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阿城市徐乃文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1日】江氏邪恶政治流氓集团非法发动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疯狂迫害之后,1999年7月24日上午哈尔滨锅炉有限公司平山分厂书记刘菊兰、工会主席张春晖、镇副书记张君延、副镇长刘某,派出所几个警察到子弟学校教师徐乃文家。张君延逼徐乃文交大法书,交一本,刘某又翻拿两本。他们还要,徐乃文说没了。他们便无理非法把徐乃文拉到派出所软禁,25日下午3点左右放回;被软禁的还有另外几个同修。

2000年4月11日,徐乃文按照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自由,进京上访,为法轮功无端遭受迫害说句公道话。但在通往信访办胡同口便被便衣所抓,一便衣竟动手将一年轻同修打得满脸青紫。他们说:“不许法轮功上访。”后徐乃文被非法关押驻京办,又被押回当地被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5月21日放回。市里向其家人强行非法收取保释金二千元、镇里也向其家人非法强行索取一千元。

2000年6月29日,阿城市公安局政保科崔学和另外一个人在徐乃文上班时候问话,因为拒绝回答他们的问话,徐乃文被强行送往阿城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徐乃文在阿城市平山镇平山派出所门前被强行推上警车时,崔学踹他的下身。送入第一看守所与进到监舍时,徐乃文分别被值班所长王某、二牢头各对准太阳穴和咽喉一顿重拳。二牢头又朝徐乃文软肋踹了一脚,当即徐乃文巨痛难忍,喘不上气。

对徐乃文无理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每天强制坐板十几个小时,他们叫“码坐”,故意把人的臀部坐坏。8月21日,徐乃文被放回。公安局强迫其家属交纳保证金五千元,交不起,后交了三千元;哈尔滨锅炉有限公司平山分厂又勒索一千元,更恶劣地的是扣发徐乃文的工资。2001年2月16日,单位保卫科长崔相如把徐乃文骗到镇派出所拘禁起来,向其家人勒索一千六百元钱后,镇副书记张君延和几个警察非法把徐乃文送进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上,同修一起发正念,使洗脑班以失败收场。

在洗脑班只呆了五天,他们又把徐乃文投进看守所非法迫害。每天屈腿码坐十几小时,臀部溃烂,疼痛难忍。只让立肩睡觉。

在送达劳动教养通知书时,警察问,申诉吗?当被问到如何申诉时。警察马上又说,对了,法轮功不允许申诉,也不允许律师受理。就这样洗脑班被无理随意定教养一年。

2001年4月25日,徐乃文被送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集训队,依然是立肩睡,强制性工作,擦地、刷厕所、倒痰盂。

2001年5月13日,徐乃文被转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继续迫害。他们安排了有时多达二十几人做转化工作,轮流昼夜不停的“谈话”,每天只让睡很少的时间,休息的地方正对着窗户,徐乃文被冻得咳嗽半个月。那时,强制大法学员每天编汽车坐垫,由于工作时间长,屋子又冷又潮,致使人的手脚红肿。他们还让徐乃文坐铁椅子,有时甚至手同时背后扣在铁床上,两个包夹监督。

徐乃文被非法关近两次小号。第一次因为要求还师尊清白、还大法清白、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正义要求,关了2个小时;第二次是因为揭露他们关押学员进小号的行为,他们恼羞成怒,把徐乃文扣在小号的门上,手和上臂都磕碰坏了。就这样一直被扣17天,后又转入严管队继续迫害,这次徐乃文被绑在沙发椅上。徐乃文绝食时间长达一个月,腰以下部位肿胀到极限,他们把徐乃文拉到哈尔滨第二医院被诊断为心脏病,怕死在劳教所,把徐乃文送回了家。徐乃文在家学法炼功二十几天,肿痛全消。长林子劳教所又将其挟持进严管队迫害。又开始绝食,他们强制灌食;给徐乃文点滴被拔下针头。2001年9月末,被检查出高血压和心脏病,才把徐乃文送回家。

2003年8月8日,哈尔滨锅炉厂有限责任公司610主任窦焕斌、宣传部长王立安、公安处王书记、留菊兰、崔相如几人到徐乃文家,众目睽睽下进行绑架。在洗脑班,徐乃文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在外面同修强大正念下,绝食12天回到家。

从2001年至今,哈尔滨锅炉有限公司平山分厂一直扣发徐乃文的工资。以前,徐乃文曾向分厂长刘菊兰书记要过工资。2003年9月徐乃文多次向厂王书记要。开始不同意,到2004年5月份,它同意说有个启动过程。8月份,补发工资九千多元,10分钟后,到手的工资被强行收回。2004年腊月二十八,补发工资一万元,全部还了外债。徐乃文四年的工资扣了三年的。徐乃文不停提出要求补发工资、退还所有罚款,现在一直拖着;徐乃文身份证也一直被扣在派出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