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葫芦岛教养院恶警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1日】这里再揭露葫芦岛教养院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罪行。

片断一:2005年2月17日,恶警孔令文酒后值班,到监室内见到62岁的老年大法弟子任保和在床上发正念,不由分说就打任保和的嘴巴,并施以一阵拳脚。18日早上,大法弟子李凯质问孔令文为什么打人,恶警说:“与你无关、少管闲事。”并把四防叫到一起,命令他们以后不准法轮功人员下楼,让“包夹”紧紧看着大法弟子。19日早上,任保和拿着被打掉的牙去见值班队长,邪恶的一中队队长费丙坤威胁说:“你这是对抗政府,是‘抗改’,如果不老实呆着绝食的话,我们就要采取强制行动制止。”晚上,恶警卫克民酒后值班,威胁任保和:你的牙是掉下来的吧?犯人谢义德在一边说着讨好恶警的话,助纣为虐。

片断二:2005年2月一晚,管教科副科长吴扬查号点数时问大法弟子任保和“××党好不好?”任保和说“不好”,吴扬便打了任保和的胸部,并辱骂任保和,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值班的队长孙××一旁视而不见。

片断三:2005年3月16日上午9点多,5大队大队长崔小东和四防犯人谢义德看到大法弟子裴广信在床上散盘坐着,就要求裴广信不许盘腿,裴广信不配合他的无理要求,没有把腿拿下来,谢义德把裴广信从床上拉下来,并和恶警一起动手打人,当时大法弟子徐保田上前制止,遭到了谢义德和崔小东的威胁恐吓。崔小东又马上给恶警孔令文、吴扬和巩立军打电话,让他们快来,这些暴徒把裴广信叫到办公室,用电棍电击裴广信、打裴广信的脸、嘴巴,把裴广信的牙打得松动了、差点掉下来。裴广信在恶徒们施暴的过程中大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被吓得赶紧把门关紧,怕被人听到。恶警们边施暴边说:“看把你们惯的,以后给半块馒头。”(其实教养院的饭不是生的就是烂泥、要不就是糊的,菜更是象清水一样。)

片断四:2004年8、9月份的一天:恶警宋××看到大法弟子间亲如兄弟,生出了变态的心理,从各大队犯人中组织了一伙社会上的流氓和黑社会人员(韩冰等),制造了一场野蛮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韩冰迫害大法弟子时,将一大法弟子的膝盖骨打成了两半。

片断五:2004年4月,恶警队长给四防和大组长(均为犯人)分配任务,要求开所谓的“打人会”:每个小组干活最慢的一两名以及没有给队长和大组长上贡的人都得靠墙站着,四防和大小组长拿床板子打,一板子就把人打趴下,然后再打一顿大板子、再加上一顿拳脚,还威胁说“明天必须干多少多少,否则回来还‘开会’”。就这样的“打人会”,2004年开了至少几十次。

一次建昌八家子矿区的陈国志吃不下东西,总是吐,身体虚弱。恶警队长说他是装的,不让他歇着,逼着他出工,陈国志干不动活,恶警就叫劳教犯在回来的路上找了一捆柳树枝,5、6个恶警在教养院楼下把50多岁的陈国志毒打了一顿。后来造谣说陈国志不好管理,把陈国志送到了阜新。

五大队的恶警队长多数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有崔小东(黑社会的)、孔令文、费丙坤、卫克民,其中孔令文就是2003年6月14日犯人张树力打死犯人张斌时所在大队的大队长,孔令文在6.14案件中未受惩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