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沼女子监狱及呼和浩特女子监狱的迫害案例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10日】保安沼女子监狱周建华等恶警残杀、折磨大法弟子,以下是部份案例。

1. 周彩霞,2003年7月4日被非法送入保安沼女子监狱。入监时因坐车长达二十多小时,加之曾在看守所绝食,体力比较弱,到二女监的那天,周建华对其态度极其野蛮,令数名犯人强拉硬拖,拖拽入监,在这过程中,周彩霞外裤都被拖掉了,只剩下三角裤头,目击者是赵宏娟。但在命案发生后,恶警为推脱罪责谎报当时的情况,说周彩霞入监时,因体力不支抬进监狱的。周彩霞从未在床上坐卧休息,更没有睡过觉。一进监舍就被背铐,半蹲着,吊铐在铁床的立柱上,站不起,蹲不下,胳膊已经严重超过了被吊铐的极限。同时恶徒对她非打即骂。四天后,周彩霞因忍受不了折磨,开始绝食。如果周建华不那么残暴、野蛮的对待周彩霞,她也不会绝食,因四天前她没有绝食,然而,绝食并未唤醒恶人的人性,反而开始了变本加厉的疯狂的迫害。一次,周建华令人用擦地的抹布堵她的嘴。用鞋底子抽嘴巴子20多下,鲜血四溅,周彩霞不畏强暴,令周建华魔性大发,令犯人强行拖拽出去,悬吊在篮球架上,最后时刻她已没了力气了,稍有声音请求说:“你们把我放下来吧,我不行了……可是监控她的人仍没理睬,一会儿发现她的头耷拉下来。周彩霞含冤而去。命案发生在2003年7月12日晚到13日早4点之间,死前铐子已铐烂了肉,露出森森的白骨,鲜血直流。其惨状目不忍睹,护监人陈斯琴,白金莲,李凤云,孔繁丽扮演了帮凶的角色,其邪恶行为与周建华出于一辙,为此同时控告李凤云(二监区)等人。周建华草菅人命,草草了案。对外谎称:因绝食而心脏病发作而死。并威胁知情人:“若张扬出去,你们甭想出监狱大门,”因为此案在狱内广泛口传,引起了强烈反响。

2. 于秀兰,入监时,身体硬朗,健康,周建华以残酷的手段对其进行折磨了七个月,以致被迫害致死,于秀兰被多次强关入小号长达几个月,四肢用铐子铐上,无法正常饮食排泄,因折磨时间长,导致瘫痪后,又在气温高达摄氏36-37度下,曝晒长达几个小时,这样含冤离世后,恶徒还野蛮不让脱囚服。家人强烈要求下,经监狱局批准方脱下囚服,为此,引起了大法弟子不穿囚服的事件。人死了实是折磨而死,周建华却隐瞒实情。

3. 田苗,03年4月被非法送入保安沼女子监狱。一天早晨,天刚亮她就被背铐半蹲式吊在露天晾衣场,身上不让加件衣服,冷得发抖,中午在阳光下曝晒使得皮肤曝皮儿,晚上不让睡觉。继续被吊铐在板床之间的铁柱上,手腕被铐得直到今天仍有伤疤,被折磨了七天七夜,脚被严重蹲伤,不能正常走路,而且时常摔跤,至今仍麻木、痛、红,没有完全恢复正常。

4. 刘亚芝,03年4月起,周建华开始对其强行转化,其邪恶行为同上,野蛮至极,导致瘫痪,腰部以下失去知觉。生活不能自理,走路得有人背,需要人搀扶,就这样周建华还邪恶说是装的。并对刘亚芝继续迫害。原本健康的人,被折磨致残,致伤。

5. 赵宏娟,受周彩霞一事影响,周建华对其大打出手,用鞋底子抽打嘴巴,打耳光,长期吊铐在床上,从7月16日一直铐到9月11日,坐卧不能正常中,身心受到极大的损害,现在二监区。

6. 于振杰,被周建华多次关入小号,受非人折磨,从监舍到禁闭室一路打骂,踢踹,无数次的打耳光,使她鼻孔流血,头部红肿。周建华并对外检查的工作人员谎称 “她有精神病,”不准她看见检查工作人员害怕她说出真象,现仍在呼市女监一监区受着暴打和折磨,处境难以想象。

7. 郝平,43岁,受到包控犯人的欺负,责骂,虐待,不让出门半步,剥夺一切人身自由权利,包括吃饭穿衣,写信,控告申诉权,自己的东西自己不能掌管,都由包控人包揽,任她们践踏,虐待。不让出门半步,有事找队长,遭到监控犯人王玲殴打,打了一个嘴巴子,03年11月王玲还让她叫小妈,她说你妈没教育好你,今天开始我来教育你,这是队长给我的权力,郝平说我要找队长,她说队长不在,也不是侍候你的,队长不管由她任意的打骂。2004年7月30日因胃痛,不能下床,犯人李颖晚上9点把郝平象拽麻袋一样,把郝平拽下床,郝平腰,胳膊不能动弹,郝平光着脚站不起来,另一个犯人贺国花打郝平一耳光,31日在郝平腰、胳膊伤不能动,在床上休息时,她们把郝平床板给撤了、拿走,使她晕睡在地上四天,开始地上还有个小单子,后来她们把小单子也撤走了。组内犯人责骂都成了平常事。

郝平,赤峰市红山区曲家构村人,原本幸福的家庭,五口人,一位是赡养八年的老人王占久,另一位是智力不健全的哥哥郝刚,在郝平家已经13年之久,再一个是不满14岁的孩子。因为郝平和丈夫被抓,家庭被破坏成一片狼藉,王占久老人由于承受不住,不久含恨离世,弱智的哥哥如今也过着孤苦无依的生活,不知如今如何,孩子现在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郝平夫妇用辛勤的汗水经营的养殖厂也因此成为废墟,80多头猪,几十条狗也不见了,不知去向,被当地公认的幸福之家,因为要做好人,信仰真、善、忍,而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郝平被恶警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用蒙蔽,欺骗的手段,强行洗脑,甚至罚站,不让动。稍动一下就遭到拳脚相加。

8. 田芳,2004年9月12日被非法送呼市女监,10月2日开始受到犯人欺辱,给田芳扒光衣服,在未穿衣服情况下门窗大开,冻得她浑身哆嗦,还问她冷不冷,还曾经把她铐在床上,从5点到10点,蹲不下站不起,还不让出动静,稍有声音就几乎全组人都上来打她,在10月一天的9点诈骗犯赵其无端挑拨是非,无中生有,让几乎全组人员对田芳拳打脚踢,不顾头脸,打得田芳脸鼻肿得象个馒头一样,10月中旬,田芳所在组犯人又一次对田芳行凶,然后将她双手,双脚捆在一起,扔在地上往床底下塞,塞不进去,就用脚往里踢,象踢麻袋一样,田芳的腰,手、胯骨都被硌破了,然后又把床板抬出去,恶徒为阻止田芳发出声,用擦脚毛巾,擦厕所的抹布和袜子堵田芳的嘴,捏鼻子,她所遭的痛苦使她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了,包控的都故意把馒头攒起来,扔到地上多少天。

男恶警对她威胁恐吓、扇耳光,打脚心、手心,用烟头烤鼻子和嘴。

9. 李慧,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对李慧采用了种种酷刑,逼供将她电击打晕,折磨昏死过去,还强行将李慧衣服脱下,用铁丝缠在乳头上,手摇通电,用脚踩李慧的胳膊,来回搓捻,再有别人踩住李慧的头,并强制李慧按手纹,作为证据,并非法判七年半,这种执法犯法的侵犯人权虐待成性的行为,简直是肆无忌惮了,给李慧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10. 赵会娟,原黑龙江科技学院一名大学生,在上学期间,家中多方筹集的5500元学费,被公安局非法扣留,被采取刑讯的方法,被非法判处八年,

11. 赵艳霞,60岁孤寡老人,于2002年4月被赤峰市红山区看守所折磨致死。

12. 内蒙古农业大学一位教授胡玉君,恶警于2004年11月3日将她从监舍骗到狱内开办的转化班,进行强行转化,四天四夜不让睡觉,这位65岁的善良忠实知识份子受到的是恐吓,威逼罚站和待遇,腿肿,脚肿。

13. 计国敏,恶警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甚至男干警用烟头烧烤她的鼻子和嘴,用电棍在她眼前绕来绕去,干警对她们耍戏并且动用暴力拳打脚踢,

14. 张丽梅,为证实自己无罪,在清点犯人时她们站在队伍里没有报数,因此被24小时,罚站不允许睡觉,罚吃窝头,在这种情况下,包控她的恶犯苑喜梅等不但对她打耳光,揪头发,辱骂,用脚踢,还用扫床的竹板打她的头,手,胸部,胳膊打得一道一道血印和青紫疙瘩。张丽梅无法见到队长便绝食抗议,苑喜梅等人不但不收敛恶行,反而开始了变本加厉,用针扎她的臂部,大腿内侧,声称这是监区长的意思,文燕队长和白桂荣让她们干的,她说队长说打留一口气就行,白队长说了让我包控你,你死定了,你的好日子到头了,以后我天天会这样对待你的,

还有时候犯人们用钢针扎她大腿内侧,扎得鲜血直冒,惨不忍睹。

15. 李慧,因不报数被24小时罚站,不许睡觉罚吃窝头,李慧绝食抗议数日后情况下,被四楼组长围打直至打昏死过去。

附注:保安沼女子监狱在周彩霞被迫害死后解体。田苗,刘亚芝等大法弟子于2004年9月12日被非法转送呼市女监,据释放的人说恶警周建华现在保安沼男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