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坚修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4月9日】

  • 选择坚修大法

  • 选择坚信大法

  • 选择坚修大法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在大陆某高校工作,因为法学的不好,有很多执著。2001年4月,我刚从洗脑班出来,就被迫在全员大会上念我的悔过书。我以为,从此掉下去就修不成了,心里非常难过。有一天,看见师父写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看到师父的慈悲,我禁不住泪流满面。我很快在网上严正声明,从新走入正法修炼

    当时,我多么想在全院大会上来一次严正声明,挽回我被洗脑后的负面影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有了这一念,慈悲伟大的师父真的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那是2002年4月,一天单位领导找我,说是有文件规定,党员不许练法轮功,给我一天的时间考虑,如果坚持炼功,就必须退党。我当时就表态,无需考虑,我坚持炼功。我被要求第二天要在全体党员大会上宣读退党声明。我意识到真的机会来了,这是善与恶、正与邪的较量,我一定要挽回影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一定要成功。

    我像是参加一场大战,不停的发着正念,求师父帮助我。第二天,单位开全体党员大会,因为是三所高校合并,大厅里坐满了人。我从座位上站起来,非常冷静的说道:“我先讲几句”,这时有人使劲的阻止我,不让我讲。当时,我只有一念,我一定要讲。我正念正行的讲了真象、坚持修炼法轮功、宣布退党。


    选择坚信大法

    文/河北大法弟子

    在没有得法前,我是一个疾病缠身的人,患有高血压、颈椎病、脚肿,而且心脏也不好,整夜睡不着觉,咽炎每年都要咳嗽不停,丈夫为我的病发愁,到处想办法给我治病,那时真觉得死了痛快啊!然而这一切的痛苦自从我九八年得法后便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丈夫听说法轮功能治病后,便要我去炼功,当时根本不知道大法是什么,也没放在心上,九岁的女儿整天哭着问我得了什么病,能不能治好,我的心理压力特别大。

    有一天,我领着孩子出去散心,看到一个老太太炼法轮功,并说自从炼功后身体特别好,心情也好,知道人为什么而活着了。我当时就决定炼这个功,这样第二天就去了炼功点,当时也没有想治病的想法。

    炼完功回家后就象师父说的变了一个人一样,看谁都特别好,过了半个月,身上的病也都不翼而飞了。后来通过看书,我明白这是教人修炼的功法,要从常人中的好人做起,不争不斗,放淡名利和各种不好的心,逐步升华,那段日子,真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

    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邪恶铺天盖地的压下来,中共江××集团利用电视媒体编造了一桩桩的丑恶闹剧,不知道毒害了多少不明真象的中国人,当然其中也包括我的家人。丈夫对我拳打脚踢,为的是让我放弃修炼真善忍,其他的家人也受着中共媒体的毒害,限制我学法炼功,我真不明白,难道按照真善忍做人也有错吗?如果没有修炼大法,说不定我早已被病魔夺去了生命。我的家人们啊,为什么修炼后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大法带给我们全家的美好你们视而不见呢,却要相信电视上漏洞百出的“自焚”伪案呢?!我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向家人讲真象,法轮功叫人做好人,祛病健身,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有百利而无一害。如果他是×教,怎么敢公开向人民讲真象。中共江××集团只是看到学功的人太多了,心生忌恨和恐惧,才开始镇压迫害的。难道这个社会还怕好人多吗!

    正是因为江××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迫害,我的儿子被停了工作,后来听说交了5000元钱才叫上班。丈夫承受不住这个打击,托人非要把我送去劳教所。其实我丈夫心里最明白法轮大法是好的,他知道法轮功确实让我的身体变好了,家庭和睦了。这让我不得不想起文革时,一个家庭中要分成几派,儿子、父亲、兄弟姐妹互相批斗,早已经历过这一切的中国人为什么还不清醒呢?本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在江泽民一伙的邪恶迫害下我有家不能回,孩子和老人无人照管。

    希望所有正义善良的人们清醒起来吧,认清这场邪恶的迫害,不要相信江氏的谎言欺骗。我坚信按照真善忍法理做个好人没有错,愿所有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