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长安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25日】2004年12月2日,我与母亲到商业城讲真象,被佳木斯市向阳公安分局长安派出所的一群恶警绑架,他们不顾围观的许多群众,几个人连推带拽强行将我绑架到出租车上,因我不配合邪恶,鞋子被他们拽掉,右眼被打青,钱包被夺走,包里有手机,五十元钱,至今未还。

到派出所恶警轮番审问我,叫我说出叫什么名字,我只是说我没犯法,后来他们找来佳市邪恶之首陈万友来认我,陈骗我说,只要你说出名字就放你回去,我知道他们的伎俩,我还是说我没犯法,陈看出我不能配合,临走时和所里的恶警说:下午扔进去。所里恶警看我不说就恐吓我说到时候你不说也得说,后来他们从网上查到我的照片和名字,所里有一姓齐的恶警给我做笔录,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不告诉我,并说,你想给我上网啊,我说肯定给你们上网。他问我什么我也不配合,他就自己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最后让我签字,我还是那句话,我没犯法,不签,然后他们强行给我照相,我不抬头,一恶警30岁左右,突然猛拽我头发,还弄一木板写上我的名字,放在我胸前,两个恶警还强行叫我按手印,掰我手指也按不上。然后他们就把我胳膊反背过去戴上手铐,再掰手指,当时我喊了一声把手铐拿下去,胳膊卡折了。他们把手铐拿下去,又叫来三个人一齐上,两个把我两臂往后背使劲往上提,一个人挟住脖子不能动,另两个人掰两手指(手攥拳)两臂往上提得象折了一样疼,脖子挟得喘不过气来。就这样折腾了几十分钟,才将我放开,当时我躺在地上不能动,身体象水洗的一样,他们把我拖上警车送往佳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身体出现严重病态,看守所狱医报告办案单位,办案单位不放人,并说陈万友要送我去劳教所。12月22日陈带人送我去劳教所,劳教所狱医检查身体不合格,陈万友却说法轮功都这样(我是被背进劳教所的),后来陈和劳教所的狱医不知道是怎么说的,还是收下了,劳教所把我们两个单独放在一间空冷屋子里,冻得身体发抖,盖上被子都冻脚,冻得睡不了觉,值班的管教对我们轮番的恶言恶语:看你们那德性,我一看到你们就恶心。因我身体不好,她们来了就让下地不让躺着,恶言恶语问转化了没有。有一刑事犯(小姐)叫王佳伟,不让我们两说话,不让盘腿,出口就骂,还要给我们戴手铐,目地是让我们转化。

恶警洪伟和孙丽敏一来就生硬的喊我们都起来下地,另一功友已经起不来了,孙丽敏就让刑事犯强行将她抬到椅子上,这位功友当时就抽搐起来。

劳教所狱医与陈万友联系,几天没有回音,我爱人听说我在里面的身体情况,找陈要人,陈开口就要一万元,我爱人说没有,并说如果人在里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陈又降到五千元,后来找人又降到三千元,后通过医院检查身体才放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