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部份大法学员遭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18日】

1、唐世奎被关洗脑班三年没见过阳光

唐世奎,男,42岁,职业皮匠,家住泸州市纳溪棉花坡镇竹林村六组。2001年2月20日,唐世奎与妻子李全英在鞋摊上被竹林村支部书记陈福祥、纳溪区棉花坡派恶警龙武候绑架到棉花坡派出所,并强行抄家。

之后唐世奎被关入洗脑班,24小时专人看管。2001年7月19日洗脑班从区招待所搬到倒流河农家乐;10月12日洗脑班搬到卫生瓷厂,11月24日又搬到棉花坡气象局,2002年元月17日又搬到天仙洞仙鹤宾馆,被关在单间里,门长期锁着,不准出寝室门。冬天连热水也没有,吃不饱,饭菜很少,尽是臭酸菜,10天半月没有洗过一次澡,不准和外面的任何人说话,一起被关的有十多人。三年来,唐世奎从没有下过楼,没有出过独自住的那个门,没见过阳光,一直被关到2003年8月13日才被放出来。

唐世奎回家后,还被派出所、村社恶人恶警长期监视,想抄家就抄家。全家人整日生活在恐怖之中,生活不得安宁。

2、杨莉遭广元洗脑班罚站五昼夜不让睡觉

大法弟子杨莉,女,41岁,广元人。2003年11月25日上午,在办公室上班时被广元市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刘××等三名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及抄办公室,抢走电脑、大法书籍、大法真象资料等。

杨莉被非法关押在旺苍县看守所53天,期间恶警逼问真象资料来源,并威胁其家人要劳教杨莉2至3年。后杨莉被非法劳教近一年。

2004年10月15日,广元市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谈××、冯凯、广元市中区“610办公室”刘明等3人将杨莉从劳教所直接送入广元市莲花山庄洗脑班。第二天,杨莉坚持炼功,遭到洗脑班头目岳武山站立体罚,五天五夜不让睡觉,直到小腿肿得和大腿一样粗,无法行走。但洗脑班恶徒还是不能达到“转化”的目地。

广元市洗脑班2004年5月成立,先后非法关押了60多名大法弟子,在那里多人被毒打,受到了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摧残和迫害,有的被强行绑在死刑床上7天7夜不准睡觉;更有的被逼得精神恍惚,出来后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3、程思桂被五次抄家及关押

大法弟子程思桂,女,65岁,四川泸州市龙马潭区一名普通工人,学炼法轮功前浑身是病,如阵发性高血压、类风湿、嗜氯细胞瘤、乳腺瘤以至两乳被切除、右手肘因粉碎 性骨折造成右臂活动障碍等,经常住院,折磨得她痛苦不堪,每年少则数千元,多则上万元。而自从1996年5月程思桂学了法轮功后,身上所有的病不翼而飞了,再没有向国家报销过一分钱医药费。

法轮功遭到邪恶迫害后,程思桂先后一共遭恶警五次非法抄家及拘捕关押:

第一次是1999年7月19日夜,因程思桂的丈夫是龙马潭区修炼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龙马潭公安局一位副局长带队抄了程思桂的家。《转法轮》、师父的讲法光碟、磁带及其他资料等价值二千多元的书籍物资被抄走,她丈夫被抓去非法审讯整整一夜,第二天上午9点多钟才放回。

第二次抄家是2001年2月12日,610恶警深夜把程思桂抓到黄荆山拘留所,因找不到证据, 三天后由其儿子和单位担保才放她回家。

第三次抄家是2001年9月25日,因程思桂坚持讲真象,传递真象资料,恶警非法抄家后将她关进看守所,恶警就将她的双手反背铐在窗框上,威胁要叫她坐老虎凳、坐电椅。一个月后,单位和儿子出面保程思桂回家,恶警勒索5000元,还叫其儿子和单位写保证不准程思桂炼功。

第四次抄家时程思桂在监狱中还未回家,抄走原龙马潭区辅导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等炼功时用的横幅和《转法轮》等书籍资料。恶警们欣喜若狂,却不知道自己又造下多大罪业。

第五次被抄是2004年9月17日,程思桂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出去散发真象资料。泸县公安局、龙马潭区公安分局、610办公室等出动大批警力,多辆警车全副武装对付三个中老年妇女。程思桂被抓,关在看守所一月,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因身体检查时发现高血压等多种病症而监外执行。

4、罗林容上访遭关洗脑班被毁家园

大法弟子罗林容,女,53岁,家住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乡棉子村12组,因患有贫血、头晕、胃病、风湿等,经常吃药医治无效。1998年12月,罗林容有幸炼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炼功后不久,多种病痊愈,走路干活一身轻。

2000年12月,罗林容借了几百元钱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前被抓上警车。3天后被泸州纳溪“610”、国安大队、棉花坡乡政府人员押回泸州,关入纳溪区看守所。2001年3月,罗林容身体支持不住在狱中炼功,被看守所的孔姓医生用手铐铐了11天。三个多月后,孔姓医生遭恶报突患脑溢血死去。看守所恶警张金会用警棍等打林光华、王会珍、张元华等7名大法学员。张金会在2002年上半年出车祸摔断三根肋骨,遭了恶报。

罗林容被关押九个月后被转关在流河招待所“610洗脑班”。后洗脑班被转到气象站。2002年12月,罗林容等法轮功学员被弄上车拉到天仙洞旅馆,一个人关一间,门锁上,互相之间不准谈话。2003年6月份,610不法人员勒索家属签字拿钱才放人,没钱就拿房子抵押。罗林容等三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洗脑班”头目张勇威胁要灌食、打迷魂药。罗林容等还是不配合,并告诉他:你这样做要负全部责任的。第五天被迫释放罗林容等。

此时,罗林容家的房子已不能住人了,坝子、屋都长草了,房子已破了,垮了。原来罗林容老伴蒋祖富被乡里郭书记、派出所李富全、曾二、村上的王富秀等带了二十多个人逼迫蒋祖富给钱,蒋祖富借了三百元他们嫌少,又逼他去借钱,否则就抱走了电视,还骂他是反革命家属,要铐他把他弄去关监狱。蒋祖富吓的跑出家门到处躲藏。由于房子长期无人住,屋里放的准备来修房子的钢条等凡是能值钱的东西都被盗贼偷走了。一个原本好端端的家就被毁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