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医学院詹业安在中八女子劳教所受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4月8日】詹业安,女,57岁,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技师。我虽与她不曾相识、相交,但却曾经与她在贵州省中八女子劳教所同关一院、同押一栋楼,但由于劳教所的严密封锁,却自始至终没能与她直接接触。只耳闻目睹了一些片断。

2002年我获悉有同修绝食抵制迫害,经暗访得知叫詹业安。詹业安最初入所时曾有同修与她关在同一班,但后也许是她绝食的原因,恶警便把她与所有同修隔离。长时间,詹业安是被关在中八女子劳教所新收队(现已更改为二大队四中队,又名法轮功专管队)三楼二班,全班三、四十人只有她一个大法弟子,其他为吸毒和杂案型劳教人员。长期负责包夹詹业安的有个叫周丽娟的吸毒人员,此人阴狠狡诈,被恶警们当作得力助手,选作二班班长,又作“攻坚人员”专做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事,最终恶有恶报,周丽娟偷带香烟等多次被查获,被加期,一次又利用班长职务之便在食堂偷猪肉,事发后被免去班长一职,罚出新收队,结束她的“包夹”生涯,罚下老队到车间干苦活去了。

詹业安由于长期绝食,身体非常虚弱,我多次见包夹人员粗野的架着或拖拉着她往门岗外去,到医务室作鼻饲,传来的消息说她鼻子很痛,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2003年初春的一天恶警让詹业安出来放风,可是她根本就无力走动。我见她闭目靠在院围墙上身体很虚弱的样子,一会洗脑警李剑莹(2004年下半年李已被调离去守大门去了)叫她们(她和包夹)过来,听到李剑莹问詹业安吃饭没有?詹业安不答,包夹说:“吃了半包方便面。”李剑莹谩骂詹业安,此时只听詹业安用力喊到“法轮大法好!”

那一声“法轮大法好”,更使人身心震撼!然而四合院那些吸毒人员从四面扑向詹业安,个个训练有素,堵嘴的堵嘴,抬的抬脚,飞快的将她抬起冲回房内去了。这是我与詹业安同关一队半年多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也是最后的声音!

此后我牵挂她,却再见不到她的身影。2003年4月的一天,我心中突升一念:要找人打听詹业安的消息。结果我清早入厕时在楼梯的拐角处见詹业安双目紧锁,耷拉着头缩成一团坐在石阶上,完全是奄奄一息昏迷的样子,两个包夹站在两边歇气,因为从楼上抬下来,抬不动了,却好象专在等着我。包夹见我一出现,立即架起詹业安就走,因为法轮功学员相互见到是邪恶之徒最禁止的。詹业安的双脚及整个下肢几乎是在地上拖着,裤子扫着地面,那时的詹业安已是皮包骨头,估计已无法行走。

到晚上我入厕时巧了,同样在相差半分钟就会错过的楼梯口见两个包夹抬着詹业安回来了。原来她们是把詹业安早上送去医务室,晚上再送回来。此后我便再没能见到她,但知她已不在新收队,由于封锁严密却无人知详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