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25日】

  • 写给家人的一封信

  • 给长沙国防科技大学同学的一封信

  • 写给家人的一封信

    二哥,你好!

    这是给你去第二封信,你可能又会感到恐慌。你看,咱们一家人之间都不敢敞开思想随便聊,这太不正常了。这不是共产党历次搞恐怖政治运动给中国人造成的伤害吗?而且我敢肯定的说:共产党不垮台,我们这个伤口就不会愈合。

    共产党的天下就是太腐败。举咱当地的例子:村集体有了钱,那就是村支部书记个人的钱,爱怎么花怎么花,爱怎么贪怎么贪。没钱了也好办,大搞贷款,帐记在村集体上,就是摊在村里每个农民身上!甚至与银行党的领导勾结,狼狈为奸,互相利用。不用说,镇党委也是这样,市党委更是如此,权力大了搞招商引资,让外国人也帮着中国腐败!

    共产党自上而下是烂透了,就象一颗枯朽大树,不用风吹草动,有一天它自己就垮了。虽然有人不希望中共垮台,但历史是由哪一个个人说了算的吗?何况它犯下了更大的罪——迫害了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

    提起神,就有人不相信,说是迷信。这也是共产党的无神论给人造成的毒害。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呢?在我来看神是存在的。说来你可能觉得奇怪,历史上很多大科学家,如牛顿、爱因斯坦等都相信有神;那些得诺贝尔科学奖的,好多也都是信神的。现在科学界不少人在研究人是否有灵魂,发现了人是有灵魂存在的。英国医生山姆帕波尔研究发现人死前后灵魂的活动情况;美国医学界发现人出生前后灵魂的活动情况……。我有好几个朋友是开天目的,他们能看到不同空间的不同情况,有的还有特异功能。我那个小女儿天目也开了,等哪天见面让她给你讲讲她看到的那些超常的现象。

    半年前海外有人出了一本书《九评共产党》,很有水平,希望你能想办法找到看一看。

    从中国和世界历史看,改朝换代是必然的,共产党也不会例外。特别是共产党迫害了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这罪可太大了,神一定不会饶恕它,一定要灭它。

    共产党的存在,有它的体系,在人间是以党员、团员、少先队员为表现形式。所以当神要灭共产党的时候,会牵扯到党员、团员、少先队员。但神是慈悲的,给人最后的机会:神在灭共产党之前,让大家退出共产党这个真正的邪教组织。神也为人想得很周到:为了避免共产邪教对退党退团退队的进行报复,允许人用化名、小名退出,神看人心。如果你曾经是团员、队员,都超龄了,也得声明退出,因为当初你在血旗下发过毒誓:要为××主义奋斗终生、为它献身等。这誓被邪教记上了,并在发誓者右手上打上了兽印。你必须声明退出邪教共产党,才能抹去兽印。将来神在灭共产邪教时谁的兽印抹去了,谁才是安全的。

    其实历史的一切与今天都是有定数的,先知者们早有预言。随信寄去小册子一份,18页上对预言略有介绍。仔细看看就明白了。

    二哥,真心希望您及全家和朋友们都有个美好的未来。但这一切必须得自己迈出来,自己选择未来。其实也没有什么难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发过声明后会感觉象扔了大包袱一样一身轻松。

    您要是不方便发表声明,可寄回家我能帮您做。

    夏天又要到了,你们那里会很热,请多保重。

    小妹


    给长沙国防科技大学同学的一封信

    同学们,你们好:

    在茫茫宇宙之中相知相识,同窗共学,这是一种何等美丽的缘份啊。多少年的风风雨雨,让大家成熟了,更加明白了。当我了解到一些同学在退出这个××党邪组织问题上不置可否时,我觉得有必要说几句话。当年你们当着那染满中国人民的鲜血、充满无数冤魂厉鬼的血旗面前进行起誓时,誓愿要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它时,那是意味着什么?那个誓言可是你想像的那样简单吗?这可不是你想像的那样,不交那个费就等于退出了。你是不可能自己说了算的,那个誓言不是你不交那个费就可以抹除的。这就像一个人写下了卖身契,把自己的一生卖身给另一个人,然而主人忙不过来管你,让你自己几天去外面做着你自己的事,你就以为等于那个卖身契约就作废了,会是这样简单的吗?这个起誓,就是一个巨大的契约,就是一个巨大的魔鬼的印记。大家都是有一定智慧和识见的人,我相信大家一定是能够清醒认识到实质性的东西的。

    孔子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我的一位亲戚给我讲了他村里的故事。以前邪党高喊破四旧、破除迷信,砸烂旧世界。村里几个人就组织起了一个红卫兵组织,将村里的“老爷庙”的香炉抱去沉入江中。其中一个还当场对香炉撒尿。这个撒尿的人,当年只有二十岁,身材很好,常常打篮球。就在对香炉撒尿后几天,这个“积极响应党的号召”的年轻人,在打球时摔了一跤,看起来很轻微,没想当晚却死了。这几个人中,却有一人偷偷将一个香炉抱去藏在树林里,换成一块土块抱去沉入江里。后来这帮人,除了这个藏起香炉的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先后意外而死,家道破败。

    我的村里有佛庵,供奉着很多佛像。村里几个“积极分子”就发动村民砸佛像。我父亲和其他几个村民私下商量,一人一像把几个佛像转移地方藏了起来,但庵里的其他佛像都被这几个积极分子破坏了。过了几年,这几个人都先后得怪病死,或者平白无故地死去。几代过去了,这几家都绝代、或者破落。村里人人都知道是报应。这些人得此报应,是因为犯下了大罪。他们之所以犯下了大罪,是因为他们的无知,是因为他们的头脑完全被邪党灌输了无神论,相信了邪党的话,被邪党邪灵控制了。

    生活在农村的同学,多数看到过上述类似的现象。或许你从小在大城市里长大,或许你没有见过类似这样的事,或许你见过了,却不知道是报应,因为从小被灌输的无神论思想是如此根深蒂固,使你虽然见了,却不相信,或者没有意识到。有一点你是清楚的,那些“最革命”“思想最红”的共产邪党的“积极分子”,是最罪恶巨大的分子。在邪党的号召下,他们斗地主,砸佛庙佛像,烧毁古书古籍,打、砸、抢无所不作。这些人的结局,多半是有着同上面类似的报应,时到今天,又有几个活得像样呢?不仅他本人,他的几代子孙,都要受着不同程度的报应。

    因为相信无神论,所以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无恶不作,没有任何道德约束。今天人类社会道德的坠落,其根源就在无神论。一个相信神佛,相信善恶有报的人,他是不敢造恶的,至少他不敢明明白白去干坏事。共产邪党害怕有神论,因为它作恶太多、太大,对有神论怀有极大的恐惧。积恶到今日,已经到了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的程度。一个平生不作恶,心地坦然的人,他一定过得十分轻松适意的,“平生不作亏心事,半夜敲门何用惊”。

    宿命也好,因果报应也好,都不是什么“唯心”、“迷信”。相反否认这些,才是真正的迷信。因为他们对所见的事一味持否定态度,他们只相信他们从小被邪党灌输了的、根深蒂固的那个变异观念,思考问题往往都带着一种先入为主的成见。这不是迷信是什么?

    一个人从小培养起来的观念是不容易转变的,即使明知这个观念很荒谬,也不容易转变。我们从小就被共产邪党灌输无神论思想,对神持否认态度。外来的共产邪党为了对全中国人洗脑,为了人们把邪党的头目们当作“神”,所以竭力宣传“无神论”,对中华传统文化进行了最彻底的横扫。其实,如果你随便拿起一本古代的书来看,你会看到讲的都是有神论,都是因果报应、前世后世一类的内容。中国传统文化的天人合一和阴阳五行,完全贯穿于整个中国传统文化之中,无所不在。随便一本古代正史也好,一本古代杂史、小说也好,你都可以看到“夜观天象”,“占物”,“占风”,“天象示警”的说法,就是以物事推算未来的人事,现代人称为“宿命”、“唯心”的东西,比比皆是。

    现在大家都在学习西方的现代科技,其实中国古代的科学比起现在的西方科技要高明得多。比如,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理论,还要比现代全息学要复杂得多,高深得多。古人从天人合一、天人感应的理论中,以天象变化推算人类社会的变化。道家说,人体是一个小宇宙,用现代科学的说法,就是宇宙和人身有着一种全息的关系。再推广之,宇宙与人类社会也有一种全息的对应关系。听起来很玄,其实都是很好理解的。既然宇宙和人、人类社会是全息对应的,观察天象的变化就能推知人类社会的变化,这就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我还记得大学物理课时,曾经拍摄过激光全息照相。“局部等于全体”是现代全息学的著名结论。其实天人合一说的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意思,人是宇宙的一部份,人本身也是一个宇宙,同宇宙有着一一对应的关系。

    到了共产邪灵--这个在欧洲游荡的幽灵出现在中国大地上的时候,为了实现它在人间作恶的目地,它的代表们开始把中国人的传统思想扭曲了、扫灭了,他们大讲无神论,禁止人们相信神,禁锢人们的思想,扫除一切中国传统文化,实行全国洗脑,只允许人们相信邪党文化。对于不接受洗脑的人们,它就用诬蔑的谎言和恐怖的暴力消灭。这样使人们的思想变得极端狭窄、而且不敢多想,老实的做着××党的思维奴隶。

    中国古人就不会有现代人的这种思想框框。中国古人早就承认了人类历史决不只是几千年,仅仅《铁板神数》中所讲的中元时期,就已经是40几亿。佛教道教中的思维更宽更远,一劫就是几十亿年。释迦牟尼佛是无量亿劫前得道的,等等。放在今天人类来讲,是不可想像的。因为现代人的思维框框太多,思维太局限,只能想像他们所见到的东西,并慢慢形成了观念、顽固的观念。

    现在那些入党的人,他们想的是什么?都是想,入了党,可以升官、发财,可以捞得更大的油水,说白了,就是可以更加疯狂的抢夺老百姓的财富。心不正必然招来邪魔,心不正必然被邪魔所利用。这是心不正的代价,是无知的代价。以为入了党就可以捞得更多,其实并不尽然。就算入了党,你不横下心来行恶,你还一样捞不到什么油水的。共产党能这样让你轻易捞油水?只有你心狠得下来才做得到的,只有自堕人性、自甘下贱才做得到的。对于这个党,还有什么可依恋的?还有什么可指望的?当你看到一群暴徒在大街上打砸抢,你却走上前,要求加入他们的组织。或许你会在他们行暴时只是袖手旁观,可是这不是一种极不正的心吗?你为什么要加入他们呢?加入了他们,不就是与他们同罪吗?尽管罪有大小,可那也是一种罪。

    如果这个邪党不灭亡,我相信,过几年就算不镇压法轮功,也会镇压其他的人群的,就像六四镇压学生一样,只不过时期不同,镇压的对象不同而已。先是镇压地主,接着是资本家,接着知识份子。当官的,或许未想过会镇压到自己的头上,可是哪一天来了,却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的,“文化大革命”中,邪党自己的头目们也被镇压了。镇压了学生,镇压了法轮功弟子,接下来镇压什么人,谁会想得到呢?看看信访办那地方,镇压各地的信访农民,却正在继续着。不管哪个阶层的人,只要是生活在邪党邪灵的统治之下,就说不定哪一天,镇压就到了他的头上来了,杀人就杀到了他的头上来了。不论杀的是哪一阶层的人,不论镇压的是哪一阶层的人,可是有一点必须肯定的,过一段时间邪党必须会把杀人的刀架到某一阶层的人头上。76年时期,第二次简化字中,道字被简化成了刀下加走之旁。这不是偶然的,因为这个简化字,正是那个邪灵的“道”,是把刀高高悬于人们头顶上,人在刀下低头走的“道”。

    这个邪党,在其宣言中就声称自己是“幽灵”,它在另外空间是个确实是一个邪恶的幽灵。你知道,它从一开始就声称,那红旗,包括红领巾在内,都是鲜血染成的。考察中共几十年的历史,都是不断杀人的历史。1930年,许继慎等人在洪湖边拉起红军队伍闹革命,国民党20万大军无奈他何。井冈山中共中央军委一个特派员,就从许继慎的四万人的部队中抓出了近三万人的“特务”,连许继慎都被缚在马后活活拖死。高级干部中只有贺龙、徐向前恰好不在部队里,才避过了这一大劫。文革时期,毛泽东要镇压全国党政军高级干部,叫周恩来、陶铸列出要保护的名单来。周恩来、陶铸顺着毛意,就列出了二十几人名单交给毛,毛还说保护名单人数太多。结果是全国十几万各级党政军高级干部被批斗。最后连陶铸本人都不能幸免。直到镇压六四、镇压法轮功事件,看看这个邪魔在这几十年来,杀人有停止过吗?谁能知道这个邪魔下一次杀人、镇压的对象将是谁?

    当初入党入团不全是你的错,因为被邪党洗脑欺骗。但是,如果一个人已经了解了这个邪魔的真象,却还对它存在依恋不舍,依然心甘情愿地要成为它的一分子,这就是有罪的了,因为他甘愿助纣为虐,甘愿与它为伍,这就是等于在认可它的罪恶。当一个人在加入它的组织的时候,在它面前起誓,要把生命都交给它的时候,你知道在另外空间产生的是什么吗?那真真实实的是一个邪魔的印记,因你对它发过誓,它就要管你,控制你。不要认为不交党费、不参加邪党的活动就算脱离了邪党控制了。要清除这个魔鬼的印记,就必须更加郑重其事的声明脱离这个邪魔,向众神表明自己的态度。站在另一角度上看,这个退出声明也是十分正义的举动。因为你已经看到了这个邪党十恶作尽,你不肖与这个邪党为伍,你大声声明退出邪党,远离邪党组织,这是十分正义的行为。

    认清这个邪党的历史,认清这个邪党的本质,勇敢地声明退出,这是大善的义举,那是你们未来的福泽,是走向未来的重要的一步。一个正义的人,是不会同邪恶之徒同流合污的。勇敢地走出这一步吧,退出所有的邪党组织吧,不要让邪党认为你们还是它们的同谋,更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宇宙是公平、公正的,他就像一个高度正义的生命,维护着宇宙的一切,平衡着宇宙的一切。一个人作了恶,绝不是一死了就一了百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