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劳教所使用药物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11日】2003年3月我被送至团河劳教所。在那里,恶警为了迫逼我放弃修炼,指使犯人在我吃的饭中下药。

一、说真话 遭非法判刑

我炼功前,身体非常差,身患9种疾病,怎么也治不好,我近60岁的年纪,又有几十年抽烟喝酒的习惯,活得很不容易。我听亲人介绍大法后,看着录像,抽烟就不是滋味了,跟老师说的一模一样,就这样一天把烟戒掉,接着一炼功9种病也全好了。大法的真实神奇,使我深切的感到大法的威力,我怎能不一修到底。

2002年12月我到外面讲真象证实法,在小黑板上写“法轮大法好”,被本村人报告给庙城镇610办公室。到第二天早上,来了十多个警察,把我带走了,并强行抄走我的大法书籍和复读机。到看守所后恶警让我写揭批材料,我不写,我要求和领导谈话,他们不让见,在没有什么说法的情况下我被判处两年劳动教养,并把我先分到调遣处。2003年3月我被送至“团河劳教所”。

二、恶警指使犯人恶毒殴打大法学员

团河劳教所是个名副其实的邪恶黑窝。到劳教所后,每天不让睡觉,进行军蹲、体罚,往身上泼凉水,直到7月,劳教所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又进一步升级邪恶至极的迫害,所谓的破冰攻坚工程,指使各种犯人进行包夹、殴打,其中包括大法学员孙志刚、赵辉、刘全旺、韩志光等五六名大法弟子承受比较大。他们有时两天两夜不让睡,经常两点睡四点就叫起来体罚。每天一个姿势军蹲稍一动就挨打,由于长时间不让休息,只要一闭眼,也会被包夹拳打脚踢。不让买生活用品,连上厕所也不让用纸,只能用水冲,如果学员给纸,就会被犯人大打出手。学员刘全旺由于不转化,每顿只给一个馒头,他饿的到泔水桶里去捞剩馒头渣,被邪恶包夹看见了,不让他吃,说他不讲卫生,进行所谓的保护。每天不让上厕所,说大法弟子都是仙人,不用上厕所,剥夺人的最基本生存权利。

8月,恶警宋乔、于瑞、杜建伟、张会来、翎雁等五个犯人为了让我转化,把我带到一个房间,用报纸把门窗封严,拆下门把手,封锁消息,门外有两个警察放哨。他们一起对我进行殴打,拳打脚踢,还用一尺来长的竹竿捅我肋。他们越打我越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把我上牙齿全打的撅起来,满嘴是血块儿,实在咽不下喷了他们一身,我自己的劳教服也全是血。为掩人耳目,他们叫杜建伟往我身上泼一盆凉水,并给我换了衣服。他们就这样打了一个半小时。后来把未转化的大法弟子送到集训班进行更加没有人性的摧残迫害。

三、恶警使用药物迫害大法学员

2004年10月,他们开始经常给劳教人员检查身体,发现很多高血压。我想为什么2003年他们就没有检查,而且也没发现那么多血压高的病呢?后来我发现他们把我们吃的每顿饭都下上药,都能看到药渣子,汤的表面,碗底,泡沫里,都有,味也比较大,吃后脑瓜子嗡嗡响,头晕恶心,脖梗发硬,后背发板,手指麻木,脚底没根,出现高血压症状,大法学员只要一有这种现象,那些犯人就乐。

我炼法轮功后,9种病全好了,身体非常好,血压高压是120,低压是70,可每次吃完饭一检查高压都到了180,接着190.(这是第1种药)大队长张文垲还明知故问,表现出关心的样子,假惺惺地说:“我能给你弄药面么,你这么大岁数,我这么弄,你儿女也不干。”我说:“我血压不高,为什么吃了这面,今天180,明天190.”一个犯人还说:给你吃药,也是为了给你降压。我发现后每顿饭只吃一个馒头,不喝稀饭不吃菜。他们打着关心我的借口给我端饭菜,不让我自己弄,但如果我自己一动,或不吃被发现,张文垲就指使犯人大打出手,还把药量加大。以后放的药(第2种药)导致大小便次数增加,它们又不让上厕所,严重摧毁肾功能,表现为腰酸痛。张文垲和李伟他们的目地是把大法弟子的身体都整成高血压或其它疾病反应,然后诬蔑为“他们不吃药,有血压高也不看病。”他们的目地是如果人死了就诬蔑说有病不看,如果没死就可能会使法轮功学员因为外表形势引发怕心而转化。

如何断定它们施用了药物?我可以说几件事:1、我为了避免饭里被它们放药,我就自己拿碗打饭,结果它们不让,连放我的餐具的位置都固定了。2、后来一次我干脆自己泡方便面,又特意用另一个盆扣上,它们竟然几个人上来假意开玩笑似的,用手挡我眼睛,其他犯人就往碗里撒药面。3、还有一次吃饭时,他们让我去给别人倒水,我知道他想趁机往我碗里倒药,我不去,因我看见他手里攥着药。犯人于华军、姚志辉、沈如意为眼前的利益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可以为升为“半开放”或“全开放”,获得优越生活而一起迫害大法弟子。“半开放”是每天有一顿炒菜,“全开放”是每天有一个鸡蛋和一个炒菜。如果犯人不按照干警的意思去做,就会被处分。由于我既不吃药也不服从,他们便用各种招术和流氓手段对付我。他们怕我影响其他学员和新学员,就把我调到六大队。4、一天他们以为我睡了,有一个犯人说:“他不是不吃饭吗?什么都给他搁药,大点量放,往死里整,我就不信摆不平他。”另一个说:“反正要往死里整,我不干,我不干那缺德事!”我想师父的法身随时在我身边,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也死不了。

那些犯人如果没有劳教所的利益诱迫,为了宽松的条件,多减期,在那些恶警的威逼利诱下,变得不分善恶,有的还听信了邪恶的造假宣传。在法轮功队里的普通犯人在邪恶的训练下,变成一种打法轮功学员越狠获得好的待遇越快、减期越多的情况。这里有个普教曾这样说:他们就代表政府,因为他们的所为是干警指使干的。警察也说这样的人也是在协助政府工作,这就是中共的政府。有的恶警还无耻地说:“你们知道楼上是干什么的吗(指集训队,那里曾把彭光俊折磨致死),都说我就一千多的工资。是,死一个我是这么多钱,死两个我也是这么多钱。”在这样邪恶的氛围下,一个本来就在社会上做了违法之事,来到劳教所改过的人,却被这里的恶警威逼利诱做着更邪恶的迫害好人的事。这就是中共邪党的政府和其改造人的劳教所的真实面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