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更多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25日】我叫穆祥洁,女,现年29岁,来自中国天津市。我是于98年10月底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时由于我从小身患顽疾,身体虚弱,到98年4月份时气血已虚弱到无力行走的程度了,眼睛也莫名的酸痛,无法睁开。我母亲带我到七家医院进行救治,也未能查明病因,只是无力行走,无法工作。自98年10月接触法轮功以后,仅仅看了一个月《转法轮》,莫名的腹泻了一天后,我的身体就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享受到了没有病的幸福感,行走轻松,眼睛也可以正常看东西了。家里人看到我的变化,高兴的催我去炼功,此后,我就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可是在99年4月,天津教育学院院士何祚庥在《少年科技杂志》上登了一篇攻击法轮功的文章,我因此事到天津教育学院向院方讲述自己通过修炼法轮功而健康受益的真实情况,没想到4月23日晚上,天津公安突然到教育学院,毒打,抓捕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但在7月20日后的一次中央电视台的报道中,天津公安面对众多观众公开撒谎,说没有毒打、抓捕法轮功学员。在5月份,天津公安对天津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及很多辅导员,暗中进行了偷偷的非法抓捕和扣押。他们很长时间下落不明,后来家属才打听到他们的下落。

2000年11月21日我因去北京讲一句“法轮大法好!”而被非法劫持到天津市红桥区看守所。在我的上诉还没有回应的情况下,天津市红桥区看守所便在2001年1月2日,把我送到了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判刑2年。当我母亲到天津市红桥区看守所时,管教警察告诉我母亲,已经把我送到板桥女子劳教所去了。我母亲到了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询问我的情况时,那里的管教所女所长郝德敏告诉我母亲,“没有穆祥洁这个人。”就这样,母亲打听到市里,也未能得到我的下落。直到4月份,我母亲才通过在市政府工作的一个亲戚才打听到我被劫持到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的事实。我想如果是没有这种特殊关系,老百姓失踪了的话,即使被迫害致死,也是无人问津了。我在那段时间遭受了很大的精神和肉体的迫害。

2001年11月份左右,我和包夹(劳教所的管教警察命令来监控我的值班劳教人员)站在窗前,她让我看去打水的劳教人员,她说:“你看到那个梳小辫的小女孩了吗?”我顺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梳着小辫很纤弱的小女孩,看上去只有12、13岁,她说:“那个小女孩也是法轮功,才14岁,和她妈妈一起被抓进来的,家里人还不知道呢!还没给她剪头发呢!”自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那个小女孩。

2003年2月底,与我同室的冯春芝大姐(天津市武清区人,四十多岁),一个善良朴实的农村妇女,被几个劳教所警察(李丽、韩金铃等)及几个值班劳教人员强行拉走。我上前制止,被强行拉开,不久从楼道中传来打骂声,喊叫声,几小时后,值班牢头送回班里一双冯春芝走时穿的一双鞋,并说冯春芝在办公室昏倒了。到了晚上,冯春芝一直没有回来,我去问值班牢头,她们说:“给她调班了。”我问调到几班了?她们说:“调到七班了。”我问她们:“她回班了吗?”她们说回班了。到了晚上,睡觉前各班去厕所时,(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劳教人员去厕所是一个班一个班去,哪怕是急着去,也得等,很多劳教人员因此而尿了裤子。)到我所在班去厕所回来路过七班时,我猛然推开七班门,值班牢头没有防备,我进去,看到一个空床位上扔着冯春芝的被子,却没见人,值班的几个牢头及值班警察一拥而上把我拉回班,并给我以威胁及警告。我问她们,人到哪里时,她们不作回答。自此很长时间后,才在洗脑人员队伍中看到冯春芝,160多斤的身材,变得又黑又瘦。

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我不知道她的姓名,听劳教人员讲,她在接见日时,告诉家人,她被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管教警察偷偷关在一间房间里,房间里挂满了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警察及牢头们扒光她的衣服羞辱她,毒打她,劳教所干部命令牢头犯人们手上带上胶皮手套,伸进她下身进行侮辱折磨,强迫她写一些给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造谣的东西,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没有人知道她在那里,后来,她违心的写了那些警察们要的东西,才让她接见家人。否则,她如果死在那里,也就下落不明了。

以上都是我所经历、所闻、所见的一些真实情况。因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均进行严密监控,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了人的一切正常权利,不许讲话,不许笑,不许哭,不许互相关心,不许有人应有的情感,人的本性被压制了,很多到了那里的吸毒人员及卖淫、惯盗者,很多进出于劳教所中多次,也没有戒毒悔改的行为,反而为劳教所干警利用来迫害信仰“真、善、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以达到得到减刑的目的。

只希望有良知的善良人们,正义的人士们,能够挺身而出,以各种方式,制止中共政府这种肆无忌惮的践踏人权,迫害人民的无理智的行为。我们全世界很多人都是信仰神灵,崇尚道德的,追寻的都是弃恶扬善的道德风尚,而中国共产党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不信鬼,不信神佛的变异邪教组织,中共政府迫害个人信仰仍在其极力粉饰太平繁荣的当今社会上发生着!在此,我呼吁世界各国正义之士伸出手来,声援制止中共政府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的老百姓的迫害,不能让这种疯狂的迫害再继续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