弟子上大挂)和五连保人员将大法弟子双手背扣上,用绳子绑在床沿上,当时是坐下难,站起难。到下午时还有十几名大法弟子没有配合恶人要求,他们就采取了更恶劣、没人性地对他们用酷刑上大挂,有的晕过去了,有的心脏病症出现,惨不忍睹。

3月10日,恶警又对部份大法弟子因炼功等原因又一次给上大挂。5月12日强行我们点名报数,连续两天晚上让犯人三人以上强按我们下蹲报数,过程中按、扭、掐,甚至将脚踏在我的背上。

2月21日,为争取学法和自由权利,4名大法弟子脱囚皮,恶警又用酷刑上大挂折磨这4名大法弟子。关淑玲、张小波当时晕过去。恶警们之前就准备好了药,以防万一,可见它们多么恶劣!12月29日恶警带10个犯人把屋子挂上帘,不让任何人临近其屋,秘密对张丽平、关淑玲、张林文、陈伟君等殴打后上大挂,它们将录音机音乐放很大怕其他大法弟子听见。关淑玲连续两次上大挂也没有顺从它们的要求,它们采取了更恶劣的手段,将关淑玲关到后楼空屋秘密虐待,大约10多天。相继又有刘淑芬、王居艳到后楼遭受迫害,其余有部份大法弟子相继以不同形式,绝食,不点名,不穿囚皮等方式要求见狱长、检察院,以制止他们对大法弟子酷刑虐待。大法弟子正念强,震慑了邪恶。它们害怕了,利用各种欺骗手段不让大法弟子们向上反映。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